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范利的虐待
    ,!

    我去开门,刚打开门,一股熏得人难受的酒味就扑面而来,我猛地扇了扇赶走这股熏人的酒味,才看到敲门的是个醉醺醺的男人。

    男人指着我,醉醺醺说道:“你他妈是谁啊,这是我家,赶紧给我滚出去。”

    这时,卧室的郑圆圆听到声音,马上穿好衣服走出来:“老公,你回来了,怎么又喝这么多酒。”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责备,郑圆圆就挨了一巴掌:“老子喝不喝酒,跟你有个屁的关系。还他妈趁老子不在家,勾-引男人,我看你是活腻了吧。”说完,这人抡起手臂,又要给郑圆圆一巴掌。

    这个男人,就是郑圆圆的男朋友,范利。

    我一把拉住范利的胳膊:“什么勾-引男人,我是来维修家具的,你们家的吹风机坏了,我过来修一下。”

    范利醉醺醺的转过头:“哦,修家具的啊,修完了吗?修完了还不赶紧滚?”说完,范利拉着郑圆圆道:“我告诉你,你最近给我上班好好挣钱,我已经不嫌弃你在外面服侍男人了,只要你挣到的钱给我,你服侍多少男人我都不管,我只要你的钱,听到没有。”

    郑圆圆点着头,将范利抬到了卧室,范利嘴上还骂骂咧咧的:“今天晚上,给老子好好的按摩,让老子醒酒,明天还要跟朋友去夜总会玩呢,状态一定要好,听到没有!”

    郑圆圆应道:“听到了。”随后她帮范利解开衣服,让范利平躺在床上,给范利按摩。

    按着按着,便听到“啪——”的一声,郑圆圆又挨了一巴掌,紧接着就是范利那口吃不轻的骂人声:“你他娘的用那么大力气,是不是想把我按死啊。”

    郑圆圆委屈的放轻了手上的力度,却又被打了:“你他妈没吃饭吗?这么点力气都没有,在外面服侍别的男人的时候怎么那么用心?臭婊-子。”

    郑圆圆都快哭了出来,按轻了不是,按重了也不是,是不是郑圆圆每天都会被这么虐待啊……

    郑圆圆小心翼翼的按摩着,生怕一个不到位就又挨打了。

    过了一会范利猛地起身,让正在按摩着的郑圆圆摔在了地上:“真是没用?按个摩都不会,你滚开吧,老子要睡觉了。”

    郑圆圆吃痛的从地上坐起来,委屈的来到了另一个房间,我心疼的将郑圆圆揽入怀里,郑圆圆在我的怀里啜泣道:“高飞,他还是爱我的,只是他现在喝多了,对吗?”

    我只是搂着她,并没有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这是她的自欺欺人的借口。

    郑圆圆依偎在我的怀里:“高飞,你能……抱着我睡觉吗?”

    我笑了笑,摸着郑圆圆的头,说道:“当然可以。”说着,我便将郑圆圆搂在怀里,她竟然很快的进入了梦乡,看来这段时间,她都没有像今天一样,睡个安稳的好觉了……

    过一会儿我也睡着了,也不知道是几点,范利那个房间的响起了来电话的声音,睡的很轻的郑圆圆立刻惊醒,来到范利的房间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竟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范哥,今天都十七号了,说好的十五号跟我去办结婚手续呢,这都拖到十七号了,我晚上等的睡不着觉了,不这样催催你,看来你是不会跟我结婚的。”

    电话这边,郑圆圆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她强压内心的激动,故作冷静的问道:“你是谁?”

    电话那边也听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不过那边并没有像小三遇见原配那样,慌忙的挂断电话,而是理直气壮的直接说道:“你就是范利的女朋友郑圆圆吧,哦不对,准确点说,范利的前任女朋友,他的现任女朋友是我。你个北瑶池的侍女,还是早点离开我家范利吧,哦对了,我们出去玩的钱,出去开放的钱,可都是你在北瑶池辛辛苦苦服侍男人挣来的钱呢。哦,我在说什么呢,服侍男人对于你这种婊-子来说,又不是什么苦差事,哈哈哈哈。”说完,电话那边便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了在电话这边抓狂的郑圆圆。

    郑圆圆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通电话宛如无情的剑,直接刺穿了她一直以来自欺欺人的谎言——范利还爱着她。终于,压制了这么久的她,终于癫狂了……

    她猛地将在床上睡的正香的范利弄醒,指着手机里的通话记录问他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范利一把抢过手机:“你居然敢翻看我的手机!”说着就要打郑圆圆,我在后面一把拉住范利的手,此时的范利已经醒酒了:“哦,什么特么修家具的,我看就是他妈搞破鞋的吧9让我解释这电话是谁的,你他妈先跟我解释清楚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大晚上的会在我们家!贱女人,在外面服侍的男人还不够吗?还带回家里来,婊-子就是婊-子。”

    “别骂了!”我猛地喊道。

    范利转过身,看了看我:“哟,这不是前段时间就被我撞见的那个废男人吗?怎么,你俩旧情未了?还是死灰复燃?我看你是没死过吧!”

    说着,对着我的脸就是一拳,我轻松的闪过,对着范利的背就是一记重击,范利直接趴在了地上,吃痛的蜷缩着身体:“你他妈,敢打我?你这个废物,没用的男人,只会去嫖,你怎么不找女朋友啊,我看你是找不到吧,哈哈哈哈。”

    自己出于下风还这么嚣张,我对着他的肚子又是一脚,他很明显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郑圆圆拦住了我,蹲下来继续问着手机里的电话是谁的,这一切到底什么回事。

    “想听实话吗?我告诉你,郑圆圆,从老子知道你是北瑶池的侍女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爱过你,老子用你在北瑶池服侍那些臭男人挣的钱,出去找女人,吃香的喝辣的,过的可自在了呢,对我而言,你就是一个不需要插卡,就会自动吐钱的取款机,心情不好的时候回来还能找你发泄发泄,哈哈哈哈哈。”范利的话很伤人,笑声也很放肆。

    郑圆圆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就想问你,这个电话的女人是谁,她说的十五号和你去结婚,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他妈是不是傻子啊,我都这么说了,你说是不是真的,你怕不是跟着废男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脑子都不好使了吧,哈哈哈哈哈。”范利继续冷言相向。

    听到范利说出这话,郑圆圆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放声大哭了出来:“范利!你在外面吃喝玩乐,用的全是我的钱,你自己一份工作都没有,还整天游手好闲,到处去找别的女人玩,你的心里过意的去吗?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呵呵,报应?报应是什么?就算是有报应来,我也爽够了,我告诉你郑圆圆,自从知道你是这么肮脏的女人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喜欢过你,碰都懒得碰你,就连看到你我都觉得恶心。”范利说着,还吐了口痰。

    “既然这么讨厌我,你走啊,你怎么不走!干嘛还要赖着我?”郑圆圆哭喊道。

    “我说了,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一个不需要插卡都能够拿到钱的取款机,有谁会放弃这么一个好的东西啊,哈哈哈哈哈,我又不是像你一样傻。”范利继续用着欠揍的语气说道。

    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拎着范利的衣领将范利拎起来:“我告诉你,郑圆圆在北瑶池,只是当一个按摩师的下手,并没有干那种卖身的工作,你知道吗?你知道她在北瑶池忙了一天挣得钱有多不容易吗?这钱花出去,你就不会觉得心里难受吗?而且你想的是她服侍别的男人挣到的钱,这钱你花着,你就不会觉得恶心吗?”

    范利冷笑了一声:“哟哟哟,情人都站出来替你辩解了啊,看来你俩混的不错,多长时间了啊,睡过了没有,服侍了这么长时间的男人,床上功夫一定了不得吧,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爽啊。你恰恰说反了,这些钱我花着不但不会觉得恶心,反而会觉得很爽。爽到爆炸的,你知道吗?”

    我气的浑身发抖,攥紧拳头刚要狠狠打一顿范利,郑圆圆却在一边制止了我:“高飞,别打他,被让这样的人渣脏了你的手。”

    “他都这样了你还包容他?你还要放过他?你还要自欺欺人,相信他爱你吗?”我冲着郑圆圆喊道:“醒醒吧,郑圆圆,就算他以前爱你,那现在的他也已经不是以前的范利了!他现在不爱你了!”

    “我知道,我想离开这里,去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找一份工作,重新开始新的事业,这个城市,伤心的记忆太多了。”说完,郑圆圆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我愤愤的将范利推开,去房间里帮郑圆圆收拾着行李。谁知道外面的范利大笑道:“离开这个城市?去别的城市找一份新的工作?去别的城市继续做小姐?你这样的人,除了小姐我还真的想不到别的工作适合你了,而且啊,你所有的钱,都已经被我转走了,哈哈哈哈哈。”

    说完,范利笑着走出了门口,我身边的郑圆圆,已经怒不可遏,来到客厅,抄起客厅上的烟灰缸,对着范利脑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