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双重性格
    ,!

    听到这话,宋老转过头来,惊愕的看向我:“你说什么?她吃了春-药?还压制下去了?”我点了点头,她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压制不了我做的劣质春-药。宋老再次惊愕的问道:“那她变得怪了之后,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例如,身边有黑烟?”

    听到宋老说出这话,我的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一样,宋老突然上前把住我:“那你没有和她做对吧!”我摇了摇头:“她说我要是对她做了那事她就会杀了我,对了宋老,你怎么知道她身边会有黑烟?”宋老将我带到了房间里面。

    “那个女人的具体身份,我暂时不方便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女人有双重性格,一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寒云性格,另一个,则是七宗罪结合在一起的性格。”

    “七宗罪结合在一起的性格?”听到这话,我些懵,七宗罪分别是傲慢,嫉妒,暴怒,怠惰,贪婪,色-欲,暴食。这七个怎么可能聚焦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还是第二性格。

    宋老再次解释道:“寒云-起初是峨眉内派的人,经过了一些特殊的事情之后,她开始自行修炼,结果走火入魔,为了自保,她将人间七大罪全部包裹在了自己的第二人格里面,并分-裂出了寒云这个第一人格。由于她现在还没有能完全的支配这个第二人格,只要她做出七宗罪相应的事情,她的身体就会散出黑烟,做的越多,黑烟就会越严重。她吃了春-药,触发了七宗罪的色-欲,她并不是压制住了你的春-药效果,而是变成了色-欲性格。这个女人,只要放开自己的性格,就会变成第二性格。喜久成傲,悲久成嫉,怒起则怒不可遏,爱的太深进入色-欲。而且,她的第二性格,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想必她这些年寻找压制第二性格的方法寻找了很久吧。”

    听到这里,我瞬间觉得寒云这个女人很是悲剧,一个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自已的人,不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吗?怪不得很少见寒云做出什么很是开心或者很是愤怒的事情。只要稍有偏差,就会变成第二人格,并且不受自己控制,所以想要控制自己,就必须面无表情,没有任何表情……

    那一刻,我的心里产生了要帮助这个女人的想法……

    宋老在和我谈话的时候,察觉到我的身体,好像有变化,便问道:“你的身体,是谁帮你的?”

    我被问得摸不着头脑:“我的身体?没怎么啊,还是那个样子啊。”

    宋老抬手打断我的话,将我转过身,背冲宋老,宋老将我的衣服脱掉,看着我的后背,横七竖八的血痕密布其上,宋老不禁咂舌:“你小子这几天是不是没少挨了打?”

    我点了点头:“是啊,寒云那小妮子打了我好几天,不是鞭子抽,就是用脚踹,疼死我了。”

    在我说话的时候宋老突然在我身后给了我一掌,我的身子丝毫未动,我转过身问:“宋老,你干嘛推我?”

    宋老大笑:“小子,你的内力已经成形了!”

    我竟一时间不知道宋老说的什么,傻乎乎的挠着头问:“内力成型了?”

    宋老拍着我的肩膀:“我早就看你骨骼清奇,没想到短短的这么几天,你就把内力的底子打下来了。这几天你要趁热打铁,把你的内力加强一点,争取能够把内力打出来。做到控制内力。”我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寒云怎么帮我锻炼的内力,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是不是……又要挨打?”

    宋老满眼关爱的眼神看着我:“没错,而且比寒云的打,还要严重。”

    听到这话,我的额头就不禁渗出了汗珠,寒云那几天就给我打的要死要活的,这次还要承受比寒云那要厉害的打,我怕不是七伤拳还没练好就被活活打死啊。我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宋老:“能不能轻点?”

    宋老摇了摇头:“帮助你训练的不是我,是她。”宋老示意了一下门外的宋雪琪,宋雪琪早已经换好了一身宽松的训练服,尽管衣服宽松,却依旧能够看到那两团凸起,且看上去一点也不臃肿,与往日的宋雪琪对比,竟有些可爱的反差萌。不过此时的我已经没有闲心去管宋雪琪的美丽了,因为她马上就可能会把我打死……更何况之前我还看过她和穆亚彤……越想我就越害怕,甚至身子都开始发抖了。

    宋雪琪好像看出来我很害怕的样子,笑了出来:“你那么害怕我干嘛,我这是帮你训练,又不是要打死你。你还算个男人吗。”

    被宋雪琪这么说,我立刻反驳道:“谁害怕了,我只是热热身,才出汗的。”但宋雪琪却投来了更加鄙视的目光让我很是尴尬。

    宋雪琪将我带到了平时寒云训练我内力的地方,宋老也跟了过来,说要仔细的跟我讲一下七伤拳的口诀,要我边训练边听,我赤-裸着上身,犹如木桩一样的站在那里。宋雪琪扯了扯手中的鞭子,发出“啪啪”的声音,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随后,伴着一阵尖锐的破风声以及一声清脆的响声,我的后背立刻多了一条红印。

    剧烈的痛感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宋雪琪该不是故意要帮我训练的吧,借着训练的幌子来报那天我看到不该看的事情的仇。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脑中拼命的想着寒云那天跟我说的运气,固气,消化掉背后的那频繁抽打过来的力量……想着想着,我的思绪竟然飘了出去,背后宋雪琪的抽打也完全感受不到,宋老在一边讲的话,也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想的只是寒云和我在一起那段短暂的时光,还有那次因为误将春-药当成调料误事,躁动的彼此亲密接触,我嗅着她的体香……

    噗——

    一大口鲜血从我的嘴里喷出,我直觉的脑袋一沉,整个身子便倒了下去,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宋老背对着我望着天空,我慢慢的坐起来,却觉得后背还是很痛,头还是很晕。宋老察觉到我醒来,转过头刚要抱怨,刚到嘴边的话,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变成了一句你醒了?我点了点头:“宋老,我不是在后面训练内力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宋老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用很气愤的语气责骂道: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训练的时候不好好训练,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七伤拳训练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心神不宁,稍有不慎就会被打死的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你已经有了内力的底子,怕是你的胸腔都会被震碎。”

    我努力的回想着我今天下午训练的场景,很是不好意思的向宋老道歉道:“对不起,宋老,下次训练我一定集中注意力。”

    宋老不屑的抬起手示意我打住:“这是你自己的身体,死了都和我没有关系。你小子,是不是想到了寒云?”

    我并没有说话,选择了默认。宋老看我并没有说话,便自顾自的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寒云的精神状况,她那种状态,你居然也敢对她有好感?她进入第二人格可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但是真的没有能拯救她的办法吗?她真的只能没有情绪的活一辈子吗?宋老不是说过吗,办法总比困难多的啊。宋老见多识广,一定知道拯救寒云的办法对不对。”我很是不甘心的问宋老。

    宋老叹了一口气:“你当我不想救她吗?你若是想救她,想帮助她解除第二人格,那就努力修炼自己的内力,努力变强,随后你亲自去问她。她自己自然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情绪,什么样的生活。”

    不论这是宋老单纯的想激励我努力修炼内力也好,还是寒云真的能够知道怎么拯救自己也罢,我听到宋老这句话,整个人的斗志就被点燃了,如同被激怒的野兽,斗志满满的想要立刻训练。但是由于分神导致受的伤还没有好,我只好乖乖的躺下,静静的等着能够重新修炼的那天。

    随着自己的静养以及宋老高超的手艺,我仅用了两天就恢复了正常,完全可以正常训练了。

    我再次来到训练的地方,深呼吸一下,努力的吸收着宋雪琪从身后抽打过来的力量,运气,固气,将这股力量,贪婪的消化掉,并据为己有。

    日复一日,周而复始,我竟然能在训练的时候,分出一部分精力调侃宋雪琪的力道越来越轻而不受伤了,一旁宋老的口诀,也已经记得烂熟于心,宋老看的很是满意,在一边不住的点头。

    我没有很多钱,没有很厉害的武功,没有很广的人脉,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穷**丝,但是我想尽我最大的力量,去帮助一个帮助过我的任何一个人,尽管我不知道她的具体身份,尽管我只是和她在一起生活了那么短的时间,但我还是想要帮助她……

    这个想法,在我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