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真相?
    ,!

    “我们司马家的把柄?我们家能有什么把柄?”司马羽落不敢相信,苗小珍居然能够抓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把柄?

    “是真的,姐姐,你听我说啊,苗小珍知道了我们的父亲,也就是司马敬轩在香港那边赌博,欠下了巨额的银行贷款,为了弥补银行贷款,苗小珍利用她和魔龙关系的便利,跟我们的父亲签订了一个合同,同意用自己的公司,帮助魔龙存货,洗钱等一系列活动,而魔龙那边,则替我们的父亲出银行贷款的那些钱。合同签订之后,我们的父亲把自己家这份烧了,并且偷到了苗小珍那边的那份的合同,被苗小珍知道后,马上派人过来追杀,将我们的父母杀死在家里,并且把合同和我带走了,要不是姐姐你当时藏了起来,恐怕你也要被带走了。所以现在苗小珍那边有着我们司马家和魔龙的那个非法合同啊,那份合同一旦见光,毁掉的可是我们父亲辛苦创下来的产业啊。”司马玉晴连忙解释。

    这一番话,让本来想过去将苗小珍千刀万剐的司马羽落冷静了不少,整个人仿若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椅子上,愤愤的干掉了杯子里剩余的果汁,气的身子颤抖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司马玉晴过去安慰道:“姐姐你不是卧底在魔龙那边吗?只要将魔龙扳倒,苗小珍自然也就没有能够罩着她的后台,也就相当于我们砍掉了苗小珍的手脚,这样苗小珍我们就可以保证安全的做掉她,或者从她那边,拿走我们想要的东西。”

    司马玉晴自然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够被任何人知道,也预想到自己的姐姐跟自己说话,肯定有一些不方便的事情,自然就选择了一个很是安全的环境,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监控设备,隔音很好的房间。这里本来是给那些客人遇到了中意的按摩师,和她们欢快时提供的场所,现在却有了成为了安全屋,也不得不佩服司马玉晴的机智。

    司马羽落叹了口气:“想不到我们的父亲竟然背着母亲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还连累了我们的母亲跟着她一起死了!真是死有余辜!我们为什么还要护着他的产业,直接去跟苗小珍撕破脸!”

    司马玉晴苦笑着劝道:“我们父亲做的事情是很过分,但是我们的父亲死了,那个合同一旦见光,我们父亲的产业就会被没收,转而魔龙替我们父亲换的钱,就要转嫁到我们两个姐妹的身上,这么一大笔费用我们两个是完全承担不起的就算我们的目的不是保护我们父亲的公司,就权当是我们的自保,好吗?而且一旦这个事情曝光出来,姐姐你的身份就会暴漏,魔龙就算查不出来你是警察,也肯定知道了你是司马敬轩的女儿,自然也不敢留你在身边,甚至还有可能把你杀了,那么大了不说,我这个刚找到没多久的姐姐,岂不是永远的见不到了?”

    “对不起,妹妹,我这个人冲动起来就容易脑子一片空白。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对不起。”司马羽落捂着脸,竟然哭了出来。

    司马玉晴拍了拍司马羽落的肩膀:“没关系的,姐姐,以前我们都是一个人,现在我们是姐妹两个了,行动起来会很方便的,也敲,我在高飞这边,你在魔龙那边,我们两个分工明确,早晚会将苗小珍和魔龙弄倒。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活着,不是吗?”

    司马羽落叹了口气,转而微笑道:“也是啊,我坚持着活了这么久,竟然遇到了我的妹妹。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自不经意的惊喜,或是打击。”

    “姐,你不要这么悲观嘛。就算你之前的事情再不如意,不是也都挺过来了?现在又遇到了妹妹我,难道不算一件好事吗?而且,有很多事情,作为妹妹的我也能帮你分担,你也不会那么累了,还能给自己的心,放个假,不是吗?”司马玉晴笑着说道。

    “你啊,从小就这么乐观。姐姐我现在的处境,可是很不安全啊。”司马羽落摇了摇头,叹着气说。

    “姐姐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吗?现在这里就你妹妹一个人,你尽管说。说不定你妹妹我能帮你解决呢。”司马玉晴问道。

    “这件事说起来也蛮复杂的。高飞前些日子,加入了跟我一同卧底魔龙的行动中,我们抓到了一个跟魔龙有过交易的人,但是这个人的后台,在我们警局,由于一些计划的失误,导致我们没有抓到这个人的后台,只要这个人告知他的后台我们是在魔龙那边的卧底,我们的身份肯定会暴漏,也就自然而然的,被魔龙杀死。而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个人的背后,到底是谁。”司马羽落躺在了床上,叹了口气:“说不定你这个刚遇见不久的失散姐姐,就会暴尸接头了哦。”

    “你说什么傻话呢?既然是警局内部的人,总不能一点线索都没有吧,姐姐你想一下,既然他们知道你的身份,那么一定是警局里的熟人才对,至少是警籍记录在案的吧,总不是那种刚入职的小警察,就算是小警察,这个人肯定也不会用他来做救命稻草,相对的,魔龙这么多疑的人,也不会相信这样的后台说出来的话啊。”司马玉晴分析道。

    “虽然你说的有道理,妹妹。但是你考虑过这种可能没有?这个人的后台,就是魔龙在我们这边的人,这样,就算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警察,说的话,也会相信的吧。而且,我们的调查不是没有一点思路,目前嫌疑最大的是,刑警队大队长龙战。这个人是我们的上级,我们动不了。所以现在姐姐我的处境是,砧板上的鱼肉,待宰啊。”司马羽落说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就在两姐妹讨论问题的时候,司马羽落的电话响了,是沈晴打来的。

    “沈晴,有什么事吗?”

    “羽落姐,你现在在哪,李哥有事找你,要你现在来安全屋一趟。”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

    电话那边,沈晴愣了一会后回答:“李哥说你过来就知道了,对了,如果能带上高飞,把高飞也带上吧。”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他,然后我们俩一起过去。”说完,司马羽落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姐姐,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急着处理吗?”司马玉晴问道。

    “是的,我现在要带着高飞去我上级那边办点事情,我上级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卖关子,每次都要我过去,见面才说。”司马羽落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跟着司马玉晴来到办公室找我,却发现我已经啊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喂喂喂,醒醒,醒醒了,要去办正事了。”司马羽落敲了敲桌子,不耐烦的叫我醒来,但是我却没有反应,一旁的司马玉晴笑了笑,随后来到我的身边,柔声道:“高总,醒醒,我姐姐找你有事情。”

    我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两姐妹一起站在我的面前,支支吾吾的说:“怎么样,两姐妹玩的开心吧。”

    谁知道司马羽落用着很冷的口吻回应:“高飞,你是不是故意的,我那么叫你你都不行,单单我妹妹叫你醒了?还用那么柔的语气?你平时是不是经常欺负我妹妹啊!”

    听到着如同三九天的语气,我立马精神了许多:“我怎么敢啊,就算她不是你妹妹我也不敢欺负她啊。我高飞是那种欺负女人的人吗?”

    “呵,现在跟我扯着套,别睡了,赶紧起来跟我走。”司马羽落拉扯着我出了办公室。

    “怎么了?这大晚上的去哪?有什么特殊任务还是怎么回事?”我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司马羽落。

    “跟我去安全屋,具体什么事情,等见了李哥再说吧。我也不清楚。反正李哥要我们两个人过去。”司马羽落耸了耸肩道。

    恍然大悟的我点了点头,跟司马玉晴告别之后,开着车来到了安全屋,沈晴和李赫早已经等在安全屋里了。

    “哟,羽落大小姐今天打扮的这么时髦,怎么,是跟高飞去夜店玩了?”看到司马羽落的这身打扮,李赫调侃道。

    “我说李哥,您这次把我们俩叫来是单纯的想调侃呢,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我们俩很忙的,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哪里有时间专门跑过来听你调侃。”司马羽落明显有些不耐烦:“你不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样吗?卖我关子,见面还不说正事。”

    李赫笑了笑:“这不是为了缓解你们的工作压力,就权当娱乐一下嘛,别这么认真。”

    “所以你只要说出把我们叫过来的目的,我们就很放松了,谢谢。”司马羽落再次强调要李赫说出叫我们来的目的。

    李赫耸了耸肩:“好嘛,好不容易看你穿得这么时髦打算调侃一下都不行。今天我叫你们来的目的呢,是想告诉你们,我知道徐虎的幕后之人,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