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当面对峙
    ,!

    “苗总,您就这么放他走了?”门口的侍女有些气愤的看着我得意洋洋离开的背影,用着发冷的语言问道。假如苗小珍同意了,她会瞬间冲到我的身边,把我剁了!

    “让他走吧,他聪明的很,现在我们要的东西只要他自己知道在哪,他甚至可以凭借这个周旋在曲国华,元昌民,甚至还有锋爷。我们现在拿他没有办法,先暂且的放他走,等他玩火自-焚的时候,我们在趁火打劫。”苗小珍狠狠的捻灭了手里的烟,语气阴冷。

    离开北瑶池,我打了个车径直来到了穆亚彤家,一路上无论是苗小珍那边,还是华少威那边,都没有人过来追杀我,想必他们正在考虑怎么自保吧。

    “苗小珍那边我暂时动不了,我搞不她为什么要和华少威合作,这次的主谋的是华少威,那么,就先干掉他!”我心里下了这个念头。

    进到穆亚彤家,发现宋雪琪正在拉着仿若发了疯一般的穆亚彤,穆亚彤手里拿着刀大喊着:“华少威,我要砍死你!”我立刻冲上前去夺走她的刀:“怎么了,老婆。”

    宋雪琪见我来了,拿着手里的手机问道:“这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给我的手机,是你要他给我的吧。”

    我接过手机,点了点头:“是的,我在回来的路上被人追杀,我便让司机把手机带给你,手机里的视频你应该看了吧。”

    宋雪琪看了一眼穆亚彤:“要是没看,你觉得穆亚彤会无缘无故的这样吗?你是怎么得到这段视频的,还有,你是怎么平安无事的干掉了宗明帮的四个人还或者回来的?”

    面对宋雪琪的诸多疑问,我坐到沙发上将昨晚到现在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了宋雪琪。

    宋雪琪很是纳闷:“怎么又是寒云?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一口气的杀掉宗明帮的五个人,还从一个人的口中逼出了口供?”

    我耸了耸肩:“要不是寒云,我现在能不能活着在这跟你说话都是个问题。”

    穆亚彤在一旁捂着脸,不停的嘀咕道:“万华荣你个混蛋,万华荣你个混蛋……”

    我走过去安慰道:“万华荣的本来就是给华少威工作的,他接近你,是华少威在你身边安插的卧底。现在你的身份已经暴漏,想像原来一样隐藏身份是不可能的了,洪峰市的三大势力的最终目的都在争夺你的那对角玉,我们一定要将那对角玉保存好。”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高飞。”宋雪琪问道。

    “北瑶池现在我已经不可能呆下去了,苗小珍这个女人手上还有我杀害付应华的血衣,我再去北瑶池若是再被她找到一点把柄,后果恐怕就不是我能够用角玉能够镇住的了,我们现在能动人只有一个,就是华少威。我去北瑶池的路上被人堵了,那群人肯定是华少威派来的,也就是说华少威现在已经慌了阵脚,我们乘胜追击,直接将华少威端掉。不管是出于什么方面,只要苗小珍还想从我这里拿到角玉,苗小珍就一定会保我不被万华荣搞倒。”我拿上存有视频的手机,带着宋雪琪准备离开。

    穆亚彤从身后拉住我:“带上我,我也去,既然我的身份已经暴漏,藏着肯定还会被抓走当人质威胁你们交出角玉,藏了这么长时间,我也不想藏着了,我要主动一点,主动去搞倒万华荣,搞倒万麟集团,夺回本就属于我们封家的家业!”

    我刚要说服穆亚彤,却被宋雪琪拦了下来:“她躲累了,也该让她站出来说句话了,还有,相较你来说,穆亚彤不是更清楚她父亲留给她的角玉在哪里,不是吗?”

    仔细思索了一下也不无道理,带上穆亚彤,由穆亚彤指路,我们驱车来到了万华荣的家。

    万华荣笑脸相迎的出来迎接:“哟,穆大小姐你怎么来了。快请进快请进。”在我看来他这副嘴脸多么的欠揍,万华荣用恨不得杀了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立刻还以颜色,我杀过人,眼中的杀气自然是不输他。那一瞬间,我居然看到了他的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

    万华荣的房子很大,全是欧式风格的建筑,看上去很是高档,无论是客厅,还是花园,水池的设计,都呈现出一种对称的美感,视觉效果很是明显。

    万华荣将我们接到客厅,命令下手赶紧去给我们端茶倒水,我和宋雪琪早已没有了耐心跟万华荣在这里磨嘴皮子,穆亚彤的脸,已经气愤到红润,竟有些可爱。不过这个女人这么气愤的情况下居然能压制住怒火,实则不易。

    废话不多说,我拿出手机:“荣哥,我给你看一段视频。还望荣哥能够将视频里的事情解释清楚。”说完,我将手机里的视频播放给万华荣看,万华荣看完,脸都绿了。他竟然坐起来想抢夺手机,我猛地收回手机,一旁的宋雪琪立刻将万华荣摁在茶几上,万华荣身边的小弟见状,纷纷掏出自己的武器准备护主,宋雪琪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了万华荣的脑袋边:“谁敢上来,我就让他的脑袋永远的躺在茶几上!”

    我伏在万华荣耳边:“荣哥,这个事情还望你解释清楚,动刀动枪的,我们也不想的,和气生财嘛。”

    万华荣这小子还真是怂,声音竟有些发抖:“高飞,哦不,高总,高总,这事情是不是有些误会啊,我和您的爱妻是好朋友关系,怎么可能绑架您的爱妻呢?一定有些误会,视频里那个男人是谁我都不认识。”

    听到这话,穆亚彤直接气炸了,抄起手边的一个茶壶对着万华荣的脑袋砸去:“谁他妈和你是朋友,你卧底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跟你商讨了那么多计划,我那么信任你,你他妈居然敢出卖我!”

    穆亚彤平时就算再凶,她也没有这么爆过粗口,可见她多么生气。

    万华荣被砸了一茶壶,脑袋直接溢出了大量的血,痛的万华荣嗷嗷直叫,穆亚彤生气的又抄起来一个茶壶:“你他妈还知道疼?你出卖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么一天啊!”我连忙制止下来:“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穆亚彤愤恨的摔下茶壶,坐在沙发上哭了出来,宋雪琪过去安慰,我则拉起万华荣:“你把你背后的所有人都交代出来,并且告诉我他们以后的计划是什么,你就可以活下来。你也看到了,穆大小姐多么生气,恨不得现在就废了你,趁你还有点价值,快点做点有用的事情。”

    万华荣跪着爬到了穆亚彤的身边,抱着穆亚彤的腿哭着说道:“穆大小姐,真不是我出卖你,我也是有难言之隐的啊。”穆亚彤一脚踹开万华荣:“难言之隐?你他妈哪儿来的难言之隐,还不是靠出卖我在华少威那得到好处,才能住的上这么豪华的房子?还跟我说难言之隐?”

    就在万华荣再次爬向穆亚彤的时候,一声刺耳的枪声传来,万华荣应声倒地。所有人都愣了。

    门口处,华少威带着十几号人走了过来,手里还有冒着烟的手枪。

    “这个废物,办事不利索,话还多。像条狗一样祈求者原谅,我不会再让他再多说一句话了!”华少威吹了一下枪口的烟,转而看向穆亚彤,故作惊讶的说:“呀!穆亚彤穆大小姐,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你,封雅彤才对。是不是啊,封建的女儿!”

    穆亚彤气的身体抖了起来,手里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华少威撕成碎片。华少威则很是自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吃起了果盘了的橘子。

    穆亚彤终于按耐不住愤怒,抓起宋雪琪插在茶几上的刀子冲着华少威刺去,华少威故作害怕的叫了一声,随后一抬手,身后的十几号人纷纷亮出了枪,穆亚彤直接愣在了原地,包括宋雪琪和我,在中国,这个法律规定不能持枪的地方,一下子见到十几把枪,足够说明这个人在黑-道的实力了。

    华少威吃完了橘子,得意的站起来:“今天谁敢轻举妄动一下,我就让他变成筛子!”随后走向穆亚彤:“我说封雅彤啊,你这是何苦呢?你的父母都已经死了,家业也已经不复存在,你一个女人,不好好的找个男人成家,在家里给自己的老公带孩子,出来掺和什么商场的事,还要抢夺自己的家业?别做梦了。不过,今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完美收场,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交出角玉,另一条嘛……”华少威欲言又止,盯着穆亚彤性感的身体,眼神猥琐。

    愤怒的穆亚彤并没有注意到华少威猥琐的目光,反问道:“角玉交给你们是不可能的事情,快说另一条是什么。”

    华少威突然抱上穆亚彤:“另一条就是,你今天让我和我们几个兄弟爽个够,我保证你以后衣食无忧,不用再像现在这么狼狈,整天勾心斗角,想夺回家业了!怎么样啊。”

    “操-你-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