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审问
    ,!

    司马羽落很明显不愿意相信这个事情,她怎么也想不到,徐虎背后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实力。

    “那为什么当时你没有阻拦我们?”在得知徐虎的背后竟是这么大一个人物的时候,平时一向稳重的司马羽落也有些慌张了。

    “这只是个未确定的答案,还未有定数,所以当时我才没有阻拦你们的行动,想着抓到徐虎之后,再去从他的口中,获得一点幕后人员的信息。”李赫解释道。

    “那你问出来了吗?问出了什么?不是还没有成果?”司马羽落摊了摊手:“这下可好,直接将我和高飞现在的处境推到了火坑旁,就差把我们俩推下去了是吧。”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先冷静一点好不好。不要自乱阵脚。现在不是还没有人知道你们的身份吗?你们先低调点,不要擅自做一些行动……”还没等李赫说完,司马羽落就站起来不耐烦的回应。

    “不要擅自做行动,不要在这件事情暴露之前做一些惹人怀疑的事情,免得被提前追查出来。我说李警官啊,都这么就了,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副老样子。你能不能改改?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司马羽落的言语过激,当然这种情况下,换做是谁多少都会变成这样的。

    “我们先冷静下来好不好?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确实因为我的过失而变得很危险,但是我们总要想办法解决,不是吗?”李赫耐心的劝说道。

    可谁知道现在的司马羽落完全听不进去李赫的话,以出去走走为借口,离开了房间。

    “你……”

    望着司马羽落离开的身影,李赫想要叫住她,却没能叫住,只能看着司马羽落离开。

    “我出去看看她,我相信她只是一时生气,毕竟这么大的人了,还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卧底,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失去理智的,但是我怕她出什么事,我就先出去看她一下,李警官您也没必要太过自责,这件事情也是羽落没有想全面。”司马羽落出去的时候,我紧随其后的追了出去,临走之前,跟李赫说了一些话,便追出去了。

    “说起来,李哥,我们先假设一下,如果徐虎的背后真的是龙战的话,那么龙战在那么饿可能不知道徐虎被我们抓的情况呢?而且还派人帮助我们抓徐虎?就算是演戏,可是这也未必有点过于逼真了,不是吗?”沈晴敲打着电脑,以便查找着徐虎和龙战的资料,一边分析道。

    李赫站起来走向阳台,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说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龙战是徐虎背后人的可能性,真的很大,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为什么龙战要帮助我们抓徐虎呢?”这时,李赫好像想到一个关键的地方,马上拿起衣服,对沈晴说道:“你就在这里守着,我十五分钟之后就过来找你确认一下,这段时间你要联系着司马羽落和高飞他们两个,不要让他们两个出事,一有危险,立刻报警。”

    沈晴有些不理解,但还是答应了。李赫下楼,开上车就来到了警局,神色焦虑的他找到了正在审讯着徐虎的审讯室,将里面的审讯人员换下来之后,李赫切断了审讯室的一切监控设备:“徐虎,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监控设备也被我切断了,所以,你说的话,就我们两个人知道。我现在问你个问题,你回答我。”

    “问我问题?呵,不用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而且既然你们敢抓我,并在抓我的时候说,他也被抓进来了,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相信,他怎么可能会被你们抓进来?你知道吗?就在你刚刚进来之前,我还在想他是怎么被你们查出来的,现在你进来了,打算问我问题,我就知道了,你们,根本没有抓到他……哈哈哈哈哈哈。”徐虎放肆的笑了出来。

    李赫点了点头:“对,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来问你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的,不过我也知道你不会说,但是我告诉你,我们真的抓到了他。”

    “呵,那你告诉我,他是谁。”徐虎很是自信的叫嚣道。

    李赫靠近他的耳朵,不紧不慢的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徐虎听到之后,脸都绿了,继续恢复了刚刚被抓的那个状态。李赫笑了笑:“你真的以为我查不出来吗?你错了,大错特错。好好在这里面待着吧。”说完,李赫拍了拍徐虎的脸,笑着离开。

    另一边,我追司马羽落追出了好远,司马羽落终于不耐烦了,回过头对我说:“你有病啊,一直追着我干嘛?该干嘛干嘛去,我死不了。”

    “现在我们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被人知道了,所以我一定要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危。”我坚定的说道。

    “保护我的安危?呵,你拿什么来保护我?我保护你还差不多吧。你说说,你能干嘛,你会干嘛?你什么都不会还在这说大话,我劝你立刻消失在我的眼前,别拖我后腿,省的一会有人追杀过来我还得保护着你。”司马羽落用着极为不屑的口吻说道。

    我刚要开口反驳,司马羽落做了个闭嘴的动作,指了指我身后:“滚,滚的越远越好,算我求你,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放过我好不好?”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一个人真的很危险,虽然你很能打,但是别人会有很多种方法阴你的,有我在你身边多少还能带着你跑啊,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继续缠着她。

    “滚!”司马羽落喊了出来:“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非得我嚷你你才肯听是么?”

    她错了,她就算嚷我,我也不会听的。我就是那样站在原地没用动,像个柱子一样。

    “行,你不走,我走,你不是喜欢站在原地吗?好,你就站在那别动。”司马羽落指了指我,好像在给我使用定身咒一样。但是这定身咒好像不管用,我就是跟着她走。

    终于司马羽落爆发了:“你滚开啊!你再不滚开,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说了,我要保护你!”我继续坚持着我的想法,就是不离开。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做起事来婆婆妈妈的,是不是想死!”说完,司马羽落径直朝我打过来一拳,我竟然下意识的躲开了,这让司马羽落很是吃惊。

    “反应不错嘛,谁让你躲的?你很喜欢躲是吧,正好我现在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呢。”司马羽落摩拳擦掌,怒气冲冲的对着我走了过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拳影很快的就冲我打来,这一拳相比之前的一拳要快了很多,我根本没有时间去躲闪,被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鼻子上,鼻子处传来一阵酸痛,竟然还流出了鼻血。

    “切,真不抗打,才一拳就打出了鼻血。”司马羽落不但没有关心的意思,反而在一旁冷嘲热讽。

    “我说,你好歹也是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警察,能不能做什么事,不要这么幼稚?”我擦了一下鼻血,继续我的劝说。

    “我怎么活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司马羽落喊道,随后继续冲我打来。

    见这小妮子越大越起劲,我也被她激化了潜能,身子要比以往灵巧很多,她的好几次快速的出拳,踢腿,我竟然都能接下,或者用其他非要害部位扛下来,随后在以同样的力量还回去。

    打了一段时间司马羽落发现竟然对我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反而自己的手脚竟有些麻。

    很是诧异的她开始围着我观察:“想不到你小子竟然藏的这么深,竟然会七伤拳?虽然只是皮毛,但是能接下刚刚我的那些攻击并且打回来,着实不容易。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我刚刚没有对你下狠手的意思,我劝你最好识相点,马上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另外,我是不会傻到连自保都不会的。”

    但是司马羽落说的话我却当做没有听见一般,整个人就像一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高飞,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我最后说一次,限你五个数之内,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说完,司马羽落开始倒数。

    当她数道一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动。接近暴怒的司马羽落跳起来,对着我的头就是一记重重的下劈腿,天真的我竟然还想用胳膊接下,只觉得胳膊一阵酸痛,随后耳边传来一阵破风声,肚子又中了一记力度非常大的脚,整个人仿若失重一般飞出去了好远,腰撞在了树上,剧烈的痛感顿时让我在原地团成了一个球,动弹不得。

    “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过你了,你就是不听。去医院里好好的躺上一阵子吧。”司马羽落继续冷冷的扔下一句话,看都不看我一眼,便转身离开。

    我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拨通了沈晴的电话,沈晴把我接到了安全屋那边,同样,李赫也在。

    “这个司马羽落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警察啊,下这么狠的手,也不怕把我打死。”我浑身酸痛的躺在沙发上,沈晴在一旁给我上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