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幻觉
    ,!

    第180章

    那一刻,仿佛她真的是我已经结婚的老婆一样。我摸着她的头,很是宠爱的看着她在我怀里熟睡的样子,这是我们两个最为亲密的一次睡觉,她整个人都在我的怀里,身体如同没有骨头一般的柔软。

    “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能过多久。”我望着外面朦胧的夜色,不禁叹了口气。

    夏天的夜晚短暂的很,不知不觉东方的天边就泛起了鱼肚白,我轻轻的将穆亚彤推开,来到外面,看着外面的朝阳一点点的从地平线升起,渐渐的将整个城市的黑暗驱散。

    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太阳升起,总会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一瞬间感觉整个人轻松了好多,所有曾经自己背负的使命,罪恶。在太阳底下,仿佛被晒干了一样。再加上早上的空气极为清爽,没有白天车水马龙的街道造成的空气污浊。更加让人舒爽。

    “起这么早?还是一晚上没睡?”宋老的声音在后面幽幽的响起。

    “晚上感觉特别精神,没有一点疲惫的感觉,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出来看看日出,也蛮不错的。”我望着东方正在生气的朝阳,微笑着回应道。

    宋老点了点头:“晨起的朝阳总是能带给人希望,你们年轻人还有盼头,像我这老家伙,老了,不中用了。”

    “哪有,宋老还能活很久呢。”我劝慰宋老别多想,宋老笑着摇了摇头,转而神色有些忧虑。

    “我当年也是向你这么年轻,就因为失误了一次,却毁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本来她可以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上学读书,跟一堆小朋友愉快的玩耍,晚上回到爸妈的怀里撒娇。”说着,宋老抽起了烟袋:“这件事情,我一直不能原谅我自己。治死了病人,治疯了活人。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能让阎王爷经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把我这个老家伙带走。”

    “哎?宋老,你什么呢,别胡说了。”我赶忙制止住宋老。

    宋老和蔼的笑了笑:“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年轻的时候我看到晨曦,也像你现在一样,充满斗志,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好好努力吧,穆亚彤的家业,还得依靠你夺回来。”说完,宋老拍了怕我的肩膀。

    “我会的,我定要帮穆亚彤夺回属于她自己的家业。”我坚定的回答道。

    “你已经两天没有吸毒了,在未来的一个星期之类,越不吸毒,毒瘾发作的时候,会越来越难受。会比昨天要难受的多。你一定要挺住,如果复吸了,你这辈子,基本就毁了。不是我恐吓你,你知道毒-品要多少钱,才一克左右吗?”

    “多少钱啊,我对这个还真的没有概念。”我挠挠头,很傻的回答到。

    “国内的毒-品价格,一克三百。”宋老比了一个三的手势。

    “三百吗?还是可以接受的啊感觉。”我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宋老上前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你是不是脑子吸毒吸坏了?一克够干嘛的,第一次吸毒的人可能觉得一克就够了,像复吸的那种,一克根本不够,如果按着一克三百来卖,起码得买6000多的毒-品才够满足的自己的毒瘾,而且每天都需要更多的毒-品来满足自己的吸毒欲-望,别说是穆亚彤的家室了,就算是曲国华的家室,也养不起一个吸毒的。”

    “这么可怕的吗?”我揉了揉被宋老敲的地方,尴尬的说道:“可是我只被人喂了一袋毒-品啊,应该没有这么大的作用吧,我记得那一带是一克。”

    “一袋一克?多大的袋子?”

    “和我的手掌心差不多大吧,有那么半袋左右。”我看着我的手心,思索着回答。

    “那是接近20克的毒-品啊!”宋老又上来敲了一下我的头:“你是不是糊涂了?那么袋子就那么一克的毒-品?”

    “那魔龙那天叫人给我拿了三十袋,这么说,是600克?这么多毒-品要是卖出去,得害多少人啊!”我猛地反应了过来,原来魔龙藏在海天会所那里,居然这么多的毒-品!怪不得魔龙那晚让我对沈晴下死手。

    说起来,不知道沈晴到底怎么样了……

    “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一晚上没睡会很累的,不要睡的太死,我四个小时后会过去叫醒你,再给你做一点针灸。缓和一下你的毒瘾欲-望,还有,是在克制不住的时候,可以选择抽烟,尼古丁也可以帮助压制一下自己的读音欲-望。记住,一定不要复吸!”宋老嘱咐道。

    被宋老这么一说,我的身体竟然真的开始感觉到疲惫了,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那宋老我就先回去睡一下。”

    说完,我回到房间,整个人仿若软到在床上一样,刚闭上眼睛没多久,我就已经睡着了。

    我梦到了沈晴带着警察来抓我,说苗小珍已经将那段录音交给她了,要以杀害付应华的罪名逮捕我,苗小珍也不再利用我了,她跟我说我现在这样,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穆亚彤也不再让我帮她夺回家业,宋雪琪也不再叫我武功,李姝如同怨鬼一般缠在我身边,幽怨的声音喊着她死的好惨,转而她的肚子炸开,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一边叫着爸爸,一边爬向我,孙剑寒提着一把沾满了血的匕首,径直对着我脖子砍过来……

    “啊!”

    我猛地喊了一声,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我浑身冒着冷汗,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发抖,发现是梦之后,我将手盖在脸上,不停的摩挲着脸,我猛地看见我的手上竟然有血,而且越来越多!

    “血!血!”我看着我的手掌大股大股的向外留着我血,我拼了命的往床下跑,却发现我刚从床上走到地上,地上竟然出现了满满的蜈蚣,沙拉拉的向我的我身上爬来,紧接着浑身的疼痛感传来,痛得我满地打滚。

    “高飞,你怎么了高飞。”穆亚彤察觉到房间里的我很不对劲,猛的推开门进来,看到我竟然在满地打滚,她冲上来问我怎么了,我看着她,她不是穆亚彤,她是李姝!

    “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你知道我被那个女人杀了吗?你知道她有多残忍,你知道吗?”阴冷的传入我的耳朵,随后她竟然抬起了脖子,脖子这个都断了,里面是空洞洞的胸腔。

    “你看到了吗?什么都没有了,多残忍啊,你为什么不来救我?”那阴冷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猛地抱住头大喊道:“我不知道你被杀了,不要来找我了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你被杀了,放过我好不好。”

    穆亚彤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怎么叫我我也不回应,十分着急的她去找到了宋老,宋老让她拿着水进房间,还让宋雪琪准备了镇静剂。

    三个人来到了房间,看着我依旧在房间里打滚,穆亚彤走上来,喂我喝水。

    我看到李姝走上来,拿着一瓶里面还有不断游走的虫子的污浊的水,冲着我的嘴灌过来:“喝吧,喝吧。我尸体旁边的血水是不是很好喝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刚刚缓过神来,就看到付应华和孙剑寒一起来找我,付应华一把掐住我的脖子,那一瞬间感觉要窒息了,他满身的刀口,还在向外渗着血:“你小子就是这么杀了我的对不对。我也让你尝一下死亡的感觉!”

    孙剑寒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背着我去找别女人,你拿我当什么?你去死吧!”一刀痛在了我的胳膊上,剧烈的痛感使得我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口干舌燥,头晕目眩。宋老见我醒来,上前问道:“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我敲了敲脑袋:“是的,我看到房间里全是蜈蚣,还有曾经跟被我杀过的人,还有孙剑寒,都来找我报仇,那些蜈蚣爬到我的身上来咬我,痛得我满地打滚。”

    “这也是毒-品带给你的影响,以后这种幻觉还是会产生的,甚至这种幻觉还会影响你的行动,诱使去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宋老解释道:“并且以后这种幻觉还会经常发生,希望你能够直面这些幻觉带来的恐惧。这样对你戒毒也有帮助。如果你要克制不住,很有可能会被幻觉害死!所以我们要束缚你的自由。为了防止你被自己的幻觉害死。”

    说完,宋雪琪和穆亚彤便将我五花大绑的绑在了床上,我手脚都动弹不得。不过仔细想想也好,毕竟他们也是为了我的安危才这样对我的,没有什么坏处。

    我就这样被绑在床上,穆亚彤和宋雪琪轮流守着我,随时观察我的状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立刻去找宋老汇报。

    就在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我的毒瘾又犯了,浑身冷汗,身子直抖,宋老和宋雪琪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又来帮我做针灸,压制毒瘾。

    当我稳定下来的时候,却发现比上次头疼的还严重。

    晚上穆亚彤守着我,我对穆亚彤说:“雅彤,我不想再,麻烦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