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重逢
    ,!

    “她怎么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惹到她了?”沈晴一边上药一边问道。

    “她不是一个人赌气出去了吗?我不放心她,就跟了出去,她就一直赶我走,我说我不走,我要保护她,她就很生气,然后就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强忍着伤口处的痛感解释道。

    “其实她原本不是警察的。”李赫看着我这个样子,哭笑不得对我说。

    “不是警察,你别逗我了,李警官,你说她是一个脾气怪异的警察我都信,但你直接否定了她警察的身份,被她知道了,你怕不是也要变成我这个样子啊,嘶……疼。”我一时没有明白李赫的话。

    李赫看我现在的样子,笑了笑:“我这么说你应该就会明白了,司马羽落并不是我们通过正常的警校筛选,或者选拔出来的警察,而是我们在一次行动中,遇到的一个小女孩,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十几岁左右的小女孩,当时我们去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女孩躲在了柜子里,她的父母被人残忍杀害,她的妹妹也下落不明。当我们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她目光呆滞,看样子好像亲眼看到了她家里人被杀的情况,我们把她接到警局,她也就是待在警局里,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就那样抱着自己,眼神里透漏着那种绝望,恐惧。”李赫仿若讲故事一样说着司马羽落的过去。

    “那后来呢?后来她主动申请当警察的?”我好奇的问。

    “那段时间警局里的警察对她各种关心,她似乎也看出来这里的人对她好了,不过有一天她突然对一个警察说,她要成为警察,那种很厉害,很能打架的警察,起初我们只是以为,她是一时兴起,想给自己的父母报仇,但是谁知道这小丫头不知道怎么,就跟着来着巡视一趟的特种兵,偷偷的上了特种部队的车,到了特种兵训练基地。她在那里,训练了五年。二十几岁的时候,她主动要求来到我们这里当警察,说来也是很有缘分,上级将她分配到了我这里,有天她帮我整理案宗的时候,得知了我在追查魔龙,主动申请要协助调查这个案子,就这样,她就变成了现在的司马羽落。”李赫耐心的说着司马羽落的过去。

    我点了点头,想不到司马羽落的经历还蛮丰富的。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去特种部队,硬扛着身心上的各种超过了那个年龄所不能承受的压力,扛了五年!也着实让人佩服。

    “那说起来,她的妹妹呢?她现在找到了吗?”我方才想起来李赫在之后的故事中,只字未提司马羽落的妹妹。

    李赫也是摇了摇头:“她的妹妹至今下落不明,她也放弃了追查,就当她这个妹妹已经死了吧。”李赫叹了口气:“她挺不容易的,本来知道自己唯一的一个亲人还活着,就是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但是调查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找不到一点音讯,也难怪她会绝望……”

    “等一下,双胞胎妹妹?”我打断了李赫的话:“司马羽落是不是真名?”

    “当然是真名啊,我还能骗你?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李赫很是好奇。

    我顿了顿:“没,没什么。只是我想到了一个人的经历,和她有点像罢了。沈晴啊,剩下这点小伤我自己去调养一下就好了,另外,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去做,就先离开了。顺便,李警官,也麻烦你最近加紧查一下警局内部的黑警,这样也好救救司马羽落那丫头。也算救救我,把我们俩从危险的境地拉出来。谢谢了。”

    李赫点了点头:“你们是我派出去的人,我一定想尽办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之前死去的几个卧底,已经成为我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我不会再让任何一个卧底死去了!你就放心吧。”

    “谢谢了。”我鞠了一躬,随后便离开了,独自在路上随便走了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拨通了司马羽落的电话。

    “喂,你没死啊。”电话那边,传来了司马羽落不屑的声音,但是听语气并没有之前那么尖锐了,反而像是一种,傲娇的关心。

    “我还没有被你打够呢,怎么会死?”我厚着脸皮说道:“今天惹你不开心了,你现在在哪?我带你去一个娱乐会所放松一下啊,吃喝玩乐我全请了,就当我赔罪了,好么?而且我去接你,车接车送,怎么样。”

    “哟,这是什么情况,我可以理解为主动讨好吗?”电话那边,传来了司马羽落的难得好听的笑声:“不用你来接我,你就告诉我是哪个会所就可以了。”

    “好吧,海天娱乐会所,我在那里等你。”

    “好,十五分钟之后我就会到。这可是你说的,吃喝玩乐你全包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放心好了,我不会食言的。”

    我刚说完,司马羽落便挂断了电话。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抢在司马羽落的前面,来到了海天会所。

    进入会所之后,我径直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发现司马玉晴在整理我的桌子,看到我进来之后,身上有很多受伤的迹象,立刻关心的上前问道:“高总,您这是怎么弄得?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这个就不要去操心了,都过去了,现在没有大碍。玉晴啊,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的回答我。”我有些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问道。

    “嗯,高总你问吧,不过为什么这么严肃?”司马玉晴托着下巴,很是好奇的问道。

    “你……有姐姐吗?双胞胎的亲姐姐,不是认的。”我深呼吸了一下,问出了这个问题。

    “双胞胎姐姐?您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啊。”司马玉晴笑了笑。

    “这你就别管了,你就回答我就好。”我有些着急的问。这时司马羽落已经到了海天会所。

    “喂?我已经到了海天会所,你人在哪?该不会怕我宰你一顿,不来了吧。”电话那边,司马羽落的声音传来。

    “没有,我早就到了,我这就下去接你上来玩。”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继续问司马玉晴:“我一个朋友来了,你快点回答我的问题,知道答案之后我就去找她了。”

    “我有一个双胞胎亲姐姐,但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甚至连活着不活着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也没一个音讯。”司马玉晴有些不开心的回答道:“好了,我回答完了,高总。要不要我下去跟您接一下您的朋友?”

    “不了不了,你就现在这帮我收拾一下办公室吧,顺便最近有什么要处理的文件,都帮我整理一下,我就先下去了。”随便吩咐司马玉晴点事之后,我便下去接了司马羽落。

    刚到门口,我便发现一个黑色晚礼服的美女站在那里,和周围的女人比起来,仿若夜晚的黑天鹅一般,带着一种黑暗的美感。

    司马羽落看到了我,发现我的脸上还有一些被她打过的地方贴了创可贴,还有的地方肿了,还没有消下去,惹得司马羽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还不是拜你所赐。”我有些不满的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要怪我咯,要不要我用暴力的手法帮你消消肿?”司马羽落摩拳擦掌,威胁道。

    “别了别了,我刚刚养成这样的,之前比这还严重,我还不想毁容,谢谢。”我赶忙示弱:“海天很大,你喜欢玩游戏什么的,在二层有专门玩游戏的地方,也有一些专门放松,按摩的地方,你要是想去哪,你就跟我说,另外,今天晚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不知道算不算大惊喜的事,过会,你就知道了。”

    “什么叫不知道算不算大惊喜的事?搞得这么神秘,难不成你还能把魔龙生擒过来不成?”司马羽落调侃道。

    “在这里就不要说这些话了好么?我们来这里是玩的。工作什么沉重的话题,就不要说了,走,我带你去玩那天你带我玩的游戏,这里的体验比那个游戏厅的体验好多了。”说着,我便带着司马羽落来到了二楼,她最喜欢的是赛车类游戏了,这个女人一玩这类游戏就好像孝子一般,玩的不亦乐乎。而且她的技术很好,没用多长时间,就把很久没人通过的赛车关卡,全部通关了,惹来了很多人的关注。

    “哇,好漂亮的美女啊,玩游戏还这么厉害,小姐姐和我组队,带我飞啊。”

    “人长得漂亮,游戏玩的也好,好让你嫉妒啊。”

    美女就是美女,无论到哪里,怎么样,率先的关注点,都是她们,她们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美好。

    “没意思,轻松就通关了,一点都不难……”司马羽落嘟着嘴,从游戏机上下来,像个孝子一样说道。

    “没意思?那我带你去看个有意思的好不好?”我笑着说道。

    “好懊啊。一定要比这个有意思啊,不然我会打你的。”司马羽落笑着跟在我身后,期待着新的游戏。

    我带着她,来到我的办公室:“进来吧,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你想要的。”

    司马玉晴听到我的声音,转过身:“高总,您回来……”

    二人对视,无话。

    “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