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杀身之祸
    ,!

    从我知道这个管家救了我之后,这个问题我就从没间断过思考,但是就连卧底在魔龙身边一年半的司马羽落都没有什么头绪,我索性不想这个烦人的问题,问了问其他的。

    “洪峰市这么大,总不能就菲曼一个人和魔龙合作吧,就凭你今天晚上跟菲曼的讨价还价,以及魔龙在洪峰市的实力么,不可能就这么一个合作对象的。”我摸着下巴,思索道。

    “算你精明了一回。洪峰市临近的几个市,都有几个跟魔龙关系不错的势力,当然,他们有的人缺货,也会从洪峰市这里淘货,闲散的货源有是有,不过大多数不安全,最安全的,名声最大的,当属魔龙这一家啊,所以自然也少不了和魔龙交易。以后和这些小势力交易的时候,可以完全不用管,尽量的摆架子,把价钱抬高,不过也要适当,不然招惹上其他什么麻烦,还是不妥当的,这个尺度以后教你怎么把握。”司马羽落解释道:“你吃饱了没,吃饱了我们就回去休息了。你继续掌管你的内地事物,我还继续回到魔龙那边处理事情。”

    “我吃饱了。不过,我们回哪休息呢?我可不想回海天休息,我不想睡沙发……”我很不情愿的回答道。

    “不想回去?可以啊,那么你就跟我回去,住我家。是魔龙给我们安排的住所。不过我事先跟你说好,不要睡的太死,经常会有一些突发事故的。你可要小心一点。”司马羽落用将鬼故事一般的语气吓唬我道。

    “你以为我高飞是吓大的?什么大场面我没有见过。”我拍着胸脯,自大了起来。

    “切。”司马羽落不屑的给了我一个白眼:“你见过大场面第一次跟菲曼交易的时候怎么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少在那吹牛了。”

    上了车之后,司马羽落带着我七拐八拐的,终于来到了一个位置较偏僻,但是很安静的房子,这个房子的装修并没有那么豪华,但看上去已经不错了,并不是随便谁都可以住在这的。

    “好了,到了。进去之后不要乱动任何东西,听到没有。”司马羽落像是在跟一个孝子一样说话,我也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搞得好像她屋子里有什么好东西似的。

    进到房间,司马羽落脱下外套:“我去洗个澡,这个房间有两个卧室,你的卧室在那边,被子在下面的床箱里,自己拿。”说完,司马羽落进了浴室,浴室里传出淋浴的声音。

    我来到我的卧室,发现我的卧室并不是很小,只是没有人住,床上都没有铺任何东西,经过我的一番收拾过后,发现这个房间居然还蛮温馨的。

    我一下躺倒在了床上,发现这床还是真软,比我睡过的每一张床都软,软到骨子里那种,着实很舒服。虽然这一天不是很疲劳,但是这么舒服的床,不滚几下着实有点对不起这么舒服的床了。

    就在我在床上打滚的时候,我发现我滚过的地方好像有什么类似于纸壳或者是照片的东西。出于好奇,我便开始在床上寻找了起来,终于,我找到了,是个照片,上面司马羽落和另一个男人的合影。只不过那个男人的脸被刀子划花了,看不出面容,但大致能确认应该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吧,这个人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

    “想不到这小妮子这个时候这么清纯,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冷的像个冰山一样。”我把玩着照片,将照片翻了过来,后面有一行红色的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哦霍,看来她男朋友背叛了她啊,怪不得她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啧啧啧。”

    就在我看着照片自言自语的时候,殊不知浴室的淋浴声已经停了,司马羽落早就已经换好了睡衣,来到我的身后,在后面眼睁睁的看着我把玩着那张照片,一边把玩还一边自言自语的我,从她的眼中,传出来杀气……

    “高飞,你是不是想死!进房间之前我跟你说的话,你转手就忘了是么!”

    司马羽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同冬天里我穿着半袖,短裤,一阵凛冽的寒风猛地吹过来,那种刺骨的寒冷,穿心的冷不由得让我打了个冷颤,我这才意识到司马羽落原来早早的就在我身后了,我僵硬的转过头,讪笑了一下:“你洗澡好快啊。”

    啪——

    一个耳光重重的甩在我的脸上,司马羽落顺势夺走了我手里的照片:“滚,给我滚到另一个卧室去。亏我还把这么软的床让给你睡!”

    “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我揉着刚刚被打的地方,道歉道,我真的好舍不得这么软的床啊。

    “道歉就有用了?滚,赶紧滚!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在那个房间还乱动东西的话,我就让你在外面睡马路,可别怪我没警告你!”司马羽落将我推出了这件卧室,随后关上了卧室门,并且反锁了。

    “好嘛,好奇心让我丢失了一张超级舒服的床……那个卧室的床肯定不如这件舒服咯。”我叹了口气,来到了另一间卧室,这件卧室与刚刚哪一间不同,很明显就是经常住人的,卧室里还弥漫着一股女人的体香,布置也比那件卧室温馨多了,床也是铺好的,我又扑了上去,虽然也不错,但是相对于刚才那张床,这张就比较硬了,一点也不舒服。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作死,有这么软的床睡就好咯,再也没敢乱动任何东西我的,直接躺在了床上,打算睡觉了。我关掉卧室的灯,躺回到床上准备睡觉了。这时我听到不远处卧室的门再次反锁的声音,好家伙,司马羽落这是出来我到底乱没乱动啊。真是可怕的女人。

    再也没敢乱动的我,闭上眼睛老老实实的睡觉了。睡觉的时候隐约察觉到一丝奇怪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司马羽落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接近这个房间的声音,像是很多个人,难不成,是小偷?还是团伙的?我打算在缺人一下在醒。

    这时盖在我身上的被子猛地被掀开,卧槽,这是他妈要干嘛,我猛地坐起来,顺手打开了床头灯,竟然看到屋子里瞬间多了五个人,全是蒙住脸的,手里,还拿着寒光闪闪的砍刀!这他妈明显是想杀了我啊!

    “各位大哥,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杀我呢?”我有些害怕的问道,这些人难不成是华少威的手下,得知我杀了他们大哥,来找我报仇的?

    但是,接下来他们的对话让我知道这些人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冲着司马羽落来的。

    “大哥,怎么是个男人,她不是个女人吗?”一个人有些懵逼的问道。

    “说不定是那个贱女人新找的新欢,她知道我们要来找她,故意把这个男人安排到这个房间的,不过既然这男人跟她有关系,我们也顺便做了他!”那个被称作大哥的男人一声令下,那五个人提着砍刀就冲我看来。

    “卧槽,你们杀人这么没有原则的吗?我是无辜的啊!”要不是宋雪琪教了我一些闪避的身法,怕是我现在已经被剁成肉酱了。

    我闪躲着离开了卧室,来到司马羽落的卧室前,正打算敲门,但是一想是五个人,就算叫醒了她,万一打不过还害得她被杀了,那我岂不是千古罪人了?

    但是我错了,那群人并不傻,有一个人上来抓住了我,捂住了我的嘴,其余的四个人准备进入另一间卧室。

    那个大哥一声令下,四人猛地一脚踹开了司马羽落卧室的门,但是发现司马羽落并不在床上,就连我都懵了,她不在床上?那她去哪儿了?

    “就你们这脑子,还想杀我?”浴室的门打开,司马羽落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屑的说道。

    “你……你这么晚不睡觉的吗?在浴室干嘛?”一个人指着司马羽落道。

    “呵,还不是你们的动静太大吵到我了?这房间本来隔音就不好,我睡觉又不是很沉的那种,你们动静又大,不吵醒我才怪!不过我又没有得罪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来杀我?”司马羽落淡定的说着。

    “没有得罪我们?说好的给我们最好的春-药,你们给的那些春-药,女的喝了屁的反应都没有,还要了我们那么多钱,你当时还跟我说这绝对是好货,还害得我们被上面一顿臭骂!我们是来找你们报这个仇的!”一个人愤怒的说出原因,却惹得司马羽落一阵大笑。

    “你们可是真的够蠢的了,我是个女人,怎么可能给你们那些去祸害其他女人的药呢?至于你们被老大骂?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司马羽落摊了摊手,苦笑了一下。

    “你竟然还这么放肆!今天我们五个不但要杀了你,还要在临杀了你之前,好好的爽一把y嘿。”那几个男人,开始用猥琐的目光在司马羽落身上扫来扫去,恐怕在这些男人的眼里,司马羽落的这件睡衣,早就被扒光了吧。

    “呵,就怕你们没这个本事。”司马羽落冷哼一声。

    “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