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爆发
    ,!

    当我看到的时候,烟灰缸已经快砸到了范利的头上,我们的上前抓住了郑圆圆的手臂:“你疯了吗?你杀了他,因为这个人渣去坐牢,你值得吗!”

    范利听到这话,猛地回过头来,看到郑圆圆手里拿着烟灰缸,一脸凶恶的看着他,吓得他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想干嘛!我可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

    “就算是犯法我也要把你杀了!”郑圆圆说着抄起烟灰缸又要砸向范利。我猛地抱住郑圆圆,夺走了她手里的烟灰缸:“杀了他不值得!你为这个人渣而失去了你的自由,不值!”

    郑圆圆绝望的扑在我的怀里,放声痛哭,我心疼的抱住郑圆圆,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让他自生自灭去吧,至于你,就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城市,重新发展你的人生吧。”

    “你个废男人还蛮中意她的啊,我告诉你,你们就算去到别的城市,也一对没什么大作为的狗男女,就你们两个,没钱,又没本事的。去到别的城市,除了当小姐和当鸭子,还能干嘛?没钱,什么都不管用!”范利扬了扬手里的三张银行卡:“谢谢你用身体挣来的钱,我现在带着这些钱滚了。”

    刚刚我为什么要拦着郑圆圆,没有让郑圆圆打死这个傻叉,看来惊吓程度还是不够,就应该卸了他一条胳膊一条腿的,他就老实了。

    郑圆圆被这段话刺激到了,再次抄起烟灰缸,直接扔向范利,要不是范利躲的及时,这一下可够他受的。

    见郑圆圆很生气,范利赶紧灰溜溜的逃走,也再没多说一句话。

    郑圆圆无力的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一会,竟直接晕了过去。

    见状,我立刻将她抱起来,让她平躺在床上,用着不是很熟悉的手法,给她按摩。过了一会,郑圆圆醒了过来,这一醒还不如不醒,一醒来她就想起范利那个人渣,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我能做的也没有什么,只有心疼的抱住她,默不作声。

    哭了一会,郑圆圆似乎冷静了下来,她开始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很多衣服,行李,好像要去旅行一样。

    “圆圆,你这是要?”我看着郑圆圆正在收拾行李,上前问道。

    “你不是说了吗?带我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城市,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吗?”郑圆圆边收拾行李,边回答道。

    “对不起……我,还不能离开洪峰市。”我羞愧的低下了头,这是我第二次欺骗女人了,上一次欺骗的孙剑寒,已经没有了踪影,而这次已经被自己的男友接近逼上绝路的郑圆圆,却再一次被我欺骗了,我的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愧疚?亦或者是懊悔?

    郑圆圆发了会呆,勉强撑起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没关系的,高总您在洪峰市有这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不跟我离开这个城市,也是能够理解的,不像我,这个城市对于我来说,满满的都是伤口。您也不用愧怍什么,我也能够去理解和体谅您。”说着,郑圆圆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箱:“再见,高总。”

    郑圆圆的说话语气都变得客气了起来,我上前拉住郑圆圆的手:“你的钱都被范利拿走了,你这样出去,你住在哪里?这里是二十万,密码是191023。拿走,去另外的城市发展吧。”说完,我塞给郑圆圆一张银行卡

    “谁媳你的臭钱!”郑圆圆一把打掉我给她的银行卡:“高飞,别看你表面上对我又是关心,又是照顾的,还帮我上药,但是你就是个渣男!就连说到做到的勇气都没有,我有说过要你直接跟着我去别的城市永远的生活下去吗?我都没有奢望过,我只是不想路上一个人这么孤独的走,找个人陪我都不行吗?当我说出我们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你竟一口回绝了我,还不等我说出后面的话,就一口回绝了。高飞啊,高飞,我看你就是舍不得你在洪峰市所打下的这些功名利禄!”

    郑圆圆带着哭腔朝我喊道。我也只是低着头在那里,闷不做声,等她不说了的时候,我企图抱住她,说声对不起。可是正当我打算靠近她的时候,她一把推开了我:“别碰我,高总,您这么高贵的人碰了我,岂不是脏了您的身体。我要走了,再见。哦不,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再见的必要了。”

    说着,郑圆圆捡起地上的银行卡:“还有,拿上你的二十万,消失在我面前。钱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大不了我现在就去把这个房子给卖了,我不会用你帮忙的,我也不想再和你扯上任何关系,你走吧。”

    郑圆圆的语气平静,听不出一点喜怒哀乐。

    “圆圆,我……”

    就在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郑圆圆指着门大喊:“滚!马上从我面前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便把我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那一刻,我隔着厚厚的防盗门,都能听到里面撕心裂肺哭喊,着实让人揪心……

    无奈我怎么叫门都没有反应,只好灰溜溜的走出了小区,此时正直晨曦,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小区里除了一两个晨跑的人之外,就没有别人了,整个小区显得格外的冷清,就仿佛我现在的心情,灰蒙蒙的,没有一点色彩。没有力气的我随便叫了一辆的士,来到了海天会所,司马玉晴看到我好像要说点什么的样子,我抬了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司马玉晴也识相的没有说话,只是将我带到了休息室,我躺在床上,刚闭上眼,就睡着了。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然我不是晚上睡觉,但是我还是梦到了我现在所最担心的人——郑圆圆。梦里有着很多我们在北瑶池一起工作的场面,我时不时的会去伸手掐一下她那肉嘟嘟的小脸蛋,她也总是简单的抱怨一下,随后脸上浮现出一抹醉人的羞红,着实可爱。然而这一切,从现在开始,便不在拥有。

    当我昏昏沉沉的醒来,已经是下午一两点钟了,我叫来司马玉晴问有没有人来找过我,或者是信件之类的,司马玉晴摇了摇头,我仔细想了想也是,郑圆圆现在不想见到我,当然也不会主动联系我,更何况,她连我现在的地址都不清楚……

    “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这时我的脑中突然浮想起一件我觉得很重要,而且马上就要去做的事情。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再去郑圆圆家看看比较好。

    当我再次到郑圆圆家的时候,我发现郑圆圆已经不在家了,她的家具,也被好多个壮汉一件件的往下抬,我拦住一个壮汉问道:“请问,这家的主人呢?我是这家主人好久没见的朋友。”

    “你说这家主人?还真是巧了,就在两个小时前,这家主人到我们公司,说自己家里的所有家具,都要卖给我们,还跟我们公司签订了合同,不过她这些家具都是一些老家具了,质量有的也不怎么样了,也就卖个两三万的。这不,刚刚签完合同,我们就过来搬家具了。”壮汉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进到了郑圆圆的家里,看到郑圆圆的家里,已经被搬的差不多了,除了一些很难搬动的大件家具,小件的基本都不在了,整个屋子,加上郑圆圆不在,显得空荡荡的,连说话都有回音。

    我在地上,发现一个扣着的相框,出于对郑圆圆的思念,我捡起那个相框,看到了郑圆圆和灵梦的合影,在照片背面,有着一行字——尽管我们认识不久,但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看来他们两个的关系不错啊。”我拿着照片,看着入神,顺手将照片放进了兜里。随后在屋子里继续逛着。搬家具的几个壮汉,把屋子已经搬空了,最后一个进来检查的壮汉,看到我还在里面,便问道:“你的朋友已经搬家了,要不要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你朋友搬到哪儿去了,别在这里傻站着了。”

    我摇了摇头:“不用问了,我就是在这里随便看看。”

    壮汉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开了。

    我在房间里随便逛了一会后,便打车来到了火车站,我觉得,郑圆圆应该还没走。

    火车站的人熙熙攘攘的,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我在众多的人群当中,拼命的寻找郑圆圆的身影,终于在一个排队进站的队伍里,找到了她。我想上前拉住她的手,但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便在她附近大喊:“郑圆圆,虽然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但是你都要注意安全,我找不到你了,我也只能这让对你说,希望你能听到。”

    我一喊,好多人纷纷开始在身边寻找我口中的这个郑圆圆,而郑圆圆则在人群中微笑着流下了眼泪:“我知道了,谢谢你。”

    望着郑圆圆那被人群淹没的身影,我说不出我是何等的心情,不知道再见面的时候,是在哪里,她,又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