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放 纵
    ,!

    我猛地咽了一口口水,大脑完全失去了理智,寒云的身躯散发出淡淡体香,透过空气传入我的呼吸系统,使本就失去理智的我,更加放肆。

    呲啦——

    我粗暴的撕开了寒云的衣服,就在我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身下的寒云竟然哭了出来。

    “不,你不要,你要是敢对我做那种事的话,等药效过了我一定杀了你,杀你全家!”

    寒云用着微弱的声音,拼命的制止我,无力的小手一直在不停的推搡着我不让我靠近,一直护着自己的**部位,眼里说不出来是杀意,还是迷离的**。

    燥热的身体迫使我已经脱掉了上衣,我压在她的两个柔软上,在她的耳边吐气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听到这句话,寒云哭的更凶了,威胁话语立刻变成了求饶:“阿飞,飞哥,我求你不要对我做那种事,我求你了。不要。”

    这种时候的男人面对女人的求饶可是毫不心疼的,女人越求饶,男人的征服欲越高,就越想将女人好好疼爱一番。

    见求饶没有作用,寒云用力克制着春-药的药效,用尽力量给了我一脚,这一脚给我踹了好远,而寒云则是立刻起身,整理好衣服跑了出去。我刚想追出去,但是我又怕她真的杀了我全家,无奈之下,我再次看向了我的右手……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将药效扛过去,我深呼吸了几下,拖着快要断掉的手臂,走出房间寻找寒云。门外,寒云正盘坐在那里,好像是在用内力压制着体内的春-药效果,因春-药导致红润的俏脸上,汗珠一点点的顺着脸颊滑落,渐渐的,寒云的身边竟然冒出了些许黑烟,黑烟慢慢的将寒云包围,猛然间,寒云突然睁开双眼,就在我看到她的双眼中有两只黑色的蝎子的时候,我被一股劲气弹开,直接飞到了池塘中。慌了神的我像只落水狗胡乱扑腾,这时我看到寒云向我这边走过来,想把我拉上去,由于刚刚的事情使我对她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感,猛地摇头:“不不不,我没事,我自己能上去。”寒云见我这样,好像意识到不对劲了,说话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我刚刚上来就被这句话吓得没站稳,又掉了下去,这次寒云直接把我抓了出来,两只手掰着我头,强迫我正视她,再次用很冷的声音问我:“说,你看到了什么?”

    不光光是她的语气冷的吓人,眼神也可怕的很,没有了平日里那么温柔的目光,有的全是那种想要揭穿真想的犀利,她,是不是很介意别人看到她那个样子?亦或者说,是什么特殊的状态,必须杀人的那种?

    我越想越多,越想越害怕,不断的在她的眼睛前挥动着双手:“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没有……嘶……”

    寒云一把抓住了我胡乱挥舞的双手,她的瞳孔中再次出现了蝎子:“你……是不是看到了这个?”

    再次看到的时候我竟然不害怕了,只是愣在那里,自顾自的点着头,寒云将瞳孔中的蝎子隐去,起身轻松的对我笑道:“你放心,这个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随后她突然转身,嘴角邪魅的扬起:“不过,你现在最好不要去试着了解这个东西,你可明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惨的道理?”说完,寒云自己回到了房间里,留我自己在外面发呆。

    愣了好一会,我才缓过神来,寒云这个状态是她自己所能控制的,那么我就多少放心了一点,至少和她现在在一起,她并不会因为失控而将我误杀。但是话又说回来,我要是在不合适的时间知道了她的秘密,我应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我回到房间里,坐在了离寒云很远的位置,寒云看了我一眼,笑了出来:“离我那么远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你虽然不能吃了我,但是你会杀了我,我对你害怕。不过,我有个问题不明白,外面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呢?”我不敢直视寒云,有些害怕的问道。

    寒云站起来,望了望天空:“我说过了,我的身世你没有必要打听。”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吗?我好像认识……咳咳……”

    还没等我说完,寒云一个突刺到我的身边,抓住我的脖子,硬生生的将我提到了半空:“我说的话,你是没听见么?”我拼命的抓着她的手,企图挣脱,强烈的呼吸困难让我胡乱的打着寒云。

    这时院子外面突然传来几个人的惨叫声,紧跟着就是刀剑的破风声,很明显,外面打起来了。寒云立刻扔下我,提着剑,迅速的跳到制高点,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竟是宋雪琪,宋老和徐十卦,宋雪琪进门就喊:“高飞!你没事吧!外面那群人是什么情况?”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连忙应道:“我没事,外面的人是追一个叫寒云的女人的,并不是冲着我来的。”

    “寒云是谁?”宋雪琪美眸一皱,似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突然抬起头来,竟发现寒云竟然从高处跃下,手里的剑尖,即将刺到宋雪琪的脖子,宋雪琪猛地向后弯腰,借势一个后空翻,将寒云的剑踢开,随后优雅的落地站稳。

    “你是谁?为什么突然攻击我?”由于刚才的突袭,宋雪琪距离寒云很远,整个人也全然进入了警戒状态,声音冷的渗人。

    “宋小姐,想不到经过了这么多年,反应还是这么快。怪不得那天那几个废物没有杀掉你。”寒云冷冷的回应,转而看向一边的宋老:“哟,宋老,您还健在啊!当时怎么就心慈手软,把您给放了呢?”

    宋老微微一笑:“能说出这种话的,想必你就是……”

    “闭嘴!那个人已经死了!”未等宋老说完,寒云便冲到了宋老身边,冰冷的剑锋划破空气,呼啸着刺向宋老。

    宋老迅速的一个侧身,虽然过多了剑尖,但是剑锋依旧将宋老的脖子,划出了一刀血痕。

    见自己的爷爷受伤,宋雪琪自然是不能冷静,提起手里的长剑,用着阴冷的声音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对我们动手,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寒云用舌头舔掉了剑锋上面的血迹,不屑的回答:“小姑娘,你的问题还真多呢,我想出现在那里,不是我的自由吗?至于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吧。”

    宋雪琪被如此蔑视,自然是抑制不住愤怒,握紧手中的剑准备刺向寒云,谁知却被宋老拦下:“别上了,你现在……打不过她的。”

    听到宋老说出这句话,寒云放肆的大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宋正源,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不过我还要感谢你们,帮我解决了外面的杂毛,我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们玩了。告辞!”就在寒云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又再次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宋老:“还望宋老永远不要忘记了八年前的事情。”说罢,寒云离开,只留下了那最后阴冷的声音。

    宋老径直走向了已经懵逼的我:“你怎么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外面那群黑衣人又是怎么回事。”宋老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将我和寒云的事情告诉了宋老。宋老点了点头,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我拉过宋雪琪:“你爷爷怎么了?看上去心事重重的。”

    宋雪琪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结合那个女人走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应该是和那个女人有关。”

    “要不我们去找宋老问问?”我向宋雪琪提议道。宋雪琪思索了一下,同意了我的想法,她也很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为什么打不过那个女人。

    于是我和宋雪琪同时进入宋老的房间,宋老正在打坐静养,想通过这种方式驱散心事。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宋老有些不耐烦的道:“我没事,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宋雪琪并没有听宋老的话,固执的上前问那个时候宋老为什么说自己打不过那个女人。宋老摇摇头表示不想回答,只是说,就算三个宋雪琪,也打不过一个寒云。宋雪琪很是气愤的摔门而去,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宋老双眼微睁:“你怎么还不走?”我虽然知道宋老不可能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具体身份,但是我还是问了出来。果然被宋老回绝了,就在即将被宋老赶出门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便坐在宋老一边问道:

    “宋老,你们不在这些日子,我和寒云在一起的时候,有次她做鱼给我吃,由于错将我做的春-药当成了调料放在了鱼中,导致春-药发作,但是她将春-药压制下去之后,感觉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这是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