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不打不相识
    ,!

    我们两个,纠缠在一起在地上打滚,此时的李赫已经接近癫狂的状态,不断的想朝着我的嘴里塞烟,而我还有理智存在着,并没有让他逼我复吸的阴谋得逞。

    就在纠缠不休的时候,王源突然冲过来将李赫拉开,抢走了他手里那满是毒-品的烟,李赫的注意力完全被王源吸引了过去,完全无心顾及我,借着这个机会,我将李赫扑倒,将他死死的按在地上,渐渐的,他一动不动了。

    我立刻慌了神:“卧槽,我该不会是杀人了吧!”我猛地从李赫身上站起来,有些害怕的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李赫。

    王源见我说出这话,笑道:“怎么可能杀人啊,你看,他还有呼吸呢。”王源示意了一下李赫那一起一伏的背:“他只是睡着了,他这个人毒瘾犯过,没有复吸之后,就会睡觉。”

    “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我松了口气,转而对王源说道:“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附近有什么可疑的人在盯着我们?既然这里有那个犯罪分子的眼线,那么李赫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在那个人的眼皮子底下,不可能不知道的。”

    王燕耸了耸肩:“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来的时候,谁都没有看到。警察也没有看到。”

    “那这样可就怪了,那个眼线不无时无刻的监视着李赫,那他在干嘛,来这里戒毒啊。”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一定我没看到他,他就不会在一个避开我视线的地方,观察着这里吗?”王源分析道:“我刚刚是从那边的小路过来的,既然小路那边我已经确认过没人来了,那么就需要一个又能看到这里,而又看不到小路的地方。”

    说完,王源开始转着寻找那个地方。的确,王源说的没错,如果这个眼线能够看到小路,那么反过来说,王源也能够在小路上看到他,既然王源没有看到,那么就一定是在小路看不到的地上,这种地方,一般都是在小路的侧后方。

    顺着王原来的小路方向望去,小路的侧后方,果真有一个比较高的地方,站在我们打架的地方,也能够隐隐约约的看着那个地方,所以,眼线非常有可能就在那边。

    “我大致找到了眼线的位置,现在要不要抓住他,直接把他交给警察?”我悄悄的问王源。

    “不能,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就是我们要招的毒贩子的眼线,而且还有一点,我们手里现在有现成的毒-品,就算我们举报成功,但是别忘了早上警察来查过一次,如果这次我们再带着一个没有主人的毒-品,警察一定会怀疑我们私藏,所以我们不能现在去找他,也不能将他送道警察那边去。”王源解释道。

    “那怎么办?”

    被王源这么一说,我竟然有些一筹莫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王源来到了我的耳边,悄悄的告诉了我,他的计划,我听了之后,虽然有点不相信,但是还是答应了,因为这个方法蛮可行的。

    我们将李赫抬回房间,等到李赫醒来的时候,我们将抓眼线的计划告诉给他。

    “这么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如果对方的眼线不止一个呢?”李赫有些担心的问道。

    “如果不止一个,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再抓一个。”王源做出一个咔擦的手势。

    “那么问题就在于,高飞到底能不能出去了。”李赫看了看我,仿佛将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一定会出去的。等我出去之后,确保你的老婆和孩子平安之后,你们就在这里,按着原计划行事。有事情及时打电话。”

    李赫与王源点了点头,随后我便出去办了一个外出登记表。这里的规矩是,保持一个月不复吸,可以换取外出三天的自由,但是我刚来到这里不到一个星期,我还没有出去的资格,我也只能用最老土的办法——给好处,来换取出去的资格了。

    我将穆亚彤给我的饭卡,递给了那个办外出手续的人:“大哥,行行好。这卡里面有三万块,我只想出去两天,这卡里的钱,你这两天吃喝随便用,就算我请你的了。”

    那人起初不信,将我的卡放在机器上刷了一下,看到余额真的是三万,就立刻帮我办了外出手续。

    “这世上,钱真的能解决好多事情啊……”我不禁感叹了一句,随后回到房间里,扬了扬手里的外出手续,李赫激动的走过来:“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苦笑了一下:“用了点小钱。把你老婆和孩子的照片还有姓名都告诉我一下,我出去好找她们。”

    但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李赫拿出照片,说出他老婆和孩子的一刹那,我整个人都愣了,世间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高飞,你看,这是我的老婆赵敏,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是我的女儿徐小雅。我本命是徐赫的,但是来到这里为了躲避那个毒贩子的追查,我就改了名,叫李赫,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她们,确保她们平安无事。如果她们不认识你,你把这个照片给她们看,她们一定会认出来的。”李赫将照片塞到我的手里,向我哀求道。

    我拿着照片走了出去,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徐小雅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的母亲,居然是我的联手和穆亚彤陷害的赵敏!我拿着照片反复的确认了好几次,没错,就是她,那个被穆亚彤用春-药,和我做了一晚上的女人!自从那次之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过联系,不知道见了面,会不会尴尬。

    “那我应该先去找谁呢?李赫在里面那么长时间,他也不知道这母女俩这些年住在哪里,他只知道她们两个搬家了。”我走在路上,思索着到底要先去找谁。随后我想到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徐小雅,前段时间徐小雅不是由穆静菲照顾嘛,那么穆静菲一定知道徐小雅在哪,那么既然知道了徐小雅,那么徐小雅一定知道她妈妈在哪,所以,我就应该先去找穆静菲。

    拦了一辆车,我便来到了穆静菲的家,我悄悄的上了楼,发现穆静菲居然忘记了关门,原来是在打扫房间,看着她操劳的样子,人妻属性爆棚。

    我静悄悄的从背后接近她,随后猛地抱住她,顺手从后面将手身上去,抓住了两团柔软:“菲菲,我想死你了。”

    穆静菲被我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不断的用着手里鸡毛掸子打我:“你干嘛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那个色-狼进了我家了呢。对了,你来我这里干嘛,听穆亚彤说,你吸毒了?你怎么能碰那种东西!”

    我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菲菲,并不是我主动想碰那个东西,我是被人强行塞的。知道了太多,你会不安全的。对了,徐小雅呢?我找她有点事情。”

    “哦,你说小雅啊,她回到她母亲那里了。怎么了,你找一个小丫头有什么事。”穆静菲问道。

    “我也不绕弯子了,我前段时间进了戒毒所,在戒毒所里,认识了徐小雅的父亲,徐赫。他的父亲被人一直用徐小雅这对母女,来强制徐赫复吸,徐赫一直在复吸,我和一个人看不下去了,便计划让我出来帮忙照顾一下这对母女的安危,好让徐赫在里面彻底戒掉毒瘾,重新和他们母女团聚。”我直接将实情告诉了穆静菲。

    穆静菲听完愣在了原地:“你凭什么这么说?当年他去缉毒的时候,抛下徐小雅和赵敏不管,现在又反过来说关心?高飞,你别在这编故事给我听了好不好。”

    见我的解释穆静菲完全不信,我干脆懒得说,直接拿出了李赫给我的那张照片:“这是李赫交给我的照片,说如果她们母女俩不信,我就把这个照片给她们看。”

    穆静菲看着照片,竟然哭了出来:“没想到,他真的还活着?赵敏一直说她死了,徐小雅也从小就认为,自己没了父亲,要不是赵敏这个人肯吃苦,特别能干,徐小雅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家室。走,高飞,我现在就带着你去见她们。我一定要将这个事情告诉给她们母女俩。一直以来,徐赫竟然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责任。着实不容易。”

    穆静菲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后马上带着我来到了赵敏的家,一路上,我的心情很是复杂,赵敏被我陷害过,会不会完全不信我所说的话,而且这次还有穆静菲跟着,要是她说出了我们的事,穆静菲岂不是要对我另眼相看?我还没有想明白对策,穆静菲就将车开到了一个别墅前面。

    “到了,我们快上去吧。”穆静菲对我说,随后立刻下了车。

    这个别墅是典型的哥特式风格建筑,从外面看上去,就如同城堡一般,很是豪华。

    穆静菲敲了敲赵敏的家门,里面响起了一个熟悉女人的声音:“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