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新家
    ,!

    此时穆亚彤的脸,已经完全羞红了,我抱着这具近乎全部埋在我怀里的娇躯,打算全部将之占领。

    就在我准备大肆进攻的时候,穆亚彤一把推开了我,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服:“你想对我做什么?你要是对我做那种事情,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而且我会认为你之前所说的,都是谎话,你以为我是外面的小姑娘吗?被你的几句花言巧语就骗上床?不存在的。”

    被穆亚彤戳中了真实目的,但是我还是狡辩道:“我哪儿有,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但是你的下面,好像很不安分的样子。”穆亚彤示意了一下我的身下,我低头看下去,下面居然不争气的昂首挺胸了起来,这下就算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耸了耸肩,表示无奈。这时手机响了,是司马玉晴打过来的。

    “喂,玉晴,有什么事吗?”我接通电话,问道。

    “高总,抱歉这么晚给您打电话,没打扰您休息吧。”司马玉晴很客气的说道。

    我赶忙制止:“没,没有,你有什么事情你说就行,我今天蛮闲的。”

    “是这样的,今天苗总听说您出来了,让我替您检查一下华少威的全部地盘的管理和运行状况,发现有一个很大的大厅没有用到,您看您要用这个大厅来干什么呢?”司马玉晴说明了这个电话的目的。

    我思索了好一会也没想到要用这个大厅来干嘛,只好先敷衍过去:“这样吧,明天我们八点在那见面,我现场考察一下,在决定,今晚就先这样,好么?”

    “嗯,好的,那高总,晚安。明天见。”说完,司马玉晴挂掉了电话。

    “想不到你还挺忙,怎么了,明天有什么事情吗?”穆亚彤边看电视边问道。

    “哦,这样的,玉晴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华少威的地盘上有一处大厅没有利用到,今天太晚了,明天我打算去看看,不过我暂时没有想到要用来干什么。”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竟然很快的就睡着了,果然放松的时候,就是容易很快的进入睡眠啊。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来了,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宋雪琪的短信——不要忘了早上六点半,人工湖见面,训练。

    仅仅是短短的几句话,却让我本来睡意朦胧的,直接吓醒了,看了看时间,是六点十分,赶忙进行了洗漱,随便买了一杯豆浆,便杀向人工湖。

    “你差点迟到了呢。”宋雪琪看了看时间,一脸严肃的说道。

    今天的宋雪琪还是以往的一副高冷的打扮,如同一大早上就见到一弯冷冷的寒月,高冷的气质一目了然。

    我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差一点那不是也没迟到嘛。今天训练什么,教官。”

    “今天训练实战啊。”宋雪琪扔出了一把匕首:“如果训练过程中你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你随时说出来,毕竟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今天的训练目标是,刺中我。”

    我拿着匕首,迟迟没有行动。早就准备好的宋雪琪疑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

    “昨天我的助手给我打电话过来,告诉我华少威的地盘,有一个大厅没有用处,一直闲置着,我在想用它来干嘛。”我一边思索一边嘀咕道。

    “你说大厅?”宋雪琪听到大厅两个字,凑上来问道。

    “嗯,今天早上八点我要跟我的助手去看看。你也要跟着去吗?”我看着宋雪琪,好像感觉她很想去的样子。

    “是这样的,我爷爷那个店,还有我的武术馆,最近那边都要翻新,所以警察要我们提前搬出去,最近我们也在找新的地方去开店,我爷爷晚年就靠那个店了。那过会我们去看看吧。”宋雪琪坐在长椅上,喝了口水。

    见宋雪琪放松了警惕,我立刻提着匕首吵宋雪琪刺过去:“老师,别忘了,我可没有说过停止训练啊。”

    宋雪琪大方的坐在长椅上,破绽百出,我相信我这一击一定会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但是我太低估了宋雪琪的反应。就我刺过去的那一瞬间,我以为我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宋雪琪竟然还将握住水瓶的手换了另一只手,用空出来的手重重的敲了一下我的手腕,剧烈的刺痛感迫使我将手里的匕首松开,如同触电一般的松开了手,并将手抽了回来,只见动脉那里瞬间起了两处淤青。

    “哇,你下手好狠啊。”我按摩着那两处淤青,吃痛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把戏,故意说话题引开我的注意力,好趁机偷袭我?我的反应能力你又不是不清楚,就算你偷袭,也未免太自信了点吧,你就没有想过对方如果反应过来,反击你怎么办?你看你每次偷袭,都被我反击的打个半死,你是主动攻击的一方好么?高手对决哪有那么容易一击毙命啊。”宋雪琪指导道:“麻烦你下次不要那么自信,总想着一击毙命,要想着对手如果反击了怎么办?多看点以后的路子,不要总看着眼前的那点事情,明白吗?”

    教训完了之后,我又试着偷袭了宋雪琪几下,尽管我已经做足了防御,但还是被宋雪琪的反击打个半死,浑身酸痛,看来我的反应还是跟不上。

    打了好一会,打累了,我瘫在长椅上,猛灌了几口水。随后就接到了司马玉晴的电话。

    “早啊,高总,现在是七点半了,不要忘记我们八点要在那个大厅见面啊,具体-位置是在幸福大街72号那,交通也很发达,您昨天晚上考虑好要用来干什么了吗?还是说现在去考察一下在商议?”电话那边,传来了司马玉晴温柔的声音。

    “我昨天晚上接了你的电话就睡了,具体怎么用,今天我过去看看,顺便带上可能会搬到那里去的人,一起去看一下,没关系的吧。”我问道。

    “当然没关系,那本来就是您高总的地方。您带谁来看都可以的,那好了高总,我们八点见。”说完,司马玉晴挂断了电话。

    我带着宋雪琪打了个车来到了司马玉晴口中的那个地方,我们刚到,就看到了司马玉晴一身职场女性的制服站在那里,上面的扣子都没有系上,露出了饱满,以及惹人犯罪的“深渊”。让人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高总,您来了。这位就是您说的要来看大厅的朋友吗?我感觉我们在哪里见过似的呢。”司马玉晴望着面前的宋雪琪,问道。

    “嗯,你们见过,之前在海天会所那边,就是她帮我们阻拦了血寒,要不然我就被血寒弄死了……”不经意间,我又想到了血寒,这个女人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我已经找了她好久,还是没有一点结果……

    “哦,原来就是您啊,据我了解,您的名字应该是叫宋雪琪吧。我是高总的助理,司马玉晴。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司马玉晴伸出手,与宋雪琪握手,宋雪琪伸出手握住司马玉晴的手的瞬间,司马玉晴打了一个寒颤。

    “雪琪姐的手,还真的冷呢。”司马玉晴有些尴尬的说道。

    宋雪琪却仿若习惯了:“我天生就有点冷血,我看你也不一般,你也并不像是那种平常女子,之前你应该是马猛的老婆吧,怎么会想到来高飞这里做助理呢?”

    “这个,一言难尽……不说这些了,我带您和高总来看看这个大厅吧。”说罢,司马玉晴在前面带路,将我们带到了大厅里面。

    大厅真的很宽阔,还有三层小楼,每一层楼的布置都很完美,做工精细,尽管这里空荡荡的,但还是能想象的出来,这里曾经繁华的景象。

    “是这样的高总,这里原来是华少威用来卖一些金银珠宝,还有一些首饰的地方,自从华少威倒了之后,这里的人第一时间将这些金银首饰全部掠夺走,这个地方是一个逃走的,那些人还切断了这里的货源,所以导致这个地方没有了用处,新的产业我们也开发不出来,如果高总想要走原来的路线,继续卖金银珠宝的话,我已经命人去查那些卷走珠宝的人下落,另外也在积极联系货源了,想必这几天内就会有结果。”司马玉晴将这里的故事告诉了我,还将以后的发展思路讲给我听,不愧是曾在马猛身边的女人,做事就是精明。

    “等货源和消息岂不是要很长时间?这个地方我很满意,我现在就告诉我爷爷联系搬家公司,将我们的东西搬到这里来,我们以后就在这落脚,另外,你那边联系金银珠宝的项目也不要停止,毕竟这是这里原来的产业,我们刚刚过来,肯定需要原来的产业链作为经济扶持,总要让公司的收支平衡,不然我们搬到这里来,压力也很大。”宋雪琪下定结论。这个结论让司马玉晴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浑身杀气的人,竟然还有如此发达的经济头脑,不禁让司马玉晴对宋雪琪的敬畏,又多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