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寻仇的姐姐
    ,!

    司马玉晴望着我身边的女人,失声喊道。

    司马羽落被喊得一愣:“你叫姐姐,是在叫我……?”当时就连我都不敢相信,司马玉晴竟然只一个照片就认出来了司马羽落是她姐姐。

    司马玉晴兴奋的跑上来,拉着司马羽落的手:“就是你,绝对错不了,左耳处那块不是很明显的胎记。我一眼就认出来了,绝对错不了!”

    听到这话,司马羽落顿时反应过来了,也望向司马玉晴的左耳,果然,她的左耳处,也有一块不是很明显的胎记,虽然不大,但是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确认过身份之后,姐妹二人相拥在一起,虽然没有像电视剧里那么狗血的相拥在一起,嚎啕大哭,但是比起那个,姐妹俩只是相拥,紧紧的抱着彼此,比那种嚎啕大哭的场面,还要感人的多。

    “姐姐,我们有几十年没见面了吧。自从那次事故出了之后,我曾经找过你,我相信你还活着,但是我找了好久,也介于我身份的原因,但是我并没有放弃,一直在找你的,尽管有人告诉我,那种情况下,一个小女孩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司马玉晴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姐姐,好像稍稍放松一点,这个失踪了十几年的姐姐就会再次消失。

    “我的傻妹妹,你放心,姐姐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倒是你,这十几年不见,我躲在柜子里看你被带走了,你被带到哪儿去了,这十几年过的怎么样?”司马羽落摸着妹妹的头,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我被带走之后没吃多少苦,被培养了一些技能之后,嫁给了一个黑-道上的人当老婆,不过后来这个人死了,我也就被苗小珍分到高总这边来当助理了,高总对我很好,所以我并没有受苦。”司马玉晴讲述着自己的过去,就在说道是我的助理的时候,司马羽落的眼神,冷冷的投向我,冷的渗人。

    “高飞,我可告诉你,虽然今天我们姐妹俩见面有你的功劳,但是既然你让我知道了,我的妹妹是你的助理,你要是敢欺负我妹妹,让我知道了……”话说到一半,司马羽落做了一个咔擦的手势,我立马示弱,连忙说不敢,惹得一旁的司马玉晴噗嗤的笑了出来。

    “姐,你别吓唬他了,他胆小的很,你放心,他要是敢欺负我,我肯定告诉你。”司马玉晴拉了拉羽落:“姐,你第一次来这里吧,我带你逛逛,这里有好多好玩的呢。”

    “好。妹妹带我去哪儿玩姐姐都开心。”司马羽落宠溺的摸了摸司马玉晴的头,笑道。

    “高总,您的文件我已经给你整理好了,就放在桌子上,您要是没事的话,您就看看吧,我去和姐姐玩了啊。”司马玉晴回头对我说道。

    “不用跟他说,也不用叫他高总,他敢不同意吗?”司马羽落一副威胁的样子,很明显她很不想让她妹妹在我这里打下手,当助理。

    “姐姐,不要吓唬他啦。”司马玉晴笑道,转头对我说:“那我们先走了啊。”

    我点了点头:“玩得开心点,毕竟十几年不见了,消费全部算到我头上就行。”

    司马玉晴点了点头,带着她的姐姐离开了。

    我从来没见司马玉晴这么开心过,在姐姐面前,她仿若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没有往日的那种干练的样子在,就想一个小女孩一样,缠着自己的姐姐,一会玩这个,一会玩那个。

    兴许是玩累了,二人便在海天里找了一个吃饭的地方,坐下来慢慢的聊着。

    “姐姐,想不到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竟然长得这么漂亮,和小时候那个小丫头完全不一样了呢。”司马玉晴调侃道。

    “有么?我倒是觉得自己和小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倒是你,还是小时候那样,那么喜欢玩游戏,都长这么大了,还是一样喜欢玩游戏,喜欢缠着我。”司马羽落喝了口果汁,笑着说道。

    “姐姐,这不是见到你了嘛,平时忙,这不见到姐姐就要放松一下,自然就要放肆的玩咯。不过姐姐,这么多年,你应该吃了不少苦吧。别看你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但是手上的力气可是很大,仿佛一个男人一样。姐姐,你能告诉我这些年来,你过得到底怎么样吗?那天我们的父母离开了,我也被带走了,可是就剩你一个人啊。”司马玉晴拉过司马羽落的手,虽然不是很粗糙,但是单单是摸着,就不像那些女人那样,柔弱无骨,很明显是练家子。

    “事情发生之后,我就一直躲在柜子里,我也不知道躲了多长时间,我们家里来了一些警察,他们把我带到了警察局,警局里面的人很照顾我,我在警局生活了一段时间,遇到了来到警局的特种兵,为了给父母报仇,我偷偷的上了特种兵的车,在特种兵基地,训练了几年,并且强烈要求回到警局去调查当年我们家人被杀的案子。经查明之后,是魔龙干的,我也就当了卧底,卧在魔龙那边,等着机会,将他绳之以法!”提到自己的过去,司马羽落不禁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将魔龙千刀万剐:“对了,说起来妹妹你这些年过的也不怎么样吧。黑-道那边,不可能那么好心的白白的培养你吧。”

    听到这话,司马玉晴陷入了沉默,只是喝着果汁,一言不发。

    “跟姐姐说说,想必这几年没有人诉说,这种滋味很难受吧。说出来,别憋在心里。一直憋着容易憋坏的。”司马羽落劝说道。

    司马玉晴长叹了一口气:“姐姐,我和你想的一样,我也亲眼看到了我们的父母被杀,我也很想给我们的父母报仇。我被带到黑到那边,我就打算这些事情了,我也想过像姐姐一样,通过武力变强,但是我根本没有姐姐那么好的机会,我在黑-道那边,学到的全是怎么跟黑-道的人打交道,怎么好好的服侍男人,怎么样的打扮最吸引男人。我极力的保持着自己身子的干净,我想这样做早晚会有用。终于有一天我接触到了黑-道的上层,华少威的下手,马猛。并且和他发生了关系,在那边我知道了一个姐姐你根本不可能查到的事情,当然,我也因为这个事情,被人威胁,直到我的男人马猛被杀害,我也就理所应当的,被威胁到高飞身边,当他的助理。”

    “我不可能查到的事情,你被人威胁?这是怎么回事,妹妹?你说明白,姐姐会帮助你的。”司马羽落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问道。

    “之前姐姐也说了,查到了杀害我们父母的人,是魔龙。没错,确实是魔龙干的,但是不是魔龙派的人,魔龙只是下达了一个命令。”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魔龙亲自带人去杀的吗?”

    “当然不是了,我的傻姐姐。当时去杀我们父母的人,是苗小珍带过去人。现在那些人,除了苗小珍,我全部做掉了。就在我准备做掉苗小珍的时候,她和我的男人马猛发生了关系,并且威胁着我的位置,从各个方面打击我,限制我的权力,让我在黑-道内部难走。我好不容易打通了阻碍,能够直接找到马猛的时候,苗小珍竟然把马猛做掉了,并且扶持高飞做到了北瑶池的老大。高飞是他的枪,自然也就是她掌管了北瑶池,后续苗小珍又让高飞去做掉华少威,把高飞从北瑶池支走,这样整个北瑶池就是她说的算了。我没有办法,只能被她威胁道高飞这边来,一方面,我也是为了自保。”司马玉晴无奈的摇了摇头,讲出了幕后的事情。

    “苗小珍?!我曾经怀疑过这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是卧底在马猛那边的,我起初以为她人畜无害,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恶毒。”司马羽落生气的捶了一下桌子。

    “没错。她本来就是想卧底在马猛那边的,但是因为高飞的身份,让她想到了一个又能做掉马猛,完成自己报仇欲-望,又能做到北瑶池这个位子的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她现在利用我,利用高飞,得到了北瑶池。现在凭借着她和魔龙的关系,在北瑶池那边呼风唤雨。没有人能够奈何的了她。”司马玉晴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当时我就应该继续调查这个女人!”司马羽落越想越气,进而起身准备离开,司马玉晴意识到事情不对,立刻起身拉住司马羽落。

    “姐姐,你去干嘛?你冷静点好不好。”司马玉晴奋力的拉着司马羽落:“单凭苗小珍现在的手腕,我们是动不了她的!”

    “你别拉着我,我一定要去找到苗小珍这个贱女人,我要活剥了她!”司马羽落拼命的挣脱司马玉晴的阻拦,但是司马玉晴又会抱住她阻拦。

    “姐姐,你现在的身份很特殊,还望你不要这么冲动,小心行事好么?苗小珍手里还有我们司马家的把柄,我们动不了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