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嫉妒的孙剑寒
    ,!

    “带着这么一个面具这么长时间,你一定很辛苦吧,孙剑寒。”苗小珍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寒云,哦不,准确的说,是孙剑寒,那个曾在我静养的时候,帮助我打下内力基础的女人,那个因为误食了春-药,差一点和我上床的女人,竟然是那个时候和我一起绑架曲潇潇,杀人不眨眼的孙剑寒!我竟一时间无法接收这个事实。

    “很无法接收对吧。”孙剑寒苦笑着看了我一眼:“我当时之所以不让你知道我的身份,正是以为如此。有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为好。”

    孙剑寒转而走向苗小珍:“你满意了吧。”孙剑寒递给了苗小珍,一个黑色的束带,随后跳窗离开,望着那个束带,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杀害李姝的,正是孙剑寒,而且,是苗小珍指使她的!

    “怎么样,高飞,现在有没有兴趣和我谈这笔交易呢?”苗小珍把玩着手里的黑色束带,悠哉的说道。

    “给我一段时间考虑,考虑好了我自会去找你。”由于刚刚的事情来的太过突然,我竟一时间有些落寞,失了神的应和着苗小珍。

    “这么大的事情可给你不了你那么多时间,最晚今天晚上,我在北瑶池等你。”说完,苗小珍摆了摆手,命令手下的人离开。

    宋雪琪看我失神的样子,关心道:“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示意没事,我让宋雪琪拿着钱,带着穆亚彤回到家里等我,又将曲潇潇打发走,现在的我谁都不相见,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颤抖着手掏出了一颗烟,点燃了之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呛到了我的嗓子里,剧烈的咳嗽使得我流出了眼泪。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不知道去哪儿,不知道该找谁……

    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竟然走到了孙剑寒的家,手里的烟早已熄灭,尽管只来过她家一次,但我却在如此失神的情况下,走到了这里,果然我还是最想见孙剑寒吧。

    我敲了敲门,孙剑寒开门,见到是我,没有逃避,没有关门,也没有打招呼,只是淡淡的一个字——进。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孙剑寒的房间,房间的布置,还是那么冷,很像宋雪琪的房间,可能这种女杀手,都很喜欢这样布置房间吧。

    房间里沉寂好了好久好久,仿若没有人一般……

    “为什么?”

    我深呼吸了一下,率先打破沉寂。

    “我说我有苦衷,你信吗?”孙剑寒的回答,很是平静,但是她却不肯看我的眼睛,她在逃避我的目光。

    “你有什么苦衷?难道苗小珍她敢威胁你?以你的能力,完全能够把她杀了好么?”我的语气有些愤怒,孙剑寒的头埋得越来越低:“我就知道你不会信,我也不想解释了。没错,李姝的确是我杀的,但我真的是不情愿啊!”

    说完,孙剑寒竟然哭了出来,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平时波澜不惊的女杀手,哭的如此伤心,那一时间我竟慌了手脚,我从背后慢慢的抱住孙剑寒,孙剑寒的身体猛地一抖,随后转过身扑在我的怀里,哭的很凶,我心疼的摸着孙剑寒的头,心里五味杂陈,没想道我曾经永远不能原谅的杀害李姝的凶手,我现在居然在安慰着这个凶手,世事难料。

    孙剑寒哭了一会突然停止了哭泣,挣扎着从我怀里挣脱,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在手中把玩着:“高飞啊,你知道我这一生杀过多少人吗?数不胜数,哈哈哈哈。我杀过的人都可以堆满这个房间了。”

    此时的孙剑寒如同一个疯子,在房间里放肆的大笑着:“知道我为什么杀他们吗?被我杀过的所有人,都他妈过的比我好!凭什么?!明明都是人,凭什么他们过的比我好?凭什么我在努力的时候他们却在坐享其成?但是你知道吗,当我提着刀站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求饶的样子,那种感觉,真的太爽了。”

    说完,孙剑寒甩着手里的匕首向我走来:“高飞,李姝为什么那么爱你?那么喜欢你?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被人爱,是什么感觉?什么是爱?”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是无论你在哪里,在干嘛,都有人惦记着你,牵挂着你,担心着你。肯为你承担一切你所不开心的,带给你快乐,为你分担忧愁,肯为你付出所有吧。”我认真的回答着孙剑寒的问题,却不知此时的孙剑寒,已经不再是孙剑寒了,她现在是被嫉妒所掌控的孙剑寒!

    孙剑寒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大酗子,竟被她一手拎了起来:“你说的很好,你说的爱情,都让我有些嫉妒了呢。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体验过什么是爱情,我刚刚会说话的时候,我的父母就被一个医生误诊,耽误了治疗时间才会死的,再过几年,我又被人设计陷害,是我的哥哥,带着我杀出了一条血路,我才能站在这里。我原本以为,这个世上只有哥哥一个人会对我好,可是他也是个畜生!那时我才十六岁,十六岁啊!他居然趁着我睡着的时候,把我睡了!你们这种本就活得很幸福的人,能体谅我的痛苦吗?!不,你们不能!”

    寒云越说越气,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我感觉我的脖子快断了,丝毫喘不上气,濒临死亡之前,大脑本能反应的让我踹开了孙剑寒,就在孙剑寒再次准备扑上来杀掉我的一瞬间,我鬼使神差的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孙剑寒,低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的嘴唇没有任何口红的味道,但是缺很湿润,很凉,和李姝,穆静菲相比,没有她们两个的柔软,反而带着一丝血的腥味。

    我脑中突然回想起宋老对我说过寒云的第二性格——喜久成傲,悲久成嫉,怒起则怒不可遏,爱的太深又会进入色-欲。而寒云,正是我现在深吻的孙剑寒……

    “她杀李姝的时候,也是被第二人格控制了吧。”

    原本怀里不停挣扎的要杀掉我的孙剑寒,在如此长时间的接吻中,居然冷静了不少,我温柔的低下头,来到孙剑寒的耳边,用着很温柔的语气:“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可能不爱你,但是我不会。我爱你。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

    孙剑寒僵在我的怀里,愣了许久,才用柔婉的语气回应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看着寒云,眼神坚定。

    “高飞……我……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表白呢。”孙剑寒原本一张波澜不惊的脸,竟然红了。像个熟透的苹果一样,很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高飞,你能……给我吗?”孙剑寒摩挲着自己的双腿,嘴里羞涩的挤出这句话,我听的一惊,就刚刚那一句话,就想要了?

    “什么意思?”为了证明我没有理解错孙剑寒的意思,我又问了一遍,此时孙剑寒的目光已经泛起了暧昧,很是勾魂,我的身下已经起来了……

    “不,不要。”孙剑寒如同惊醒一般,将我推开,迅速的深呼吸了几下,我方才反应过来,孙剑寒刚刚差点被色-欲控制。

    “我刚刚,是不是很奇怪。”

    虽然拜托了色-欲的控制,但是孙剑寒的小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她站起身羞涩的问出了那句话。

    我傻傻的摸了摸头:“嗯,确实,不过我不介意。”我走向孙剑寒:“你这样一直与自己的第二人格斗争,很辛苦吧。”

    孙剑寒愣了一下,仿佛要开口问我怎么知道的:“你是……哦,也难怪,是那个老头子告诉你的吧。”

    我起初没有反应过来是谁,后来才知道她口中老头子是宋老,我点了点头:“宋老该不会就是,将你父母错诊的医生吧。”

    孙剑寒神色更加凝重:“是的,要不是那个死老子将我的父母弄死,我也不会被后面的人设计抓走。不被抓走,我那畜生哥哥也不回来救我,我也就不会对他产生信任。那晚就不会听他的鬼话跟他睡一张床。没有这些事情的发生,我也就不会在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得到这个破烂的第二人格!”

    从孙剑寒的声音听出,孙剑寒很愤怒,原本纤细白皙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拳头在抖动。我察觉到不妙,要是在这么下去,我岂不是又要被孙剑寒弄得升天一回?

    我轻轻拍了一下孙剑寒的肩膀,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华少威的枪,从哪儿弄来的,你怎么会那么自信他的枪里没有子弹了?”

    孙剑寒冷静了下来,转头莞尔一笑:“你想知道这个啊,你知道洪峰市最富有的冷玉吗?”

    “知道啊。”我思索了一下说道:“等一下,你该不会说,华少威的枪,是从他那弄来的吧。”

    “不然呢?”孙剑寒笑道:“你觉得冷玉对于我这个后台,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