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演戏
    ,!

    “徐虎?这个人不是跟魔龙有过交易往来吗?算是魔龙的一个合作伙伴,以后还会和他交易的,为什么现在就突然药水搞倒他呢?”李赫有些不解。

    “这个就不用您操心啦,魔龙那边呢,也不会再和徐虎交易了。这次行动呢,不止想搞倒徐虎,还要将徐虎后面的人引出来。”司马羽落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自顾自的说道。

    “徐虎背后的人?你这么说的话,这个人确实很神秘,有好几次我们想抓都抓空了。就是抓不到徐虎,好像有人从中作梗一样。”沈晴敲打着键盘,查询者徐虎在她电脑上的资料。

    “是的,我怀疑这个徐虎背后的人,在我们警察的内部,但是他完全不知道我们卧底的事情,不然早就将我们供出去了,或者说早就让徐虎揭穿我们了。不过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徐虎这要是不尽快除掉,我们卧底的身份暴漏,是迟早的事情,就算不为别的,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也要搞倒徐虎。”

    司马羽落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嗯,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你想怎么搞倒他?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李赫问道,,

    “不需要,我和高飞两个人,接着魔龙的手就可以把他搞倒了,到时候你们只需要等我打电话给你们,你们出警过来就好了,一定能够抓到的。”司马羽落的嘴角,上扬出一个自信的弧度。

    “好,我们等你的消息,不过一定要小心行事,注意安全。”在我们离开之前,李赫叮嘱道。

    司马羽落开着车带我来到了魔龙的那个“秘密基地”,打算借魔龙之手,除掉徐虎。

    “龙哥,我来找您,要点货。有些事情我需要一点货来处理一下。”司马羽落一进门,就直奔主题。

    “货?你要货来干嘛?”魔龙不知道司马羽落要货来干嘛,有些不解的问道。

    “您不是知道我被徐虎昨晚半夜袭击的事情吗?是这样的,我私下里调查了徐虎好长时间了,发现徐虎的背后,十有八-九有个警察在给他撑腰,所以,您没有和他频繁的交易,真是明智。而我今天要这批货呢,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陷害徐虎,一个是报昨晚的仇,还望龙哥提供帮助,不需要很多,十克就够了。”司马羽落用着有些调皮的语气说道。

    “你说徐虎的背后可能是个警察?你有什么根据这么说吗?”魔龙谨慎的思索着,不愧是个多疑的男人。

    “您还记得我昨晚被袭击的原因吗?是因为我给的不是真正的春-药,其实我给的就是普通的白砂糖,有点类似于货,不过我加了一点特殊处理,单从外面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异样,而且他们知道是春-药这东西,自然也不会用男人的身体去验货。但是我想了一下,昨天晚上他们过来袭击我的时候,有个下人无意中的一句话,好像说漏嘴一般,说我们给他的东西,他交到上面调查过了,就是白砂糖。那么上面到底是什么地方能够查出来呢?在不用人的情况下,我所能想到的,就只能是医院和警察了。而且结合之前我们和魔龙交易的时候那次被警察大规模的抓捕,您还杀了几个疑似卧底的手下,这种种证据,不就是在证明着,徐虎有问题吗?”司马羽落的这一番话,让我这个当事人都相信了,那晚明明没有人说找人验货了,这手无中生有真的厉害。

    司马羽落刚说完,魔龙便将一小包白色的货递了过来:“做的干净点。我明白的你的做法,报警的时候要小心,不要引火上身。”

    “明白。”司马羽落俏皮的应了一声,便带着货离开了。

    去往徐虎那边的路上,我们商量着计策,司马羽落要我,演上一处大戏……

    “确认环节都没有问题了对吧。”车子马上就要开到徐虎的地盘,司马羽落停车确认道。

    “完全没问题,不过你竟然让我先出去当诱饵,不怕他们把我杀了吗?”我有些不满的吐槽司马羽落的这个决定。

    “你放心好了,事情不对我会第一个出去救你的,不过就我了解的徐虎,他应该是不会动你的。你放心的按着我们安排的计划去做就好。”司马羽落微笑着说道。

    “好嘛好嘛,我尽量。”我叹了口气,想不到当个卧底,连警察都要拿我去当诱饵。

    到了徐虎的基地,司马羽落给我指了一栋居民楼:“那一栋居民楼没有其他人,下面是一个他们平时用来聚会的大厅,其余的人,还有徐虎,都在居民楼里,你去到那边,按着我们的计划将徐虎引出来,剩下的,你就负责静观其变就好。”

    司马羽落拍了拍我的肩膀:“去吧,我相信你能够做好的,如果你能做好,今天晚上还请你吃饭。”

    难道在她眼里,我就那么像一个吃货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走进那栋居民楼。

    正如司马羽落所说,这里面一层是一个聚会大厅,刚刚开门进去,满大厅全是烟味和酒味,强烈的气味熏得我我不由得挥了挥手。

    “你是谁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随便进来?”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大汉指着我,含糊的语气问道。

    “我是魔龙的手下,要我过来跟你们的头徐虎来谈一笔交易的。麻烦你们通知一下你们的头。”我毕恭毕敬的说着。

    “魔龙?那个,你等等啊,我这就去通知。”另一个大汉醉醺醺的上楼帮我通知,其他人继续该干嘛干嘛,完全无视我一样。这样的闲散的势力,就算我们不来搞垮,早晚有一天自己也会垮台的。

    “你就是魔龙的手下吗?”

    一个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那人的声音听上去很有魄力,颇有一股社会老大哥的味道。

    我马上转过身,面对着说话的人:“是的,我就是魔龙今天派来跟您来交易的人,我叫高飞。”说着,我伸出了手。

    “唉,交易就交易嘛,握手就免了,我这个人最烦那些俗套的过程了,直接了当的办完正事,谁也不耽误是谁的时间不是吗?”徐虎抽了口烟:“货呢?多少?”

    “在这,十克。”我拿出了魔龙给我们的货。

    由于上次被骗的经历,徐虎这次命令手下来验货,确认是好货之后,徐虎并没有急着直接交易,反而问了我一些问题。

    “魔龙为什么突然跟我们交易?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交易了。事非平常必有鬼,他是不是要利用我们当枪,去帮他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啊。”徐虎谨慎的语气显得格外的稳重。

    不愧是坐上老大位子的人,和那些只会吃喝玩乐的打手就是不一样,这种情况下都能冷静的分析。

    “是这样的,虎哥,上次魔龙的手下,一个叫司马羽落的人跟您交易春-药,由于她个人的原因,把春-药换成了白砂糖,导致您的利益受损,我们龙哥前思后想还是觉得过意不去,所以特地来让我带着这些货来赔礼道歉的。还望虎哥您大人大量,不要跟那丫头一般见识。”我恭恭敬敬的说着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台词。

    “赔礼道歉?因为春-药的事情?那东西又不是很值钱,只是我们没有得到那几个女人罢了,居然能够让魔龙用这些货来赔礼道歉?魔龙可是第一次这么大方?今儿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徐虎从来没有想到过魔龙居然用自己最宝贝的货来赔礼道歉。

    有些不确认的徐虎又问了一下:“既然是赔礼道歉,那么这十克的货,是不是不会要我们钱?”

    我微笑着回答:“是的,完全不要您一分钱,就是纯粹的送您,当做赔礼。”

    徐虎思索了好一会,又问了好多问题,尽管他怎么也想不通魔龙为什么这样做,但是还是选择了收下。

    我恭敬的说了声谢谢,打算离开。就在我马上出门的时候,徐虎喊了一声:“等一下,小兄弟。”

    卧槽,该不会是看出什么端倪了吧,我演的够好的了啊。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岔子,司马羽落你可一定要救我啊。

    “有句话说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虽然魔龙哥说这是春-药事情的赔礼,但是这东西未免有些贵重,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对我徐虎开口。我能做到的,尽量去做。”徐虎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我多虑了。

    简单的客套了几句之后,我便出了居民楼,按着我们订好的计划,接下来才是关键的地方。

    司马羽落早就已经站在了居民楼附近,我朝她走过去,司马羽落用着魅惑的声音说道:“帅哥,来玩玩吗?一晚400。”

    “一晚400吗?什么样的姑娘呢?要是你这样的,别说一晚400,就算4000我都同意啊。”为了配合司马羽落,我用着同样猥琐的声音回答。

    “那你跟我来吧。”说着,司马羽落将我带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刚进到箱子,司马羽落将自己的肩带弄下来,露出雪白的肩膀,还一把抓住我的手,大喊道:“强-奸啊!”

    卧槽,老姐,你这剧情转变的有点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