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行动取消
    ,!

    就在我还想解释什么的时候,穆静菲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穆静菲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跟魔龙扯上关系的,我跟她说出事情反而会连累她被魔龙怀疑,甚至还有杀身之祸,我想找个人倾诉,又怕这个倾诉对象遭连累。我也只能去找一个很明智,没有小女人脾气的宋雪琪说明情况了,而且宋雪琪这么聪明的女人,应该也会帮我想想办法,劝劝穆静菲。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宋雪琪的手机,宋雪琪接了,语气有些替我担忧:“你怎么了,把小姨气成这样?小姨回到房间就哭了起来。”

    “我……我是有难言之隐的。”想到穆静菲回到房间就嚎啕大哭的画面,我不禁有些难过:“你能下来吗?我想单独和你聊聊,这里面有很多的事情,我不想告诉她,我怕她遭受到牵连。”

    “好,你等我这就下去。”

    宋雪琪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小姨的声音:“雪琪你不准下去,高飞这个渣男指不定还要对你做些什么图谋不轨的事情。”

    宋雪琪还算冷静,帮我劝阻穆静菲道:“小姨,高飞说了,他有难言之隐,魔龙这个人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是疑心曹重的人,高飞不愿意说理由,就是怕拖累你们啊。”

    “什么怕拖累我们,少把他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好像好人一样,怕拖累我们,就去外面找那些不三不四的侍女自己欢快?这就是他三妻四妾的理由吗?并不是,宋雪琪,你今天不许下去找高飞,你要是赶下去赵高飞,我穆静菲这个家门,再也不会向你敞开。”穆静菲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还带着哭腔。

    看样子宋雪琪并没有听穆静菲的话,我听到了开门声,紧接着就是电话掉在地上的声音,我听到了穆静菲拼命阻拦的声音:“宋雪琪,你不要去找他,你要是去找高飞,我今天就从这楼上跳下去,你不是保护着穆亚彤的吗?你不要去管高飞那个男人,他不是有难言之隐吗?让他自己隐着吧,我看他隐到什么时候。”

    宋雪琪无奈,捡起了手机叹了口气:“对不起,高飞。今晚我不能下去了。”

    我叹了口气:“没关系的,你肯相信我有难言之隐,就很不错了,谢谢你。”说完,我挂断了电话,穆静菲对我的信任崩塌,宋雪琪帮不了我,我又不能上去解释清楚,就仿若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行走着,仿若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哪儿能容下我,任凭城市的路灯拉长我孤单的影子,我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倒在马路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围了很多人,我从马路上坐起来,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司马玉晴的。

    “让一让,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谢谢。”司马玉晴带着很多人挤进人群,看到了被人去围观着的我:“高总,昨晚您去哪儿了,我打电话给姐姐说你接了个电话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婆家,后来你老婆那里我去过了,说你已经死了,一听就是气话吗,今天一大早你又躺在这里睡大马路,怎么了,跟老婆吵架被撵出来了?”

    我拄着有些晕的头,叹了口气道:“没关系的,发生了点小误会。我现在很累,带我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人要来见我也帮我推掉,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谁也不见。”

    司马玉晴点了点头,将我抬上了车,车子开到海天会所,司马玉晴将我抱到一张大床上,替我盖好了被子,还柔声问道:“高总,看你很疲惫的样子,要我帮你按摩吗?”

    我摇了摇头:“没关系的,不用,你去忙你的,我睡一觉就好了,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睡醒了我就回归正常了,不用担心我。”

    司马玉晴还是很担心的看着我,那眼神就仿若一个妻子再看一个自己病重的丈夫一样:“真的没事吗?”

    我笑了笑:“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了解吗?你出去吧,我好好的休息一下。记得有什么事情都帮我推掉。”

    司马玉晴见我这样说,也不好意思在纠缠下去:“那我就在外面等着,有事情随时叫我,我先走了,高总您好好休息。”说完,司马玉晴轻声离开,替我关上了门。

    我将头蒙在被子里,想着昨晚的那些事情,忍不住哭了出来,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为防止哭出声被外面的司马玉晴听到,我用力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出声,身子却止不住的颤抖,鼻子也堵得难受。终于,我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本来早上就到了海天会所的我,现在外面都已经出现了星星。

    我的头昏昏沉沉的,犹如灌了铅一般,我艰难的撑起自己的身子,随口喊了一声“玉晴。”

    “唉,高总您醒了啊。”

    门外,司马玉晴的声音响起,随后司马玉晴推开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一直在门外等着的吗?我这是睡了多久啊。”我看着她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眼睛有些湿润。

    “高总您可能真的是累坏了,您从早上七点半,一直睡到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十分,睡了十三个小时左右,期间我尝试过叫您吃饭,您也没有回应我,您是不是饿坏了,要不要我带您出去吃点东西?”司马玉晴回应道。

    我摆了摆手:“我暂时吃不下什么东西,脑袋昏昏沉沉的,不想动弹。”我敲了敲我那仿若灌了铅的脑袋,用着模糊的声音说道。

    “头晕吗?要不我帮高总您按摩一下吧。”说着,司马玉晴来到了我的床边,让我平躺在床上,用着娴熟的手法按摩着我的头部,起初还有些痛,过了一会,头部的沉重感竟然少了很多,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呢。

    “高总,怎么样,我的手法还可以吧。”司马玉晴见我的面色由之前的苍白变得红润,表情也有一开始的难受变得波澜不惊,笑着问道。

    “嗯,玉晴你的手法真厉害,才这么一会我就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我点了点头,闭着眼睛继续享受着司马玉晴的按摩,没一会,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抗议了。

    “头不痛了,肚子也开始有饥饿的感觉了呢。走吧,我们去吃个饭,就在高总您休息的时候,我姐姐也过来找您了,说要问清楚你昨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带您去见见她?”司马玉晴问道。

    “你姐姐吗?去见见她吧,应该不只是问我昨晚去干嘛了这么简单吧。”我从床上坐起来,拍了拍脸让自己精神,随后跟着司马玉晴来到了她姐姐等着我们的餐厅。

    司马羽落刚见到我,就冷言相向:“哟,这不是今早睡马路的高总吗?还要我妹妹亲自服侍您上床,还要我妹妹给您把门,拒绝一切外来人员的探访是吗?”

    “大姐,您要是来挖苦我的呢,还请您放过我,我只是很难受,并没有想欺负,利用你妹妹的意思。到现在我头还有点痛呢。”我撑着自己的头说道。

    “还痛?要不要我帮你彻底解决头痛问题啊。”说着,司马羽落开始玩弄起手里的匕首:“把它直接割掉,就再也不会痛了。”说话的声音,细小中带着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连忙喝了口水压压惊:“说起来,昨晚我遇到了一件大事。只是在这里不好说话而已,我们回到我们昨晚的地方,再说这个事情。现在先吃饭。”

    “什么嘛,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司马羽落一边吃着饭一边嘀咕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吃过饭后,司马羽落开着车带着我来到了安全屋,沈晴和李赫也在,我刚进屋,李赫就上前问道:“高飞啊,昨晚司马羽落的妹妹说找了你好久都没找到,你去哪里了?该不会是被怀疑身份了吧?”

    我摇了摇头:“我没有被怀疑身份,只是遇到了一点家事而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跟你们说一下,昨晚我接到了我老婆的电话,说有人来找我,这个人告诉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也改变了我对我们指定的话龙星计划,做出了修改。”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以至于达到可以修改计划的地步?”李赫很是好奇。

    “你怎么也跟李哥学坏了?李哥好的地方你不学,偏偏学会了李哥卖关子是不是,你要是在卖关子,你信不信我永久性的治疗好你今天的头疼?”司马羽落不耐烦的威胁道。

    “好好好,我这就说,昨天晚上的人告诉了我关于龙星的事情,听完之后,我决定取消,抓捕龙星的行动计划。”

    “什么?昨天晚上商量一晚上的事情,说取消就取消?你怕不是今天脑袋疼,把脑袋疼的都秀逗了吧。”司马羽落完全不敢相信我说的话:“你昨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