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往事
    ,!

    龙战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信任与看好。

    “说起来,高飞,我们既然要从那个侍女的仇人找起,那么你知道这个灵梦,有没有什么仇人呢?”李赫问道。

    “说起来,我和这个侍女也只是几面之交而已,她叫灵梦。是我第一次去北瑶池认识的侍女。后来因为工作,还有很多事情的发生,导致我再也不能进到北瑶池里,要不是她来找我说这个事情,我怕是都想不起来她。我刚见到她的时候,连她的名字都想不起来。自然也是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仇人。”我叹了口气,说道。

    “灵梦是吗?”龙战嘀咕着灵梦的名字,来到了电脑前,好像在查找什么资料:“并没有这个人的户籍资料。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人的名字是假的。你知道她的其他名字吗?”

    我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这个名字。那么我们现在手里的线索,从哪里去找灵梦的仇人呢?”

    “既然我们这里没有线索,那么我们对手那里肯定有。至少,他们比我们知道的多。”龙战站起来,走到我身边说道。

    “对手?您是说魔龙那边吗?但是魔龙那边肯为我们提供线索吗?魔龙不会傻到这种地步吧。”我有些怀疑的看着龙战问道。

    “我们起初的目标是,用着逆向思维去寻找灵梦。是为了防止什么?”龙战问道。

    “为了防止我们跟魔龙走一样的路,被魔龙利用,从而利用我们的线索,去找灵梦。”这句话魔龙刚说过没多久,我自然是记得的。

    “嗯,那么假设,如果我们顺着魔龙的意思,去接收魔龙本就没有找到后续线索的线索,结合你刚才的话,你觉得魔龙会不给我们提供帮助吗?”龙战笑道。

    我恍然大悟:“但是,如果魔龙跟我们想的一样,也等着我们这边的消息,不跟我们透漏他们的线索怎么办?”

    龙战笑了笑:“你不用考虑那么多,龙战这个人,我和他做对手这么长时间了,彼此都是很了解的。包括他对我,也是很了解,对于这种事情,总有一方,会主动交换线索,来合作的。”

    “这样啊,看来我还是了解魔龙了解的太少了。那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找他了解情况?”说完,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嗯,你去吧,尽量问的多一点,我们一定要在魔龙找到灵梦之前将她找出来。”龙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走出了龙战的办公室,李赫和司马羽落,也在后面跟着我出来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啊,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进出龙队的办公室。而且身后还有李队跟着,这么大的腕,我却怎么总来没有见过他?”一旁的警察嘀咕道。

    “一般这种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你就一小刑警,上哪见这么大的人物去,还不该干嘛干嘛去。”另一个警察骂道。

    那个警察只好灰溜溜的去忙自己的事情。

    我们走出刑警队,我对李赫说:“李警官,我带着司马羽落去找魔龙问线索吧,至于您,就等着我们的消息,好么?毕竟这种事情,警方不好插手的。”

    李赫点了点头:“好的。不过你们尽可能的小心点,魔龙的性格多疑你们也知道。”说完,李赫便开着车离开了。

    我在路上找车的时候,司马羽落问道:“我说,你小子胆子还不小,竟然直接找到了龙队这里。”

    “嗯?找到龙队这里怎么了?还能把我关起来不成?”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司马羽落,感觉她好像很怕龙队的样子。

    “没什么。”司马羽落把头别到一边,根本不理我。我也没有继续搭理她,拦了辆车,我们两个便坐上车了。

    “北瑶池,师傅。”我说出了地址。

    司马羽落却是一愣:“你不是要去找龙哥吗?去北瑶池干嘛?”

    “我说你是傻吗?龙队刚才的话很明显是在告诉我,即使他很了解魔龙,魔龙肯定也很了解他,那么多少两个人的思想会重叠在一起,就是同时从找仇人这个角度出发,那么我们莫不如完全避开这两个人,去找苗小珍,灵梦一开始就是在这里工作的,那么一直在北瑶池的苗小珍,一定比我们要了解灵梦的过去,所以我们直接去找苗小珍,而且苗小珍这个女人,一定还想利用我,去帮助她寻找线索。”我说出了我的想法,司马羽落也只是在一边点着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车子很快开到了北瑶池,下了车之后,却发现苗小珍早已在北瑶池门口等候。

    “苗总,您怎么在这?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呢?”看到苗小珍在门口,我主动迎上去问道。

    “等人?我就是在等高总您啊,您看完监控录像,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呢?我觉得你很有必要来告诉我一下的吧。”说着,苗小珍看到了我身后的司马羽落,惊道:“羽落?你怎么会跟着高飞来的?”

    “我是跟着高飞来跟你了解灵梦的事,高飞在你这看了监控录像,知道了什么事情,所以过来找我,代替龙哥来问你一些有关于灵梦的线索,毕竟灵梦这个名字是假的。我们想要找到灵梦,就需要从你这里了解灵梦的身世。”司马羽落淡定的回应道。

    苗小珍愣了一下:“那好吧,你们来我的办公室吧,这里不好说话。”

    我和司马羽落跟着苗小珍来到了她的办公室。苗小珍关上了门,对我们说:“你们要问什么?”

    “刚刚不是说了吗,灵梦的身世。”司马羽落回答。

    “说起灵梦,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十几年前,北瑶池才刚刚成立不久,但是已经有了很好的人气,那个时候,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到我们这里,说是愿意将这个孩子,卖到我们这里当侍女。并且出价很低,那个时候北瑶池本就没有多少人,我们就同意了,将这个小女孩起名为灵梦,并细心的培养她。”苗小珍思索道。

    “那个男人是谁,是灵梦的父亲吗?”

    “是的。那个男人就是灵梦的父亲,听小时候的灵梦说,他们家住在一个山区,好像是现在洪峰市的一个名叫青霞区的地方,那边人家很少,大多都是住在山上的。自己的父亲因为赌博,欠了很大一笔赌债,她的母亲,已经被自己的父亲气走,跟自己的父亲离婚,跟别的男人跑了,而她的父亲,为了偿还赌债,将自己的女人,卖到了我们这里,换来的钱也并没有够偿还赌债的,后来,她的父亲就被那群追债的人杀害,不过那群追债的并没有善罢甘休,还继续缠着灵梦要钱,如果不给,将扬言要放火少了灵梦的家。灵梦自然是不想自己的家被烧,就在这段时间内,努力的挣钱还债,好不容易把债还清了,这些无赖又看上灵梦长得漂亮,一直纠缠着灵梦。灵梦也为这个事情很是头疼。自从灵梦开始接待客人,到现在,已经有了五年多,那群人还是不放过灵梦。”苗小珍说着,抽了口烟。

    “原来是这样,那他母亲那边,你还有线索吗?”司马羽落问道。

    “她母亲那边我们这段时间也在找线索,并没有找到。现在灵梦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毕竟灵梦,是我第一个一手带起来的侍女,我可是一直当她为亲女儿啊。”说着,苗小珍竟然哭了出来,但是在我看来,她那眼泪,也不过是鳄鱼的眼泪罢了。害死灵梦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么多呢?

    “别的你还知道什么线索吗?”我并没有理会苗小珍的眼泪,继续问道。

    “其他的线索我还真的不知道什么了。”苗小珍擦了擦眼泪,说道。

    “那好吧,我们走吧,羽落。”说着,我拉着羽落就要离开。

    “你们就这么走了,监控录像里的事情你还没有跟我说呢。”苗小珍叫住了我,说道。

    “监控录像里的事情,我也只是不确定罢了。空想的猜测,无凭无据。现在的灵梦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说完,我拉着司马羽落,离开了苗小珍的视线。

    苗小珍这次并没有叫住我,只是站在原地,眼睛里还有着鳄鱼的眼泪。

    “你这就出来了?你问清楚了吗你就出来了?”司马羽落不解的问道。

    “那我说,你还想问出什么事情?而且最后我都问了,还有别的吗?苗小珍很明显是不愿意回答了好么?既然这样,就算问出来,后面也可能是她设下的圈套,等着我们往里跳呢。”我瞥了司马羽落一眼,回答。

    “那你怎么就知道,苗小珍刚刚那一番话,是真的假的呢?”司马羽落顺着我的意思,说道。

    我愣了一下:“现在我们手里,除了这一条线索,还有别的吗?没有的话,就算是坑,我们也要跳下去。跟我回去开车。”

    “去哪?”

    “还用问?青霞区,灵梦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