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寻仇
    ,!

    由于青霞区离市中心很远,打车很贵,而且很多出租车不愿意来到这里,所以干脆,我们亲自开着车去青霞区。

    “我还是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苗小珍的故事,怎么听,怎么都像编的。”司马羽落还是不放心苗小珍说的话,在一旁思索道。

    “是不是真的,等我们到了青霞区再说吧。”我专心的开着车,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道。

    原来青霞区这边的路并没有这么好走,特别是一到下雨天,青霞区这边根本就是断路区,近乎很少有车开到这边来,偌大的山路上,就我们这一辆孤零零的车。

    好不容易开过又窄又颠簸的山路,终于开到了一块立着青霞区三个字的石碑附近,面前的路就好走多了,车子很快的开到了有人家的地方,看上去像是一个小村落。

    村里面的人看到有车开过来,平时很少有外人来到这里,所以我们开车过来的时候,路上会有人不断的观望着。

    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将车停下,敲前面有一户人家,外面有一个年迈的老人坐着,不知道在干嘛。

    “过去问问吧。”我指了指那个老人,对司马羽落说道。

    我们走过去,问道:“您好,我们是来找您问个人的,请问这里有没有一户母亲跟别人跑了,父亲用自己抵赌债的人家?”

    老人听到这话,转过头看着我们:“你们是谁?该不会是要找那丫头的吧,我告诉你们,不可能,别看你们这次来的人这么客气,我们也不会交出那个丫头的。”说着,竟然扬起手里的拐杖要打我们。

    我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们来找那丫头是要保护她的,最近有人在追杀她,我们来这里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保护?我怎么看你们怎么不像好人,怎么证明给我们你们是好人?”老人依旧不依不饶的问道。

    这下可着实让我为难了一阵子,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给李赫,让李赫帮我们证明是警察的身份,老人这才由刚才的严厉,变成了现在的慈祥。

    “对不起啊,警察同志,最近找那丫头麻烦的人太多了,我们都没有让他们进村,所以刚刚事情别见外啊。”老人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的。那么她现在在村子里吗?”见老人情绪稳定了,我问道。

    “说起来那丫头最近倒是回来过一次,但是并没有在村子里住下,便离开了。然后最近就有很多人来找那丫头,但是都被我们拦回去了。”老人说道。

    就在老人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老人的表情再次严肃了起来:“又是那群无赖,最近天天过来找那丫头的麻烦!”

    说着,老人抄起手里的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村民见状,也纷纷抄起手里的家伙,走到了那辆车的前面。

    那辆车里的人好像也看出来情况不对劲,马上停车,车上也下来了很多手拿棍棒的人,从副驾驶侧开门,下来一个人,身上纹龙画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手里拿着棍子指着前面的村民大声说道:“就这群老弱病残,把你们打退一次又一次?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我就不信这次还能把我们打退?兄弟们,只要今天找到灵梦,每个人轮流爽一晚!”

    被这个人这么一起哄,从哪辆车上下来的人,纷纷兴奋的喊了出来,并且目光中,对这些阻拦他们的村民,充满了敌意。

    老人气的浑身发抖,猛地杵了一下手里的拐杖:“这些人真的欺人太甚。”

    一旁的村民也气不过:“村长,我们没必要跟他们废话,再把他们打回去就是了。”

    这话让那群混混听到:“哦?就你们这群老弱病残,你们还反抗什么?还不如抛弃这个村子,把那丫头交给我们,然后你们啊,就跑到公路上,找豪车碰瓷吧,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让一个村民很是生气,举着手里的棍子就对着那个为首的混混冲了过去,却被一脚踢到,倒在地上好久没有起来。

    “哼,不知死活的老家伙。”为首的混混不屑的看了那个村民一眼,随后命令身后的人冲进村子里。

    这时村长将手背在后面,从那破旧的衣服里,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看着像塔一样的东西,这东西我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欺负老人算什么本事?”

    这时候司马羽落站在村民的面前,对着那群混混说道。

    那群混混显示一愣,随后淫-笑道:“哟,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妞,怎么,喜欢老口味的?可惜了,过来陪我们这些年轻的玩玩啊,保证让你欲仙欲死的。”

    “臭不要脸!”司马羽落骂了一句。

    “性子烈,我喜欢。”说着,为首的那个混混就对着司马羽落冲过来,手里的棍子伴着呼呼的破风声,杀气满满。

    “小心……”

    村长下意识的喊了出来。之间司马羽落微微一笑,身子灵巧的一闪,就躲开了那个混混的强攻,紧接着一个看似没有力气的一掌,直接将那个混混打倒在地。

    “还挺有两下子的嘛。”那个混混从地上站起来,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不过我说过了,我就喜欢你这样,性子烈的。”

    为首的混混看起来也是练家子,动作迅速,拳拳生风。力度很大,不过都被司马羽落灵巧的闪避躲过了,而且司马羽落在躲闪的同时,还不断地给予这个混混非常痛的还击。

    没几个回合,这个混混就再次倒地。见自己打不过,混混便号召后面的许多混混一起上。虽然司马羽落还是能应付,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六腿,人多还是有优势的,司马羽落打了一会,体力就开始透支了。

    就在我还要上去帮助司马羽落的时候,村长竟然拉住了我,对着司马羽落大喊:“姑娘,退出来吧,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说着,村长蹲下身,用手在地上摸索了几下,就在司马羽落退出来人群的一瞬间,村长猛地用力,只见刚刚那个地方的土地,猛地炸开,一条条线猛地绷紧,缠着那群人的手脚,而线的周遭,连接着的,附近的树。

    那群混混顿时动不了了,纤细的线勒着他们的手脚,有的都已经勒出了血。那群混混纷纷求饶,求放过,并且说再也不会来找麻烦了。

    但是那个为首的混混,并没有求饶,反而是威胁道:“我说老头,你们全村人,这么拼命保护着的丫头,现在在哪你们知道吗?你们并不知道,我告诉你们,其实那丫头,早就被我们杀了,还是每个人都爽了一遍之后,才杀的。哈哈哈哈哈。”

    村长听了很是愤怒,绑着他们的线,越收越紧,本来还很是嚣张的混混头子,手脚强烈的疼痛也让他不在嚣张,求饶道:“不要再紧了。那丫头没死,那丫头没死,我们也在找那丫头的。放过我们吧,这样会死的!”

    司马羽落过去拍了拍那个混混的脸:“刚刚不是很厉害吗?说早就把那丫头杀死了?还是每个人都爽完的,爽吗?现在爽不爽?”

    “不爽,不爽。”那个混混都快哭出来了。

    “老实说,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那丫头在哪?”村长厉声问道。

    “我们只知道她现在从北瑶池逃出来了,她去哪儿了,我们也在找的。要不我们也不能天天来到这里找你们麻烦啊。我说的都是实话,放过我吧。”混混用着求饶的语气说道。

    老人将线放开,众多的混混脱离了线的束缚之后,立刻像落水狗一样,灰溜溜的开车逃走了。

    “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我塔都放好了,没地方用呢。”那个最先被打倒的村民,回头对村长说道。

    “你总是上的那么早,杀心还很重,我们不能杀人的,杀人,会蹲局子的。”村长笑着说道。

    “那种人渣,全杀了我都觉得值,蹲局子就蹲局子吗,怕什么。”那个村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无所谓的说道。

    村长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对我们说:“警察同志,进来坐吧,刚刚的事情,也是麻烦你们了。”

    “没事的,我也好久没锻炼了,就当热热身。”司马羽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

    我们跟着村长,进了村长的家,村长的家看起来很朴素,但是也没有那么破旧不堪,房间里收拾的很是整洁,虽然比不了城里那些楼房的豪华,但是这种朴素的美感,也着实让人觉得舒服。

    “我家里有点小,还望别介意。”村长讪笑道:“你们找那丫头,找了多久了?”

    “也没多久,今天刚从朋友那里问道的这里,所以才过来找的。不过村长,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我这个问题,自从进到村里,我就想问了。

    “但说无妨。”

    “你们为什么,这么护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