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后会无期
    ,!

    门口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的声音,我猛地转过头去,一身红色素衣的美女站在那里,犹如一只刚刚涅槃重生的凤凰,她的脸上,有着明显哭过的痕迹,美眸中,还泛着点点泪光,眼睛红红的,很是惹人怜爱……

    她不是别人,正是我疯狂想念的孙剑寒。

    “你……你怎么进来了,门口的司马玉晴呢?”我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惊愕的我口不择言。

    “你的助理被我暂时用药物迷住了,放心,只是睡着了,不用担心。我怕她看到我,不让我进来看你。”孙剑寒的声音很小,小到近乎听不见。

    “原来是这样……”我仍旧摆脱不了激动的心情,只是看着孙剑寒。

    孙剑寒走进来,坐在我的身边,将一个饭盒放在了桌子上:“这是我刚刚做好的炒饭,趁热吃了吧,你应该很饿了吧。你说过你最喜欢我做的炒饭了。”说着,孙剑寒的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

    “对……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欺骗了你的感情。”我望着孙剑寒,心里全是自责。

    “没,不关你的事。我知道的,我知道你当时是出于什么情况说出来的。是我太认真了。你的伤很严重吧,来,我喂你吧。”孙剑寒端起饭盒,拿起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我,我能感觉到她拿勺子的手在颤抖,她的心里,应该很难受吧。

    “好吃吗?”孙剑寒望着我。

    我点了点头:“很好吃,我最喜欢吃了,我要一辈子都吃到这样的炒饭。”

    很快,一饭盒的炒饭被我吃完了,但整个过程中,我们两个,也没有说过几句话,都是彼此相顾无言……

    “对不起。”

    沉默了良久,孙剑寒带着哭腔的说出了这句话:“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能保护你了。你的身边有很多人的陪伴,有很多人会保护你,你的教官又漂亮,又能打,她一定也能保护你的。不缺我一个,不缺我这一个……”

    说着,孙剑寒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吧嗒吧嗒的掉在她的手上,她的手用力的抓着衣服,她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嚎啕大哭的欲-望,用着很小的声音对我说:“我曾因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去爱我,关心我,在乎我的感受,帮助我摆脱第二人格,是你告诉了我,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爱着我,关心我,想帮助我拜托第二人格,并因此奋斗着。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虽然很短暂,而且断断续续的,你那时候为了救我,冒着生命危险去房子的后山采药,被人打晕了也死死的攥着手里的草药,帮我疗伤,在我无聊的时候,还会很幽默的给我讲笑话听。在我怨恨,嫉妒全世界的时候,是你抱着我,在我的耳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着我爱你。那一刻我感觉,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孙剑寒的眼中,充满着幸福,但是眼角的泪,如同冰霜一样,冰冷的证明着这不是事实。

    我拉着孙剑寒的手,紧紧地握住:“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欺骗了你的感情。”

    孙剑寒挣脱了我的手,终于抑制不住悲伤的她,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我那个时候已经相信了你说的我爱你是真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当我知道你有未婚妻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吗?被当成小三的感觉,你知道吗!”

    面对孙剑寒的大喊大闹,我只能暗自后悔,后悔那个时候竟然为了保命,去欺骗一个女人的感情,而且这个女人的感情,本来就不受自己控制。

    孙剑寒继续哭诉:“或许吧,是我想的太多,我太天真,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的陪伴,未婚妻是洪峰市第一美女,教官和助理都那么漂亮,为人温柔,懂得讨好你的心,和她们想必,我就好比地上的鸡,而她们,则是我只能仰望的,高高在上的凤凰。”

    孙剑寒整理了一下情绪,起身对我说:“这个东西是信号接收器,你交给你的教官吧,这样她就能随时知道你有危险并且去保护你了。高飞,我谢谢你这几天对我这样的人施舍你本就不应该给我的爱。你不用多解释什么,虽然我知道是假的,但是请允许我自欺欺人一下,至少,让我以后想到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你是真的爱我的,只是后来,那个爱我的高飞,已经死了。”

    孙剑寒起身,无视我的阻拦:“高飞,我们,后会无期。”

    说完,孙剑寒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医院,我强忍着肚子的剧痛,趴下了床企图阻拦孙剑寒离开,但是当我爬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孙剑寒已经不见了踪影,剧烈的疼痛使得我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则是躺在床上,一边是哭泣着的穆亚彤,还有强忍着悲伤安慰着她的穆静菲,另外,还有一脸自责的司马玉晴。

    看到我醒了,穆亚彤哭着骂道:“你是不是想死啊,明知道自己受了伤,还要爬下床,你下床干嘛吗,是赶着见阎王吗?还有你这个助理,什么助理啊,竟然一个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睡了这么久,要不是我们来的及时,你怕是要在地上趴一天。”

    司马玉晴哭着不停地认错:“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高总,都是我的错,我一定彻夜不眠的守着高总,直到高总恢复健康。”

    “彻夜不眠的守着?然后在像之前一样,在外面的椅子上睡着了?”穆亚彤冷冷的回应道:“你要是不想好好的看护,你就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添乱。”

    穆亚彤这个女人本来就很毒舌,再加上现在很生气,说话自然是很伤人,司马玉晴被骂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只是委屈的站在一边,像一个做错事的丫鬟,眼泪委屈的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很是惹人怜爱。

    我制止了穆亚彤:“这不怪玉晴,是孙剑寒来找我,怕司马玉晴不让她进来,用药物迷倒的。”

    听到孙剑寒这个名字,穆亚彤立刻表现的很惶恐的样子:“她怎么知道你在这,追杀你都追杀到医院来了?活该,让你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沾花惹草。”

    我苦笑了一下:“她不是过来追杀我的,而且就算她是过来追杀我的,我也不会怪她,因为我欺骗了她的感情,是我的错。”

    “那个女人捅了你那么多刀,你居然还帮她说话,你是不是失血过多脑子坏掉了?”穆亚彤很是疑惑的看着我。

    “宋老不是说过吗?她在暴怒状态下,身体是不受控制的,做出这些事情也不是她所想的。”我替孙剑寒辩解道,穆亚彤依旧不放口:“就算不受控制,也不能对你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便再没有解释什么。反过来调侃穆亚彤道:“我的老婆,你今天怎么这么关心我?受伤了还有这待遇吗?那我以后天天受伤,这样你就会天天这么关心我了。”

    穆亚彤生气的敲了一下我的脑袋:“那你去死吧,你死了之后我哭一天,够关心你的吧。明明受了这么严重的上伤,嘴还这么贫,她怎么没直接把你捅死!如果是我的话,你欺骗我的感情,我早就把你千刀万剐了,还好我对你没有感觉。”

    “没有感觉还这么关心我?老婆,傲娇也要有个限度吧!”我讪笑着继续调侃。

    愤怒的穆亚彤对着我的肚子摆出了要捶下去的姿势:“我是不是要杀人灭口来平息这个世界的喧嚣?”我赶紧认怂,大叫不要。原本气氛有些忧郁的房间瞬间温馨了起来。

    在门外一个我看不见的位置,孙剑寒悄悄的看着病房里的我跟穆亚彤有说有笑的样子,眼神里说不出来是羡慕,还是嫉妒,还是悲伤,我和孙剑寒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也曾经讲过笑话去逗她开心,她笑靥如花,很是美丽。眼前的这番景象,至少她也曾经拥有过,只是正如她所说,那个爱她,想帮住她摆脱第二人格的高飞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高飞,只是长得和他很像,声音和他一样温柔,名字同名同姓罢了……

    孙剑寒苦笑着走出了医院,外面下起了毛毛雨,她不知道她现在想去哪儿,这一切的打击都是那么的突然,本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他的进入而变得充满色彩,不再像以前那么黯淡无光,却不曾想过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这份回忆的味道很甜,但是刻在心里,却很痛,如同尖刀一样,深深的刺进心里,痛到无法呼吸。

    孙剑寒落寞的离开,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洪峰市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血寒,也暂时销声匿迹,不知去向。或许是躲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自己承受着这段回忆带来的伤痛,亦或许,是其他原因,无从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