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思念
    ,!

    宋老猛地挡在了宋雪琪的前面,匕首径直刺进了宋老的胸口,见状,孙剑寒也愣了一下:“老不死的,你还真的很护你的孙女吗!当时我父母来找你救命的时候,你怎么不救!”

    孙剑寒越说越生气,再次拔出已经鲜红的匕首,准备再刺一刀!宋雪琪立刻将孙剑寒推开。

    “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我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就不能好好谈谈吗?而且我相信我爷爷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宋雪琪与孙剑寒理论道。

    “呵,见死不救?你爷爷当初还不如见死不救呢!既然场面都已经变成这样了,那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你们,全都杀了吧!”此时的孙剑寒已经杀红了眼,再加上暴怒状态的第二人格,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戮欲-望!而在场的所有人,也只有宋雪琪能拖住她一会,但是宋雪琪在与之战斗的过程中,由于长时间的打斗导致的体力透支,宋雪琪也受了伤,现在我们所有人,在孙剑寒看来,就如同砧板上的待宰的鱼,孙剑寒提着沾满了鲜血的匕首,慢慢的向我们走过来:“高飞,你知道吗?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我特地嘱咐过你的吧,要记得你那晚说的话,你说过,你爱我的!”

    就在孙剑寒的匕首马上刺过来的时候,一声枪响改变了我们的处境,原来司马玉晴在刚刚场面失控的时候,悄悄地报了警,现在门外站着的是全副武装的武警若干。刚刚那一声枪响,将孙剑寒手里的匕首打落在地上。

    “请你立刻停止人身伤害!双手抱头,放弃抵抗!”警察依旧用着那种一贯的套路,可是现在他们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嫌疑人,而是孙剑寒。

    孙剑寒并没有理会警察们,反而缓慢的朝着自己被打落的匕首移动着,警察看出了她的举动,对着匕首又开了一枪,匕首被打的更远。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孙剑寒杀心又起,再次从腿上的绑带抽出了一个匕首:“你很烦的你知道吗?”只见她深呼吸了几下,对着被众多警察包围这的狙击手,扔出了匕首,匕首刁钻的绕过所有人的保护,径直的对着狙击手飞去,一刀扎在了狙击手的对讲机上……

    “你要是再敢开枪打我,下次就不是对讲机这么简单了,别以为你是警察我就不敢杀你。”孙剑寒回头冷冷的说了句,随后捡起自己的匕首,从侧门走了出去……

    “你……”宋雪琪仿佛还要叫住孙剑寒,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她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掉了,宋雪琪着实有些气不过,宋老拉住了她,摇了摇头:“不要追了,随她去吧……”

    迟来的救护车终于到了,宋雪琪和穆亚彤穆静菲,跟着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我和宋老抬上了救护车,虽然宋雪琪受的伤不严重,但是不及时止血,也会失血过多的。

    我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围着很多人,就连苗小珍都来了。

    见我醒了,司马玉晴冲上来握住我的手:“高总,您没事吧。您怎么会认识那个疯子女人,医生说你被痛了四刀,而且都险些伤及内脏,不在医院里静养一阵,是不会好的。”她的语气中,竟然还有些哭腔。一旁的穆静菲和穆亚彤,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也不再争风吃醋,而且眼神中,更多的是自责。

    我刚想坐起来,告诉他们不用担心,但我刚打算起身的时候,肚子上立刻传来一阵剧痛,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好乖乖的躺回去。

    “你别乱动,医生说你要静养,你就乖乖的躺好吧。我和雅彤回去给你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失血过多的人,是最虚弱的。”穆静菲走过来帮我盖好被子,温柔的说道。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宋雪琪:“教官,你别怪她,这不能全怪她,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你都被她捅成这样了,你还有闲心来替她说话?”从宋雪琪的口气中,我听出来她还是很不满意,尽管她现在的手臂上,还有几处创可贴和绷带,第一次见到宋雪琪这样子,竟有些好笑。

    “你笑什么啊,还不是你惹上了这个女人我们所有人才会被你连累啊。”宋雪琪依旧很生气的说道。

    此时一边的宋老轻微的咳嗽了几声:“雪琪啊,这真的不怪高飞,那个女人的具体身份想必你在刚才也知道了,我也就不在隐瞒了,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找我问清楚的。那是十五年前,你还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哭着跑到了我家里,说一定要我救救他父母,情况危机,我便赶紧跟着她去了她家里,前期的一些治疗奏效后,我就继续按着我的药方给她父母治病,本来快治好了,一天气温骤降,大寒。导致她父母的病发生了病变,我就在药里加了一点抗寒的药物,非但没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但是我依旧执迷不悟,坚信着这只是一段病情严重期,挺过去就好了,但最终,是我错了,她父母死的时候,她哭的很伤心,说要记恨我一辈子。这个小女孩,就是现在的孙剑寒,也是洪峰市杀人不眨眼的,寒云。”宋老一边叹气,一边将埋藏已久的心事,向我们说着:“后来啊,孙剑寒主动修炼了峨眉内派的武功,但结果却是走火入魔,为了自保,她将人间七大罪全部包裹在了自己的第二人格里面,并分-裂出了血寒这个第一人格。由于她现在还没有能完全的支配这个第二人格,她的身体一旦被第二人格掌控,便会不受控制,包括自己的意识,但是事后她还是会记得这些事情,所以她必须保持波澜不惊的表情,以至于不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说着,宋老将头转向了我:“高飞啊,我听孙剑寒说,你对她说过,你爱她对吗?”

    听到这话,我不禁愧怍的低下了头:“是,但是那个时候,我只是为了自保,我怕她杀了我……”

    宋老叹了一口气:“这小姑娘本就没有感受过爱,遇到一个肯对她说爱她的人,她一定拼了命的保护。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她应该有不小的打击吧……”

    听了宋老的话,全场陷入了一片寂静,我朝苗小珍要了根烟,忧郁的抽了起来:“苗总,华少威剩下的地盘,都交给你了,我这种状态,一时半会也管理不了。”我苦笑了一下,继续抽着闷烟。

    “病房里不允许抽烟不知道吗?”医生走进来呵斥道,我灰溜溜的掐掉了烟,随后医生对宋老说:“你是宋正源吧,你需要换一下病房,这样方便做后续的检查。”

    “麻烦你了。”宋老点了点头,和蔼的笑道,宋雪琪也跟着宋老过去了。此时,房间里就剩下苗小珍和司马玉晴两个人,我对着她们微笑道:“我现在没事了,你们不用在这看着我了,我想自己静一静。”

    苗小珍苦笑着摇了摇头:“你的性格我知道,我们一直在这里耗着,你还会赶我们出去的,走吧,玉晴,我们去外面等着,过会我要是有事,就先走了,你留在这里照顾着高飞,等到穆亚彤她们回来,你若是累了,就跟她们换一下,休息一会,也别累坏了。”

    说完,二人便走了出去,司马玉晴临走前,回头说道:“我就在附近,有事喊我的名字就好。”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她们两个人走了出去。

    现在房间里,仅剩我一个人,我脑子里想的不是怎么帮穆亚彤夺回家业那么远的事情,也不是如何好好的管理华少威的地盘,想的全部都是孙剑寒。她是那么的可怜,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份感情,竟然是对方为了保命,而故意说出来的谎言。

    我感觉到我的裤兜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了,顺手摸去,是一个方形的小东西,拿出来一看,我愣住了,是孙剑寒给我的那个控制器,盯着那个控制器,脑子里回想着这短短的两三天在一起的时光,一个平时波澜不惊的女杀手,在我面前,表现出了小女人,每天跟着我,保护我,为我做炒饭……

    想着想着,眼泪竟然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我要欺骗她的感情?

    我的手紧紧的攥着孙剑寒送给我的那个控制器,耳边不断地回想起孙剑寒叮嘱的声音:“只要你按下这个,我就会过来找你……”

    巨大的思念之痛促使我疯狂的按着手里的控制器,我有话要对她说,我要对她道歉。我要告诉她,我并没有骗她,我爱她,我要帮助她解除第二人格,我要吃她做的炒饭……

    “你是疯了吗?按个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