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唐门
    ,!

    听到我问出这话,村长先是一愣,然后微笑道:“看样子,你好像知道了什么呢。”

    见村长这么说,我也没有避讳,直接问道:“是的,就在刚才在村口打架的时候,我看您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我很熟悉的东西,那个东西像是我很久之前见过的塔,一个名叫千箭塔的东西,我的朋友告诉我,那是唐门暗器,要我小心使用。”

    村长笑了笑:“原来你也见过千箭塔啊。不过既然你认识唐门的朋友,那怎么说你也应该知道这丫头的真实身份吧。”

    我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就连我接触到唐门,都不是自己去了解的,而是被动去了解的。”

    村长似乎明白了什么,像我解释道:“既然你知道了这些,而你们又是警察,告诉你们也无妨。那丫头的爷爷,是唐门正派的后代,他的手里,有着很多唐门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暗器,以及暗器制作的方法。而她爷爷走了之后,她的父亲又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赌博,酗酒。但介于他的身份,我们这些人也不好管他。但是他反而变本加厉,终于把自己的老婆给气跑了。而他自己,也在外面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终于那群要债的人找上门来,他就把自己的女儿卖了出去,抵债。但是还上了赌债之后的他,还是不悔改,继续赌博,终于,又欠下了很多赌债,最终被债主追杀至死。后来她的女儿,也就是你们口中说的灵梦,她的名字据说是卖到那个地方的人给取的名字,因为她爸爸并没有给她名字。她回到我们村子里,告诉我们她还活着,并且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上官灵梦。因为上官是她爷爷的姓。她在外面努力的工作,终于偿还了自己父亲的赌债之后,却被那群混混盯上,整天来找她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啊,但是她有为什么这么担心自己的家被烧了呢?”我接着问道。

    “这就要从她爷爷那里说起了,她爷爷设计了好多机关,都藏在自己家地下,大多都是木质的,而且很多地方的机关,都已经联系了整个村子,这个村子就是一个大的机关,一旦上官家被烧,那么辛苦设计了这么多年的机关,便不复存在了,那么自然,那丫头不会放任那帮混混来烧了自己的家。”村长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看这个村子有很多地方的感觉都是那种奇怪的感觉,虽然说不出来,但是还是能感觉到的,很多树种的也很奇怪,原来都是为了机关啊。”我不禁恍然大悟。

    村长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这个村落里有着成百上千个机关,这个村里的人,全是她爷爷的人,她爷爷生前广交朋友,也就选定了这个村子作为我们的地方。所以那丫头一定会回来的,这里相比较外面,又熟悉,又安全。你们只需要慢慢的等就好了。”

    我们跟村长随便聊了一会,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我们本打算离开,但是想到灵梦可能会回来,就暂且住下了。但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有点后悔住在这里……

    乡村的夜晚上比较城里的繁华,有着一种返璞归真,回归大自然的感觉,晚上的微风拂面,吹得人很是惬意,周遭还有着一些昆虫的鸣叫,如同回到了儿时在自己老家的样子,让人陶醉。

    有句话说的好,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在夜晚总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进行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就在村里的人都打算休息的时候,村子外围早早就设定好的防备机关,却被人触发了。

    村长猛地从床上惊醒,察觉到有人进到村子里来了,立刻出去观望到底是谁来了。

    “不会是灵梦回来了吧。”我揉了揉还没休息好的眼睛,支支吾吾的对村长说道。

    “不可能,要是灵梦那丫头,绝对不会触发防御机关的。这一定是外来人,而且,就是怀疑今晚灵梦回来了,来抓灵梦的人。”村长十分肯定的说道。

    “当时我们也是从村口进来的,也没有触发机关啊。”

    “白天我们都在,机关也就没有布置,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布置一些机关,这些都是按着灵梦爷爷之前留下的图纸所设计的,所以灵梦自然是知道怎么绕开这些机关。”村长说道:“而这些机关,一旦触发了一个,就会接二连三的触发好几个,足以杀死一个人的。”

    不过从第一个机关触发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机关触发的迹象。

    “会不会是什么猫狗之类的动物,误打误撞弄到了机关呢?”我也跟着村长走出房间,四处张望道。

    “不可能的,这里没有人养猫狗,而且附近也没有流浪猫狗存在,只能是人。但是为什么没有触发接下来的机关呢?”村长对于这个问题,也很是纳闷。

    “为什么?要怪就怪你们的机关,设计的简直太明显了,都丢唐门的脸。”说着,一个女声在我们不远的前方传来,那女人带着面罩,完全看不到容貌,简单的黑色马尾绑在后面,显得很是清纯,但是从刚刚话语听来,又有一种杀手的气息存在。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完好无损的走到这里来?机关呢?机关怎么没有触发!”村长慌了神,明明有那么多机关,随便一个轻易闯进来的人,就会立刻死亡。但是这个女人,竟然毫发无损的站在我们面前……

    “就你们的机关?随便几根线,一个简单的暗格?就像将我置于死地?就在我触碰到了第一个机关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你们这些机关的关联线,然后,一个一个的斩断。”说着,女人从身后扔出了一堆被拆的乱七八糟的机关:“快说,上官烈的孙女在哪?”

    “上官烈?难道是灵梦的爷爷吗?”我不禁在心里嘀咕一句:“这个女人也是来找灵梦寻仇的吗?不过之前来的都是一些想霸占灵梦的混混,这次这个女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在哪?”村长虽然有些吃惊,但是依旧不慌不忙的回应。

    “为什么?为了你们这个所谓的唐门村的所有人的性命!”女人提起长剑,指着村长,声音冷漠。

    “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和今早的那群混混,有关系吗?”这时,司马羽落站出来,以同样冷漠的语气问道。

    “哟?新来的人吗?我之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女人看到司马羽落,用奇怪的语气问道。

    “你那么想知道我是谁吗?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是司马羽落,司马敬轩的女儿。我可不想某个人一样,闯到了别人的地盘,却连个名字都不敢说。”司马羽落冷言相向。

    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笑了出来:“司马羽落?司马敬轩的女儿?别逗我笑了,就你那没用的父亲?对了,说起来,那个老头,你知道上官烈的儿子,为什么会参与赌博吗?还不是司马敬轩带的?哈哈哈哈,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呢,毁了上官一家不说,还敢来到这里厉声的替这里的人说话?真是太好笑了。”

    司马羽落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参与的赌博,竟然还有上官家的事,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谁?”司马羽落接近失去理智的吼道。

    相对于司马羽落的歇斯底里,那个女人却十分淡然:“我是谁并不重要,反正你们这两个没用的父亲,已经死了。留下你们这两个女儿给自己的父亲偿还身后的事,还真是没用的男人呢。我劝你最好走远点,这是我和上官家的事情,和你司马家没有任何关系。”

    “你让我走开我就走开?先把侮辱我父亲的事情放到一边,你现在要带走的人,恰恰是我要保护的人呢。单凭这一点,我也要拦着你。”司马羽落不但没有走开,反而一点点的靠近那个女人:“我现在就要揭下来你的面具,看看你到底是谁!”

    “你保护上官烈的孙女?真是笑话,上官烈的孙女不恨你就不错了,还会让你保护?我劝你尽快的离开这里,不然,我连你也杀。”女人威胁道。

    “怎么?害怕了吗?怎么一直在后退呢?”司马羽落一步步的逼近,那个女人也相对的一步步在后退。

    “我告诉你你不要再过来了。”女人提起剑,指着司马羽落。

    司马羽落依旧没有听那个女人的话,继续靠近她。

    “不知死活。”

    那个女人猛地向前突进,手里的剑迅速的刺向司马羽落的脖子,司马羽落也没想到她竟然直接发起攻击,虽然闪躲的有点慢,但还是闪开了。

    “想不到你还真有勇气和我打呢,我很佩服你的勇气。”说着,司马羽落从腿上抽出绑着的两把匕首,她和这个女人打的目的,就是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