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绝对有蹊跷
    ,!

    在目送郑圆圆进入了火车站,我竟有些替她释然,毕竟离开了这个对于她伤痕累累的城市,没有了范利那个无赖的纠缠,或许她能够重新发展一段新的感情,找到一个肯用心对她一辈子好的人,结婚,生子,过着那种平常人的幸福生活。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是很幸福的生活了。

    如同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悄然落下,我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当然也想起了我起初找郑圆圆的目的——索要灵梦的照片。这时候我才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可是郑圆圆都走了,家具也被搬空了,这下我可怎么拿到照片啊。”

    就在我伸手进兜里掏出手机打算打给其他瑶池的人的时候,一张照片从兜里滑落,是那张在郑圆圆家里找到的她和灵梦的合影,真是天助我也,还好我将这张照片保留了下来,不然还不知道我找谁去要灵梦的照片呢。

    “既然照片得到了,那么就去纹身馆查一下灵梦的事情吧。”我拿着郑圆圆和灵梦的合影,进了北瑶池附近的一家家纹身馆,好几家都说没见过,但是有一家,不仅说见过,而且,还见过两个长相差不多,严格来说,基本一模一样的女人,来做了同样的蝴蝶纹身。

    “您说,她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我拿着照片,指着灵梦问道:“那两个人长得,都是这个样子吗?”

    这家纹身馆是个老者,虽然头发有点白,但是着实看不出是那种七老八十的人,身上的皮肤,也没有像老人那样松弛,看上去,也就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不得不说,这个老人保养得可真是厉害。

    老者接过照片,非常确认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姑娘,要是个普通的姑娘我的印象还不能这么深,关键是两个姑娘,长得一模一样,还做一样的纹身,我真的怀疑是不是双胞胎姐妹花。”说完老者和善的笑了笑。

    我收回照片,像老者表示感谢之后,便开始思考:“如果真的是这位老者所说的那样,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灵梦的话,死去的,很有可能是假的灵梦,那么真的灵梦去哪儿了?为什么她要让假的灵梦,替自己死呢?而且,这个假的灵梦,是什么身份?和真的灵梦有关系吗?还是正如那个老者所说,是真正的双胞胎姐妹?如果真的是双胞胎姐妹的话,真的灵梦可是在用自己的亲姐姐,或是亲妹妹在当替死鬼啊。这也太没有人道了吧。”

    想了很多,我还是决定回到灵梦的房间去一探究竟,虽然我对灵梦还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回到那个房间,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但是有个巨大的问题就摆在了我的面前,如果灵梦的房间,有着关键性的证据,那么这段时间内,魔龙怎么会不让苗小珍不去好好的调查,清理证据呢?而且,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去调查灵梦的房间,苗小珍这个狠毒的女人,岂会不察觉?现在整个北瑶池都是苗小珍的,岂能让我为所欲为的调查一个魔龙的杀人案?虽然魔龙不在意这件事情被警察知道,但是魔龙是肯定不希望被警察知道的,会给自己惹上没必要的麻烦,所以肯定会让苗小珍对我加以小心的。那我到底要用什么手段,去调查灵梦的房间呢?

    不过转念一想,我和魔龙相比,对灵梦的熟悉程度,肯定是我比魔龙多的,那么换句话说,魔龙可能在灵梦的房间里,并没有找到相关的证据,依着魔龙多疑的性格以及聪明的头脑,肯定也能够想到我会来到灵梦的房间调查,那么也就可以借我的手,找到那些他所怀疑的证据。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来到了北瑶池,深吸一口气后,大摇大摆的走进北瑶池,按着记忆的路线,到了灵梦的房间,但却发现在房间的门口,站着两个侍女,虽然两个都是美女,但是在北瑶池混迹了这么久的我,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带刺的蔷薇,女杀手级别的人。

    想了想,我直接闯入灵梦的房间,果然,刚走到门口处,两个侍女直接拦住了我:“对不起,苗总说了,没有她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

    “喂,有没有搞错,我是苗总的熟人啊,你们就不能让我进去?”说完,我还想挤进去,但是两个侍女就是不给我让路。

    “我话说的不够清楚吗?没有苗总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入。而且,你说你是苗总的熟人,那就去找苗总,请求许可。”侍女冷冷的回应道。

    “你们苗总在忙,我就自己过来了,要不然我能不请求许可?”我撒了个慌,我想尽量还是不要惊动苗小珍的好,可是谁知道这两个侍女这么认真,仿佛死板的机器人一样。

    “算我求你们了,让我进去成吗?你要是在不让路的话,我可要占你便宜了。”说着,我伸出手在侍女的胸前装作要抓上去的样子。

    “你要是敢抓上来,我就砍断你的手,哪只手抓的,砍断哪只。”侍女语气冷淡的回应着:“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清楚的了吧。你要是认识苗总,就请求她的许可,苗总忙,你可以找她不忙的时间,在找她申请,这个门,没有苗总的同意,我们是不会放任何人进去的。”

    “魔龙都不行?”我一脸疑问的问道。

    “是的,魔龙没有苗总的许可,都不可能进入。”侍女如同机器人一般,机械的回答。

    “我说两位大姐,我就想进去看看,都可以吗?我不乱动东西的。”我苦苦的哀求道,就差给这两个侍女跪下。

    “不,可,以。”侍女一字一顿的回答。

    就在我为怎么摆脱这两个人情不同,机械一般的侍女的时候,苗小珍的办公室门打开了,苗小珍从里面走了出来,由于苗小珍办公室,在四层,从她办公室的门一出来,就能俯视到楼下的一切,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皱了皱眉头,随后像着那个身影走去。

    “大姐,真的,求你们了,放我进去吧。”面对着这两个机械一般的侍女,我是好话说尽,威逼利诱的招数也全都用了,就差求爷爷告奶奶了,其他是真没辙。

    “哟,这不是高总吗?怎么,您百忙之中,抽空来我这里,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呢?”苗小珍笑着说道。

    我示意了一下门口的两个侍女,两个侍女见到苗小珍,恭敬的鞠了一躬:“苗总好。”鞠躬的幅度过大,两个雪白饱满之间那深不见底的缝隙都能够看得清楚,让人看多了会鼻血飙飞。

    “哦?你想,进这个房间里?怎么,之前灵梦的尸体,都已经被你找到了,你还想怎么样?”苗小珍围着我转圈,问道。

    “什么叫我还想怎么样?你和魔龙之前在我面前演的那出戏,可是很真呢?魔龙助手的演技也不差,都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了,你知道吗?看到那个尸体是假的,我整个人都在做噩梦,灵梦的冤魂过来找我,每晚都吓得睡不着觉,而那个藏在更衣柜的尸体,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弄虚作假呢?所以,我过来调查一下,没什么不妥吧,苗总?”我故意描述了我内心的恐怖,这样会显得我怀疑这件事情的原因,是出于我对噩梦的恐惧,加上我略显夸张的表情,苗小珍竟然也有些害怕了。

    我们的这一番对话,惹来了很多围观的人,灵梦的事情,本来就在被北瑶池的风波没过去几天,现在我们的对话,又为这个事情,披上了一层让人看不清真相的面纱。同时众人也纷纷讨论了起来。

    “你们说灵梦的死是不是这小子害的?现在又跑过来故弄玄虚?”

    “瞎说什么呢?你们知道真相吗就在这瞎说?十有八-九是魔龙和苗小珍搞得鬼,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明白,老老实实看着就行。”

    苗小珍也并没有理会这些琐碎的流言蜚语,反而对两边的侍女说:“放他进去。”

    这个举动倒是让我很是吃惊,就……这么放我进来了?

    进到房间里,房间和那天我走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巨大的变化,就连我打开的衣柜,都没有关上,地上的血迹都已经干了,凝结在地上。

    “调查吧,高大侦探,我看你能查出个什么花样来。”苗小珍倚着门,看着屋子里的我在寻找着什么,笑着说道。

    听这语气,一定是处理过这个房间了,门外让两个不通人性的侍女把守,也一定是怕闲杂人等进了房间,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难道他们真的找到了灵梦死亡的决定性证据?还是说知道了灵梦根本就是有两个的事情?知道了自己杀的是假的灵梦,把真的灵梦绑起来避风头?”我的脑中不断的浮现起一个有一个的疑问,但是都没有任何答案,如同无头苍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