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万华荣的心计
    ,!

    “什么?你怎么会突然这么说?”宋雪琪一时间竟有些摸不着头脑。

    “明天我就会回去找你,到时候今天发生的一切你就会明白了。”说完,我挂断了电话,幽幽的躺在床上。

    “打完了?”从浴室里走出来一个刚出浴的美女,虽然裹着浴巾,但丝毫不能遮住那性感的身材,反而更加让人责丛生,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寒云。

    “嗯,打完了,谢谢你救了我。”我盯着她的身体,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复着。

    寒云擦干了头发,将毛巾扔在一边:“真是的,每次杀完人都弄得身上全是血迹,还得麻烦的洗澡。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尸体?”寒云望着房间一角那个已经凉透的男人问道。

    “反正这后面就是山,扔到后山去让警察查去吧。反正我想要得到的信息,也得到了。”说完,我拿出手机,打开了刚刚录好的视频——

    “是谁指使你绑架穆亚彤的,他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

    “我……”

    “快说,不然我们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寒云亮出刀子威胁道。这个人非但不说,反而把嘴长得很大,寒云很快的反应了过来,突然将这个人的牙打下来一颗。

    “想咬毒自尽?”寒云拿起那颗被打掉牙,把玩着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宗明帮的规矩吗?”

    那人万念俱灰,低下头笑声的回答:“是……是万华荣……”

    “那你们要穆亚彤的角玉是出于什么目的,要给谁?”

    “目的自然是要毁掉角玉里面的东西,给的人,是苗小珍……”

    “苗小珍?!”我震惊道。

    “是,就是苗小珍。我只知道这么多,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啊!放我走好不好,我还不想死。”那个男人没出息的哭了出来。

    “你觉得你说了这么多,就算我们放你走,你还能活多久?”寒云将那颗牙齿里藏好的毒剔出来,强行塞到了那个人的嘴里,没有过多的挣扎,便已经死亡。

    我关掉手机,心里想着苗小珍这个阴险狠毒的女人,居然找到了穆亚彤最信任的人——万华荣。不过我转念一想,苗小珍是孙剑锋身边的人,而万华荣呢,则是苗小珍的对头,华少威那边的人,苗小珍仅仅是因为穆亚彤信任华少威吗?难道苗小珍不知道华少威的身份?还是,特意设的局给我提醒呢?

    “想什么呢?那么用心,我叫你好几遍你都没有答应我。”一边的寒云掐了我的脸一下,让我从思绪中挣脱出来,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没什么,就是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发了会呆罢了。”

    寒云看着我的眼睛,但并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来到阳台,看着窗外的风景,还抽了一根烟。

    面对面前这个女人,我感觉很陌生,但某些地方,又使我感觉很熟悉,那晚的风很轻柔,轻轻吹起她的长发,顺着风飘过一阵淡淡的发香,很是舒服。

    我来到她身边,找她要了一根烟:“你觉得人活着,累么?”

    寒云转过头看向我,莞尔一笑:“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抽了口烟:“我觉得人活着真的好累,每天要忙很多事情,小人物每天为了没钱吃穿,到处打拼赚钱,大人物要防止一些小人来撺掇自己的权力,金钱,地位。每个人都很累,感觉就像在和这个世界作斗争一样。如果一个人一生只做一件事,就好了。”

    “何尝不是呢?但总是有人仗势欺人,设计陷害那些本就无辜的人,去夺取那些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这类人,死个几百遍都不为过!”寒云说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的杀意,但看上去,还是那么波澜不惊。

    我猛地想到寒云的情绪不能过激,一旦过激就会被第二人格所掌控,而且不受控制,我要是因为作死把她的情绪惹过激了,宋雪琪都打不过她,我一个废人岂能打得过?

    我害怕的赶紧转移话题,但无论我说什么,她的回答总是那么波澜不惊的,没有过多的喜怒哀乐,只是淡淡的表达出来自己感情,可以看得出来她在极力克制,这个女人,真的很辛苦。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寒云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张字条:后会有期,有缘再见。

    我带着昨天录好视频的手机,打了辆车,准备去宋雪琪家。出租车开的并不是很快,但是车子后面始终有两辆豪车跟着我,司机已经做出了很明显的让路,但是后面的车缺迟迟不肯超过,我的心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随后掏出手机将手机包裹起来,塞给司机师父三百块钱,让司机师傅将这部手机交给宋雪琪,随后让司机停车,下了车之后马上跑到人行道上,飞快的跑向北瑶池。

    果然不出我所料,本来跟着那辆出租车的两辆豪车,竟然全部停了下来,在车上呼啦啦的下来了十几号人,手里全部拿着棍子,路人见了纷纷躲闪,怕惹上祸端。

    那群人下了车之后,飞快的向我跑来,但是北瑶池离我还有很远的距离,就在我的前面,迎面又跑来了十几号人,慌乱之下的我抢了一个路人的手机,飞快的拨通了苗小珍的电话号码:“我,高飞,幸福大街74号,我被人围了,手上有角玉。”

    就在我打电话的时候,那几十号人已经包围了我,一个人对着我的手就是一棍子,将手机打飞,要不是我放手快,怕是刚休养好的手,又被打废了!

    几十号人围着我,把我按倒在地上,开始搜我的身,搜了好几遍也没有搜到任何东西。

    “他身上没有手机。”

    “草!被耍了!”一个领头的骂道,随后抓起我的头发,恶狠狠的骂道:“快他妈告诉我,手机在哪!信不信老子当街把你给剁了!”

    我笑着朝他的脸上吐了口痰:“呵呵,你动我一下试试!”

    就在那个人抬起手中的棍子准备狠狠的打我一顿的时候,几辆车很快的开到了人群,苗小珍走下车:“我看谁敢动他!”

    包围着我的人纷纷回头,看到是苗小珍,为首的人不甘心的吐了口痰:“真他妈晦气。算你小子厉害,我们走。”

    苗小珍走上前来将我扶起:“你没事吧。”

    “我看你不是关心我,是关心那对角玉吧。”我冷笑着看着苗小珍,苗小珍将我带上车:“有什么事,回北瑶池再说,这里不方便。”

    苗小珍的人将我带上了车,车子很快的开到了北瑶池,我刚刚进入苗小珍的房间,苗小珍一下就将我扑倒在床上,两个硕大的饱满摩擦着我的身体:“高飞,你将角玉交给我,我让你爽个够。”说着,苗小珍将手伸到了我的下面,我推开她,摊了摊手:

    “角玉并不在我身上。我要是不这样说,你觉得你会过来救我吗?”

    苗小珍很是失望,语气瞬间变得冷了许多:“高飞,你居然敢利用我?”

    我苦笑道:“彼此彼此,你利用我多少次了,我这次利用你保下我的小命,这一点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还指望我会将角玉给你?真实可笑。”

    苗小珍很是愤怒:“高飞,我劝你最好现在就将角玉给我,你不要忘记了,你杀害付应华的血衣,还在我这里!”

    操,我他妈怎么就忘了这件事。不过事已至此,就来个鱼死网破吧。

    “你完全可以将血衣交给警察,不过你知道那群人为什么追我吗?你消息这么灵通,该不会不知道穆亚彤被绑架的事情吧。”我从床上站起来,用着无畏的口气跟苗小珍交谈。

    苗小珍将头别到一边:“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听不懂,也罢。我也不想多和你解释什么,我已经将我拿到绑架穆亚彤的证据转交给了别人,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觉得你会逃过警察的追捕?到时候怕是孙剑锋都会把你抛弃,你还想报仇?”我反过来威胁苗小珍道。

    苗小珍气急败坏:“你……你以为你胡说一通,我就会真的被你吓住?你不可能知道到底是谁绑架的穆亚彤。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觉得我不知道?你觉得我是在唬你?好,宗明帮?华少威?这两个名字够了吧,还是说,你想再听一个姓苗的?”我伏在苗小珍的耳边,轻声说道。

    “不,这不可能,你不能知道这些的,你知道的这么多,你怎么可能活着,这不是真的!”苗小珍如同发了疯一般抓着头发,我幽幽的笑着:“这就不是你说操心的范围了。哦,对了,谢谢你救了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滚,你给我滚!马上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苗小珍指着门大骂道。

    我笑着走出了门口,却被门口的两个侍女拦了下来,我转过身:“苗姐,你让我走,可是你门口的侍女,好像没有这个意思啊。”

    苗小珍叹了口气,无力的命令道:“放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