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小势力
    ,!

    为首的男人一声令下,五人便对着司马羽落冲了上来,司马羽落看着那气势汹汹的五人却丝毫不慌张,只一个闪身,闪到了众人之中,用着极快的手法将众人手里的砍刀全部击落在地。我都看啥了,这身法绝对比宋雪琪还快,和第二人格状态下的孙剑寒,有的一拼!

    随后司马羽落的双脚踩到了五把大砍刀上,不管那五个人怎么用力,就是抽不出来。司马羽落看上去那苗条的身材,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那群人索性不拿砍刀了,从口袋里掏出了匕首之类的近身武器,毫无章法的攻击着司马羽落。这些招式在这么厉害的司马羽落面前,简直就是儿戏一般。司马羽落站在砍刀上,下-半-身根本没有多大的动作,轻轻松松的就将那五人打倒在地。

    一点伤都没有受的司马羽落,对比着现在正在地上打滚哀嚎的五个壮汉来说,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就这么一点本事,还来杀我?你也不怕给你们老大丢人。”司马羽落蹲下来嘲讽道。

    那五个人灰溜溜的逃走,临走之前还扔下一句惯例的恐吓语:“你给我等着!”

    “我等着呢,我等着你们五个过来在被我教训一阵。”司马羽落对着那五人飞快离开的身影,继续嘲讽道。

    “羽落姐,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厉害,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在一旁已经看傻的我称赞道。

    “这幸好是我厉害对吧,不然你就在那一直看着,一点帮忙的想法都没有。还是个男人呢?果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司马羽落冲我扬了扬手里白亮亮的大砍刀,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你小心点,这可是刀。”我有些害怕,向后退了几步。

    “什么?这你就害怕了?要是以后出现什么枪什么的你是不是直接吓尿了?”司马羽落有些无语的说道。

    “那倒不至于,枪我不禁见过,我还摸过,用过呢。”我有些得意说道。

    “哦,用过啊,那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怂,看你怂成那个样子,我从浴室里听你和他们的对话就知道你怂了,他们说我的坏话你都帮着我辩解一下。”司马羽落白了我一眼随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我在后面尾随着。

    “干嘛?你还要跟我一块睡啊。”司马羽落突然转过身,我差点撞到她。

    “我那个房间被那群人用到砍的乱七八糟的,睡不了人了。”我示意了一下那间凌乱不堪的卧室。

    “真是可惜。明天你给我乖乖的收拾好,听到没。今晚就允许你跟我睡到一起,不过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的……”司马羽落说着,看了一下地上的砍刀。

    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你放心,绝对不会的。我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敢对你动手动脚的。”

    “知道就好。”

    进入了卧室,我终于又躺在这么舒服的床上了,不过我躺的里司马羽落远远的,生怕碰到她,她又拿砍刀吓我。

    经过刚刚的惊吓,我有些睡不着了,转过身看着司马羽落,打算与她说说话,却发现她已经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睡觉真快。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心里暗自想到。

    接着月光,我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从侧脸看,还颇有那种高冷女神的风范呢,头发随意的披散着,显得很是洒脱,她的性格应该也是那种不拘小节的女人吧。

    “想来这个女人也不容易,男朋友背叛了她,自己当上了警察,又跑到魔龙这边来当卧底,亲眼见证了好多队友的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绝望。兴许正是这些种种打击,才会让她的外表变得如此坚强吧。不知道这么坚强的外表下,是不是藏着一个脆弱的心呢?”

    想着想着,我竟对司马羽落产生了保护欲-望,我伸出手想试着把她抱在怀里,就在我的手刚刚碰到她的脖子,她转过身:“滚!到!沙!发!上!去!睡!”

    “卧槽,这他妈都能醒?!你这是真的睡觉肮是假的睡觉啊!”我灰溜溜的下床,躲过她扔过来的枕头,有些无奈的来到了沙发。

    “为什么要作死,为什么要作死!这下好了,来睡沙发了……”我打了几下自己的手,有些懊悔于自己刚才的行为。这是我看到地上的砍刀,借着白色的月光反射出一股渗人的寒冷,不禁打了个冷颤。

    “睡觉睡觉。”我背对着那些刀子反射过来的光线,蜷缩在沙发上,浑身难受的我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司马羽落叫醒:“喂,起来收拾屋子了,都八点半了!”

    我猛地惊醒,随后坐起来,这时脖子突然一痛:“卧槽,昨晚都怪你让我睡沙发,落枕了吧!”

    “你自己作死,怪我啊。今天你不把那个卧室收拾好,今晚还要你睡沙发!”司马羽落命令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收拾。”我拖着浑身酸痛的身体刚打算来到那个凌乱的房间,被司马羽落叫住了。

    “先吃饭,看你疲劳的那个样子,不吃饭怎么能收拾好屋子。”

    我转过身,跟着司马羽落来到了餐厅,这早饭虽然算不上豪华,但是还蛮营养的,两碗香喷喷的炒饭,居然还有豆浆喝。

    “吃吧,吃饱了再去收拾,我们又不用上班,只要随叫随到就好。”司马羽落坐下,蛮淑女的吃起了炒饭。

    闻到炒饭的味道,我的肚子竟然没有骨气的叫了出来,我也没管那么多,坐下来就开始吃。

    “这味道……”我在吃下第一口炒饭的时候,不经意的说出了这句话。

    “味道怎么了?不喜欢吃?不喜欢吃的话,去外面随便找一下饭店吃吧。”司马羽落边吃边说。

    “没,没有不好吃,我很喜欢吃。”我本打算狼吞虎咽的吃下这碗炒饭,但是这味道却让我舍不得吃掉,这味道,像极了孙剑寒给我做的最后一顿炒饭……

    “你怎么了,吃的那么慢?看样子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司马羽落看我很慢的吃着饭,有些不解。

    “没,只是你做的炒饭的味道,特别像我的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做的,我只是想起了她而已。”我边吃边回答。

    “朋友?我看是女朋友吧。怎么了,看你这么忧伤的样子,分手了?把你的把你的故事说出来听听啊。”司马羽落突然开始变得八卦。

    “不是女朋友,就是一个关系很要好的女朋友,不过我很渣,明明对她说下了承诺,却背叛了我说的话,我是个渣男,我食言了。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吧,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吃着炒饭,与孙剑寒的回忆一点点的占领着我的头脑……

    “切,不愿意说就不说。搞得好像我很愿意听一样。”司马羽落吃了个闭门羹,有些不满的戳了戳炒饭。

    这时司马羽落接到了个电话,是魔龙打来的。

    “羽落啊,听说昨晚有人去你那找你和高飞的麻烦,你没事吧。”电话那边,魔龙关心的问道。

    “谢谢龙哥的关心,我们没事,昨晚那波人一点本事都没有,刺杀都不会,将我吵醒之后就将他们打跑了,果然虎子那边的人都这么没用!”司马羽落一边吃饭一边回答道。

    “虎子?你说昨晚去找你麻烦的人,是徐虎那边的人吗?”

    “是啊,徐虎那边的人,那晚你要我去给他们春-药嘛,我想到他们肯定要那春-药去祸害那些好姑娘,我就没给,我是个女人,不想看到那些臭男人用这些东西毁了我们女人的清白。”

    “哈哈哈,你还是这么任性。不过没关系,他们跟我的合作也少,徐虎这么小的势力,你随便处理,让不让他们存留下来,就看你怎么想的了。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挂了。”说完,电话那边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喂,高飞,跟我去做点刺激的事情去不去啊。”司马羽落敲了敲桌子,将我注意力吸引到她那边去。

    “刺激的事?什么啊,我一会还要收拾屋子不是吗?”我有些懵,刚刚她和魔龙打电话的时候,我沉浸在思念孙剑寒的状态中,完全没有听。

    “跟我去搞到一个小势力,搞倒了的话,他们的地盘就是我们的了,虽然很小,但蚊子也是肉啊。”司马羽落笑着说。

    “怎么搞倒?该不会是杀人吧!杀人我可不敢!”我马上就怂了,自从杀了付应华,我那几天的杀人后遗症让我记忆犹新,一提到杀人我就害怕。

    “你是不是脑袋秀逗了?我们是谁啊,当然是要用一点特殊的方式啊。”说着,司马羽落打通了电话:“喂,李哥,我们下午去喝个茶怎么样啊。”

    “李哥?原来是这样。”我想了想司马羽落的话,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下午,司马羽落和我开着车来到了沈晴的那个安全屋。

    李赫问道:“羽落啊,你有什么行动,说出来让我听听。”

    “不是什么大行动,就是我们要搞倒一个小势力,徐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