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讨价还价
    ,!

    听到菲曼说出这话,我的脸都绿了。有些愤愤不平的我上前问道:“只是过了一两天而已,怎么就是旧货了?”

    “哦?难道你不把昨天当成昨天,而把昨天当成今天吗?而且,你们龙哥也真是的,明明就是旧货,却卖的依旧和新货一样贵,真当我们的钱是好挣的吗?”菲曼摆了摆手,不屑的说道。

    “菲曼,你别欺人太甚了!龙哥肯给你货就不错了,你还在这里婆婆妈妈的,要知道,你是在找我们要货!”我有些愤怒的指责菲曼。

    “哟,小兄弟,是谁给你这么说话的勇气的?要知道我菲曼进货的路子多得很,一定要从你魔龙这进货吗?你要明白一个问题,是,我们付钱,你们,给我们拿货,我们随时可以不要你们的货,ok?”菲曼依旧保持着那种傲慢的态度,摆着衣一副很欠揍的架子。

    “你……”

    要不是有司马羽落拦着我,我就要冲上去将这个欠揍的菲曼打一顿了,菲曼也好像看出来我要动手,晃了晃手里的手枪:“你很不满意我吗?来打死我啊?看看是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你他妈动我一下试试!我还就不信了,我们龙哥除了你这么一个客户还真就没有别人要这批货了?”被菲曼这么气,我真的很想冲上去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女人。

    “够了!”

    司马羽落将我推到后面去,对着我大喊:“你当你很厉害吗?你以为龙哥为什么要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卖出去这批货?龙哥没说你自己心里想不明白吗?还不是因为这批货只有菲曼小姐一个人订了?你那么有本事,你怎么不去联系买家啊,人家愿意出钱买你的货就是很给你面子了!你还在这里装大爷?装给谁看呢!”

    听完这一番话,我有些后悔的低下了头,一旁的菲曼咂舌道:“啧啧啧,不愧是长期待在龙哥身边的女人,就是比这个刚出来的毛头小子知道的多,这小子估计在内地已经待傻了,就知道内地的那点事,抢占地盘,当个老大什么的,对于事情她完全都不了解。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龙哥会把我们的交易交给这小子。”

    我还要与之辩解的时候又被羽落拦了下来,还回头白了我一眼,转而对菲曼笑脸相迎道:“菲曼姐,这小子确实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不过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刚刚我也教训过他了,您就收下这批货吧。”

    菲曼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好吧,今天看在你羽落的面子上,我菲曼就破例手下这批旧货,这批旧货,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是20克不到,对吧。”

    司马羽落点了点头:“是的,不到二十克。按着您之前和龙哥的交易定价,一克五千,本应该是十万的,但由于不足二十克,就算您八万怎么样。”

    菲曼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摆出了四的手势:“八万太贵了,这批货又旧又不好,我只出四万。”

    “什么?您这可是直接砍掉了一半的价钱,我回去不好交代啊。菲曼姐,您就行个方便,您出七万都可以,剩下的一万我自己补都行。”司马羽落对菲曼这个出价很不满意。

    但是菲曼依旧是我行我素,继续摇动着那四根手指:“我说了,四万,多一分我都不想给。”

    “菲曼姐,这您就有点过分了,我已经在原价的基础上给您便宜了一万块,您还要坚持着砍下我出价的半价,是故意让我难看吗?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司马羽落也有些生气,语气开始变冷。

    “哦?平时波澜不惊不怎么生气的羽落都开始认真了?那好吧,我就加价到五万,这已经是我的最大限度了,够给你面子的了吧。而且你能补的起一万,也不差我这三万了,你说对吧。”菲曼抽了口烟,很轻松的回答道。

    “菲曼,你别敬酒不吃罚酒,不要以为你跟龙哥交易了这么长时间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说起来你跟龙哥就是一个交易对象,我在龙哥身边这么久了,龙哥肯定还是要信任我比信任你多一点,若是今晚你不以八万,最低七万的价钱给我把钱交过来,我就叫龙哥掐断跟你们之间的货物交易。你既然说过,离开龙哥你也能进到货,我自然是知道的,你菲曼人脉广,认识的人多,能进到货自然也是轻而易举,但是你别忘了,如果被他得知了你跟魔龙的关系,仅仅因为一批旧货的交易而断掉来往关系,让他错失了中国这么大个市场的话,我相信你,回去也会很好过的吧。”司马羽落虽然话语中没有包含任何脏字,也没有包含任何明确的威胁,但是这段话的压迫力,着实让人喘不过气……

    “司马羽落!你竟然威胁我!六万!不能再多了。”菲曼对司马羽落的威胁显然是有些怕了,有加了一万块。

    司马羽落并没有满足,她知道这个时候只要她同意了,菲曼就会变本加厉,继续将价钱砍回到四万!

    “我之前说的话您是没有听清楚吗?菲曼姐?我说过了,原价八万,我只给您便宜一万,算七万,剩下的我自己补都可以,难道你就差这一万块?”司马羽落乘胜追击,准备一口气将这批货卖出去。

    “那我反过来问你这个问题,你也差这一万块吗?”菲曼虽然处于劣势,但还是咄咄逼人。

    “对不起,我只是一个下手,不想菲曼姐,养着这么多没用的,只会吃白饭的手下,还能够穿着打扮的这么华丽,我一个给魔龙服务的下手,可是很缺钱的。”司马羽落以同样的气势反击回去。

    这样的讨价还价,要是放在菜市场,估计会有很多人过来围观,也会有很多人在一旁讨论,但是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现在讨价还价的两个女人,是在为违禁品讨价还价,说的实在一点,就是在极力的扩大自己的利益,压榨对手的利益。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六万,你到底交不交货!你要是不交货,我们马上就走!”菲曼终于忍无可忍,看来这是最后通牒。

    司马羽落冷哼了一声,转身拉着我上了车:“高飞,我们走。这六万我们不要了。”

    就在司马羽落打算开车直接离开的时候,菲曼的手下竟将车子包围了起来,并且手里纷纷亮出枪,菲曼大摇大摆的走到车前:“羽落啊,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走可以,但是,你要把货留下。”

    “我要是不呢?”

    “不?那你除非从我的身上压过去。”

    司马羽落竟然想都不想的直接轰了油门,将菲曼撞倒,菲曼又惊又气的骂道:“你竟然真的敢撞我!?你是不是活够了!你信不信我一声令下你就会被打成筛子!”

    司马羽落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说菲曼姐,你要是敢动我你早就动我了,何必耽搁到现在呢?你要是不给七万,就请不要当我们的路。好么?”

    菲曼气的直跺脚,但是有拿司马羽落没有办法,这时上次那个救我的男人在菲曼的耳边说了一些话,菲曼说的话也变成了外语,我也听不懂。

    二人说完话后,菲曼来到司马羽落的面前:“你我都各退一步,六万五,怎么样。你得罪了我,我得罪了你,两边都不好交代,就各退一步吧。”

    羽落还是有些不满意,但她还是明事理的,事情都已经闹僵到这种地步,对方能够说出各退一步这种话,已经是给足了羽落面子,给了她台阶下,如果她真的还要坚持七万的话,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高飞,你去拿货,记住是六万五,一分都不能少了。”羽落摆了摆手,示意我到后备箱去拿货,那个帮过我的男人,也从手下那里拿来了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两个女人的讨价还价的争吵才算结束。

    收到钱后,那个男人还对羽落鞠了一躬:“谢谢羽落给我们这个面子,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随后,他们便上了车,离开了亲水码头。

    “羽落,你胆子可真够大的,你不是把菲曼这个女人说的神乎其神吗?怎么敢这么和她较劲?”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个女人,正因为我了解她的强大,才会知道她最害怕失去强大的实力,而且我知道她的软肋,自然是能够威胁她的,别看我们俩刚见面的时候是对彼此笑脸相迎,但是菲曼一直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就杀了我了,无奈魔龙在中国的势力太大,查尔斯又不想因为我死了而失去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自然也就不能动我了。在黑-道上,没有一点护身符,哪里敢这么嚣张?你也学着点,以后少办那种人家刚说几局带刺的话,你就上去跟人家硬怼的蠢事。早晚有一天你会因为这种性格,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讪笑着挠了挠头,看来作为卧底,我还有好多事情,要跟面前这位专家学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