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老友
    ,!

    司马羽落好像也看出来我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便走过来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出现的灵梦,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她的脖子上,没有蓝色的蝴蝶纹身……”我用着有些不敢相信的语气,回答道。

    “没有蓝色的蝴蝶纹身?会不会不是真的灵梦啊。”司马羽落问道。

    “我刚刚也在好奇是不是真的灵梦啊,可是你看她说的话,以及她的反应,很明显就是真的啊。”我脑子里想着刚刚灵梦的话,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情。

    “没错的,那丫头的脖子上,就是没有你们说的蓝色纹身啊。那丫头没有纹身的啊。而且那个丫头很讨厌纹身的,这几天回来的时候也没见她的身上有纹身啊。”村长确信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我依旧是没有反应过来,依旧陷入着灵梦的脖子上一定是有着蓝色蝴蝶纹身的思想迷宫里。

    “有没有可能,那两个,都是假的灵梦呢?”司马羽落思索道,这一句话,直接将我的思想迷宫打破。

    “对啊,为什么一定纹身的灵梦一定有一个是真的呢?那两个都是假的不可以吗?”我方才反应过来,这下这个真灵梦,算是找到了,不过,她现在被墨子画那个女人带走了,去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这和没找到有什么区别。

    “墨子画会将灵梦带到哪儿去呢?村长,你能不能猜出来墨子画会把她带到哪儿去啊。”我转过头看向村长,问道。

    “要说墨子画带走那丫头的目的,也不过是要挟我们交出墨家机关道的那片地,至于她带着那丫头去了哪儿,我还真的猜不到了。不过,现在既然墨家的人都缠进来了,我也要去找一个老朋友,去帮我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了,说起来,这个老朋友,我们也有十好几年没有见面了。”村长说着,眼神竟有些向往。

    “是个什么样的老朋友呢?你们两个关系怎么样。”我很好奇的问道。

    “准确的说,是两个老朋友,一个,我们都爱叫他木乃伊,另一个,我们都爱管她叫老宋,木乃伊很喜欢和我们一起研究唐门的一些暗器什么的,而这个老宋就不一样了,相对这些暗器,他倒是不是木乃伊感兴趣,反而是喜欢一些武术,太极,以及按摩之类的手法。本来偶尔还会有点联系,不过自从老宋由于误诊了一个女孩的父亲,导致那个父亲死亡,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老宋。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样了,听说那个时候的他,因为这个事情颓废了很久呢。”村长默默的抽了一口烟袋,叹息道。

    “这……说的不就是宋老吗?这个世界真小。”我在心里想着。

    “村长,既然你想见这个老朋友,那么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为了确定是不是宋老,我试探性的问道。

    “说起来,我这几年也没少打听了他的消息,说是在洪峰市内部开了一家针灸店,还有他孙女,也开了一个健身馆,去市里找找,应该就能找得到吧。”村长翻了翻他的记事本,说道。

    “那好,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市里,找您的这位老朋友。”我微笑道。

    这村长的老朋友,一定就是宋老没错了。不知道明天带着村长过去,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感人至深的场景呢,想想,竟有些期待呢。

    第二天一早,就有很多的村里人来到村长家询问村长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村长也详细的解释了昨晚的事情,当听到墨子画这个名字的时候,村里的人也纷纷表示无奈,好像这个人,是唐门和墨家一个无法解释清楚的纠纷。

    简单的安排了一下村里的事情之后,村长便坐上我的车,在全村人的目送下,离开了村子。

    我轻车熟路的将车子开往市区,周遭的环境也有村子那边的荒凉,变得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了。

    “好久没有到城里来了,想不到洪峰市现在已经这么发达了,当年的洪峰市可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啊。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功劳啊。”村长四处张望着高楼大厦,感叹道。

    “村长,哪儿的话,要不是你们这些老一辈的给我们这些年轻一辈的奠基,我们也得一步一步的来不是?”我笑道。

    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本来很远的路程,也很快就结束了。我将车子停在宋老的店前,按了两下喇叭,这一早上的,自然也是没人来针灸店,一眼望去店里也是没人,这时宋雪琪从楼上的窗户探出头来:“谁啊,现在还没到开门时间呢。”

    “教官,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就不记得我了?”我摇下车窗,冲宋雪琪笑道。

    “是你啊,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开门。”说完宋雪琪便下楼给我开门,我也打开车门,跟着村长和司马羽落下了车。

    “今天怎么还带着人来了?这位,怎么有点眼熟呢?”宋雪琪看着村长,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时候房间里传来宋老的声音:“孙女,谁啊。”

    “高飞,还带了两个人来,您出来看看吧。”宋雪琪对着房间里说道。

    过会,宋老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看看高飞带谁来了。”就在宋老刚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我身边的村长,顿时高兴坏了:“哟,老孙头!”说着便笑着迎了上去。

    “哈哈,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是喜欢叫我老孙头啊,老宋。”村长也笑着朝宋老走去,两个十几年不见的老朋友,就这样团聚在了一起,两个人互相拥抱了一下,诉说着以前的种种小事。

    “老宋啊,这是,你孙女?”村长指着宋雪琪问道,

    “是的,我是他孙女。”宋雪琪端茶过来,应道。

    “哟,都长这么大了,还这么水灵。当时我们见到你的时候,你还不到一米呢,现在这身高,真是让人羡慕啊。”村长笑着打量了一下宋雪琪:“怎么样,有没有人追啊,长得这么漂亮,一定有人追了对吧。”

    听到这话,还没等宋雪琪回应,我先在一边回应了:“有人追她?说句话都能让人冷的发抖,这还不是看到村长您的面子上,才把语气放柔和的,这样的母老虎,谁能看上她?就算看上了,谁又敢娶啊,怕不是要天天做噩梦哦。”

    话音刚落,宋雪琪一记手刀砍了一下我的肩膀,只听肩膀咔吧一声,巨大的痛苦从肩膀出传来,痛得我嗷嗷直叫,合着这一下子直接把我的肩膀打脱臼了啊,下手真特娘的狠。

    “怎么样,吐槽我这几句的下场,是不是很爽?你不是说我语气冷的渗人吗?这样的语气你喜欢吗?高飞?”宋雪琪用着一种阴阳怪调的语气跟我说话,比起那平时的冷,还要渗人几分。

    “我错了我错了,教官,你原谅我吧,快帮我把肩膀弄好,痛死了。”我马上求饶道。宋雪琪这才一脸不情愿的将我的肩膀弄好,但如此滑稽的场面,却让两位老人看了笑话。

    “说起来,老孙头,你这么多年不来找我,怎么今天突然过来找我了。而且找的这么准确?”宋老好像意识到什么了,问道。

    “哦,昨天啊,我跟高飞说了一下你的事情,估计是这小子联想到你了吧,所以今天就直接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村长解释道。

    “这样啊,那是不是有什么急事?不然你老孙头怎么可能舍弃唐门村村长的位置不坐,不远千里跑到我这里来,不会就为了来跟我叙叙旧?那我可承受不起啊,哈哈哈。”宋老这个老顽童,平时也没见怎么爱开玩笑,今天遇到了老朋友,老朋友的玩笑倒是没少开,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果然还是你了解我,说起来,木乃伊呢?哪儿去了?”村长问道。

    “木乃伊啊,这几天被他的儿子接到外面去生活了,我和他也只是打打电话,偶尔唠几句罢了,现在我也见不到他。”宋老叹了口气道。

    “哦,这样啊。我也就不绕弯了,就直接跟你说了吧。昨天晚上,墨子画来到我们村,要我们交出上官烈的孙女,如果不交,还要烧了整个村子。”村长说道。

    “什么?墨子画找过去了?”宋老的表情由刚才的嬉笑,瞬间变成现在的紧张:“后来怎么样了,村子没事吧。”

    “村子倒是没事,只不过上官烈的孙女被带走了,她可是上官烈现在唯一的后人啊,我们这些做朋友的,岂能让她出事吗?所以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想着我们一起去就那丫头出来,用我的暗器,还有你的功夫,一定能就那丫头出来的。”村长坚定的说道。

    不过宋老倒是没有村长这么坚定,反而是惆怅了起来:“墨子画带走了那丫头,这才不好对付啊。毕竟当年的唐门,对墨家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那只是一场误会罢了。这里面有着很多内因,你不知道的。”村长解释道。

    “内因?我会告诉你关于那件事情,我知道的一清二楚吗?”宋老抽了口烟袋,淡定的回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