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斩不断的纠纷
    ,!

    “老宋,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你知道的一清二楚。难道没有不是一个误会吗?”村长很是不解的问道。

    “误会?当年我为什么退出唐门,也是因为这个事情,上官烈老爷子自己发明不出新的暗器,使得唐门的内容,始终就是啃祖宗的那些东西,而反观墨家,不但在原来的墨家机关道的基础上,增添了新的东西,还把原来的仅有一千五百米的墨家机关到,延长至三千米。上官烈老爷子自然是看不惯,眼红。自己这边创作不出新的东西,自己的对手却蓬勃发展,这是上官烈就选择了一个极端的手段——挟持墨家的长子,墨无痕。而这个挟持行动,就是我参与的。”宋老自顾自的说道。

    “挟持的事情我知道啊,不是说后来放走了吗?杀的是假的人偶?”村长还是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假的?放走了?谁告诉你的?你被唐门蒙骗的太惨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上官烈挟持了墨无痕之后,要求墨家的老爷子,墨蝎交出墨家机关道,口头上只是说租借过来一个星期,供他参考,发现新的灵感,好发明新的,属于唐门的东西。墨家人不仅答应了,还将一个星期,延长到了两个星期,这已经很宽容了,但是就在唐门占有了墨家机关道的时候,墨家的人过来接人,却发现墨无痕已经死了。当墨家想反过来要回机关道的时候,却发现上官烈已经在机关道外面,布下了层层防御。众多的唐门暗器让墨家望而却步,失去了自己最疼爱的长子,就连自己辛苦经营的机关道,也被人霸占,墨蝎当场气死。这一来墨家群龙无首,唐门不但没有老实,反而是趁火打劫,墨蝎尸骨未寒的时候,还抢下了许许多多墨家小的机关城。反倒是墨子画,一个姑娘家,带着墨家仅剩的十几号人,拼命的守着墨家最后的堡垒,也就是现在墨家最大的,也是唯一一个机关城。上官烈不但没有罢手,反而要赶紧杀绝,要不是最后的机关城固若金汤,墨子画那丫头够顽强,墨家早就没了!自从看到了唐门的人是这幅嘴脸之后,我就离开了唐门,也离开了你。”宋老终于说出了这段往事的真相,说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气的浑身发抖。

    宋老的这一番话,让村长顿时就愣在了原地:“这不是真的。我听到的消息不是这样的,我听到的消息是把墨无痕还回去了,那个假的人偶被当成了墨无痕的墨家来找唐门的麻烦,唐门才反击的。”

    宋老冷哼了一声:“有多少人愿意主动承认自己的黑历史呢?随便扭曲一下事实,歪曲一下人物性格,再有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特别是你这样被唐门一直蒙在鼓里的人,当然会深信不疑了。”

    村长整个人仿佛失了神一般,瘫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久:“那我们,是不是救不回那丫头了?”

    “十有八-九吧,你们唐门做的那么过分,他们断了你们唐门的后,也不是难以理解。”宋老抽了口烟袋,随意的说道:“我劝你啊,还是尽早的离开唐门吧。让唐门这个门派,自己灭亡去吧,顺便,带着你的那些村民,去别的地方,好好的过日子吧,对了高飞,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你带人去把那片地占了吧,你愿意干嘛就干嘛,如果你不想占,就让他荒废了吧。”宋老依旧很淡然的说道。

    村长还是不肯接受这一切,他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久好久,一直没有说话。

    这时宋雪琪将我拉到一边:“你是怎么掺和进来的?这时唐门和墨家的两大家族,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里面的事情很乱,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总之这个唐门的后代,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很重要?比穆亚彤重要吗?”宋雪琪反问道:“你老实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你为什么会跟魔龙扯上关系?”

    当听到穆亚彤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整个人愣了一下,脑子里不禁回想起这段时间,近乎忘却的她。从一开始来到小姨家过年,到后来的合伙陷害赵敏,还有很多很多事情,都是我和穆亚彤一起经历过的,我现在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当时同意苗小珍去到魔龙那边,又是为了什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同意了李赫对我说的卧底行动?难道不都是为了穆亚彤吗?

    “这个唐门的后代,就是那天晚上,找到穆静菲家的那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最近知道了魔龙的一些计划,并告知给了他一直怀疑的我,所以要将她杀掉灭口。所以我们要保护她。”我解释道。

    “魔龙怀疑你?你不是一直在魔龙那边当小弟的吗?这么清清白白的,怀疑你干嘛?”宋雪琪不解。

    就在我刚想说明实情的时候,司马羽落将宋雪琪拉开,走到一边说:“我看你这个女人蛮聪明的,至少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吧,知道的太多会付出相对应的代价的。而且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他身份的特殊性,对吧。这些话,是我见他叫你教官,才跟你说的。希望你能够明白这番话的意思,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ok?”

    司马羽落的突然插话,让宋雪琪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宋雪琪的头脑还是很灵光的,看她心领神会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明白了什么,虽然不一定百分百能猜对,但是猜对个十有八-九,还是可以的。

    与此同时,墨家机关城——

    “我说子画,你带我到你们墨家唯一的机关城来干嘛,就不怕他们找过来吗?这可是你们墨家唯一的机关城啊。”灵梦四处打量道:“不错,不愧是机关大家族,到处都设计的这么精心,缜密。”

    一旁的墨子画冷哼一声:“还用你说?就凭你们现在唐门村的那些人,想进道这里面来把你带走,怕不是白日做梦啊。当年你爷爷,带着几百号人,想尽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攻进来我们墨家只有几十号人守着的这座城,你觉得,现在他们就有可能攻进来了?”

    “也是,当年是我爷爷做的太过分了,不应该霸占了你们墨家那长达三千米的机关道。还在你们老爷子死了之后趁火打劫,是他不对,不过后来你们不是也派人把他给杀了吗?这样不算两清吗?”灵梦摇了摇头,苦笑道。

    “两清?你们霸占机关道的事情还没有完呢。说好的只要一个星期,我们给了你们两个星期,够意思了吧,你们不但不满足,还把你们挟持的我哥,当着我的面杀死了!那可是待我最好的哥哥!那也是我爷爷最疼爱的孩子,别说杀了一个你爷爷就算平了,杀几百次都不够平的。我告诉你,就算他们进到这里面来了,我也要让他们,看着你被杀,看着这个唐门唯一的后代被杀,我也想看他们那种,看着自己对自己很重要的人被杀,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绝望感,想想就觉得很爽呢。”说着,墨子画的刀,贴着灵梦的脸,滑来滑去。

    灵梦并没有害怕,反而很淡定的回应着墨子画:“子画啊,你年龄比我大,我可以叫你一声子画姐吗?”

    墨子画先是一愣,随后不耐烦的回应道:“你随意,想怎么叫,想套近乎,都随你,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子画姐,你可不要小瞧了我这个将死之人,或许,你能通过我,跟唐门做一个交易,来换回你们墨家,长期被霸占的,那三千米的墨家机关道。”灵梦淡然的说道:“怎么样,子画姐,有没有兴趣跟我来做一下交易?”

    墨子画听到这话,马上转过身对灵梦说:“你们唐门家说的话,自从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不会相信了,你觉得你现在说的话,对我还有吸引力吗?”

    “如果没有吸引力的话,你会这么激动?”灵梦苦笑了一声:“交易的内容很简单,如果他们找过来,你不要拦着他们,放他们进来,到时候你就用我的命威胁他们,若是他们不肯废掉在你们机关道上建筑的暗器,机关,并且交出机关道,你就杀了我,怎么样?这样,对你有没有什么损失和代价。甚至,一点风险都没有,唾手可得。”灵梦用着很平和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墨子画考虑再三,也觉得灵梦的话有道理:“如果按着你说的,我们现在该在怎么做?”

    “不需要你做什么,子画姐,今天他们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到时候你只需要做你想做的,说你想说的就好。”灵梦回答。

    “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墨子画不解。

    “对于唐门来说,是没什么好处,但是对于我来说,留下了一条命,我还能去做,比保护唐门,更重要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