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带我走
    ,!

    那女人的动作速度,远远的超出了司马羽落的想象,两个人在不断的交锋的同时,司马羽落的身上已经受了多处剑上,明显处于下风,而相对的,那个女人的身上,也只是几处被匕首刮伤的痕迹,并没有像司马羽落那么狼狈。

    早上跟那些混混交过手,虽然休息了这么长时间,但是晚上并没有睡好的司马羽落,很明显是不在状态的,面对着那个女人的频频进攻,很多次都是躲闪不及,被剑不断的刮伤……

    我在一边看不下去了,也参与到了两个人的对战之中,我找准机会,顺势来到了那个女人的背后,谁知道那个女人反应奇快,猛地发现身后有人,本来想追司马羽落的身体猛地停顿下来,回过头就是一脚,要不是我做足了防御,这一脚怕是直接将我踢倒了。

    “哦?男人?我没有见过你,我劝你最好不要自讨没趣。不过刚刚那一脚你都能接下来,看样子你也是练过的人啊。”女人也意识道刚刚那一脚被我挡下来了,也自然是知道了我的程度。

    司马羽落喘着气:“高飞,你走,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够她几剑的。”

    司马羽落这个女人,从我刚见到她开始,她就对我冷嘲热讽的,都这个时候了,还要怀疑我的能力,而且我刚刚不是接下她那一脚,没有倒地吗?

    “我就不走,我怎么能看着你被这个女人打?何况我也能打,不是吗?”我争辩道。

    “你的实力我又不是不知道,少在着装汉子,螳臂当车了。”司马羽落还是不相信我的实力,继续说着。

    那个女人明显是烦了:“你们两个这是小两口吵架吗?有完没完啊。他刚刚既然能够接下我那一脚没有倒地,说明还是有点实力的。你说对吧,帅哥?”说着那个女人转过身,对着我笑了一下。

    这一笑很是魅惑,让我放松了警惕,谁知道这个女人竟然马上对我发起了攻击,猛地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将我踢出很远的距离,我顿时伏在地上,久久没能缓过神来。

    “我还以为你有多抗打呢。真是不自量力。”那个女人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与司马羽落纠缠。

    司马羽落见我被打倒后久久没能起来,她的愤怒开始上涨了一个等级,虽然还是吃了很多及剑的伤害,但是她还是进了那个女人的身,猛地一记将女人的剑打飞,顺手转了一下手里的匕首,滑开了女人的面具。

    面具一分为二,落在地上,女人的脸庞在月光下也被看的清清楚楚,很清秀的一张脸,眸子里虽然充斥着杀气,但还是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一头乌黑的秀发被风吹动,很是清爽。

    “墨……墨子画?”

    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村长竟愣在那里,嘴里吐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墨子画看着地上已经碎成两半的面具,苦笑了一声:“果然还是暴漏了身份呢。不过老家伙,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劝你还是尽早的把上官烈的孙女叫出来,我也没有这么多时间跟你废话了。”

    “墨子画?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司马羽落在一旁嘀咕道。

    “耳熟是避免不了的,你父亲司马敬轩长期跟上官烈的儿子混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听到我的名字。不过我跟你们司马家,并没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就是这上官家,上官烈的儿子已经被追债的杀死了,跟你的父亲司马敬轩一样的下场,还真是惨呢。果然赌博这东西,还是不要碰的好。”墨子画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墨子画,上官家和你们墨家之前,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在里面的,当年上官烈,真的没有去刻意抢夺你们墨家创下的墨家机关道啊。是你们墨家亲自让给上官家的啊。”村长解释道。

    “亲自让出去?你真当我是傻子吗?墨家机关道可是耗费了我们墨家多少年的心血才建成的,本来之前我们墨家和你们唐门早就定好了,井水不犯河水,是你们唐门,用暗器伤人之后,威胁我们墨家,强制着要我们墨家交出那长达三千米的墨家机关道,我们交出机关道之后,你们唐门还得寸进尺,不仅杀了你们挟持的墨家人,还在机关道上大肆建筑你们唐门的暗器所,强行霸占了机关道几十年,这笔账,我一定要算回来!”墨子画愤愤的说道。

    “你真的误会了子画,当时真的不是我们有意为之!”村长继续解释道,却被墨子画一声怒喝打断。

    “我不想听你这条唐门的走狗说些什么,唐门的走狗,就是顺着自己主子说话的,你的主子蒙蔽了你的眼睛,你就只会用你们主子的话来反驳我,却根本不管那些事实真相,我不想听!”说着,墨子画捡起被司马羽落打飞的剑,指着村长:“我劝你还是马上交出上官烈的孙女,不然,我就把这个村子的人,全杀了。”

    “你敢!”司马羽落在一旁呵斥道。

    “我怎么不敢?就你现在这种状态,还有什么可以阻拦我的资本吗?我说过了,我和你们司马家,没有任何瓜葛,我也不回去傻到得罪一个家族,我墨子画一向爱恨分明,没有关系的,我不想去巴结,也不想得罪。帮过我的,我定会感恩。相对的,害过我的,我定会报仇。”墨子画的剑,已经逼到了村长的脖子上:“我早就听说这个村子是个大的机关所,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来观察你们这里的机关布置,以及机关关联,现在,我已经把所有有着很大杀伤力的机关,全部拆除了,唐门没了暗器,就如同没了手脚一样,就是在案板上,待宰的鱼。不过,现在有且只有一个办法能够救你们全村人的命,那就是,交出上官烈的孙女。”

    “虽然我不怕你的威胁,我也知道你要带走那丫头做什么。但是现在这个丫头不在这里。”村长叹了一口气。

    “少骗我,我在这里观察了这么长时间,她每到晚上都会回来这里的,为什么偏偏今晚没有回来,快说,她到底在哪里!”墨子画继续逼问道。

    “她真的没有回来,我没有骗你。”村长很无奈的说道。

    “是不是不烧了这个机关所,你是不会告诉我的?听说这里面有着上官烈那个老头,精心布置了很多的木质机关,只要烧了,这里面的木质机关就不复存在,是这样的吧。这也是你们这群人,一直守着这里,没有外出的原因吧。我要是一把火烧了这里,说不定你就知道她在哪里了,或者你们把她藏起来,我烧了这里的话,她还是会出来的。”说着,墨子画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小瓶汽油,倒在了村长家里木头很多的地方,还拿出了一个打火机:“说吧,要是不说的话,我这一把火下去,可是全都化为灰烬了哦。”

    “我真的不知道……”

    村长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女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够了,墨子画,我出来了,你带我走吧。”

    “哦?果然还是这招管用吗?”说着,墨子画收起了打火机,向灵梦走来。

    望着眼前的灵梦,她没有过多的变化,在她的脖子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蝴蝶纹身,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烈的孙女,没错吧。”墨子画走到了灵梦面前,挑起她的下巴,问道。

    “没错,我还能骗你不成?我很清楚骗你的后果是什么。不要多说废话了,直接带我走吧,你来的目的不就是想带我走吗?”灵梦冷冷的回应。

    “你比这个无趣的老家伙聪明多了,既然你主动出现了,那我就带你走吧,也就权当你为了这个机关所,献身了吧。”墨子画带着灵梦就要离开,被我叫住。

    “灵梦,真的是你吗?你不是在北瑶池被杀害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你脖子上的蓝色蝴蝶纹身呢?怎么没有了?”面对着眼前的这个灵梦,我有太多的疑问要问。

    听了我这番话,墨子画也开始怀疑起面前这个灵梦的真实性:“你是假的?”

    灵梦苦笑着看了我一眼:“我说高飞,你会觉得我是假的吗?还是觉得我是鬼?我想你既然留意到了我脖子上的蓝色蝴蝶纹身,那么也一定知道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然,你也就不会找到这里来了,不是吗?”转而,灵梦对墨子画说道:“我说子画,我们小时候就见过面,彼此都是看着彼此长大的,你会觉得我是假的吗?如果你觉得我是假的,那好,你尽管放火烧了这里,不过这样的话,你就永远没有威胁真的我出来的手段了,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

    本来墨子画是想威胁唐门的,没想到现在却被突然出现的灵梦,反过来威胁了,让她想烧这个地方都不能烧,而且眼前这个灵梦,还很有可能是假的……

    “管你是真是假,先跟我走。”墨子画说着,便带着灵梦离开了。

    “为什么这个灵梦,没有纹身呢?”我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这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