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物归原主
    ,!

    墨子画并没有深究灵梦这句话的意思,便扔下灵梦不管了。

    另一边,村长还在为刚才宋老的那一番话而惆怅,不过他想必之前,好像想通了不少,他看向宋老:“虽然唐门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但是唐门唯一的后人,我们也要将她带回来啊。不能让唐门绝后啊。老宋,你知道墨子画会把那丫头带到哪儿去吗?”

    宋老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很简单,墨子画是墨家的人,现在墨家在市区里有没有人我不知道,不过那个时候的墨子画,是一个深受墨家文化熏陶的人,应该不会很积极的去融入市区,丢下墨家那唯一的一座机关城。所以,他应该跟着一些墨家的下人,守护者那座机关城,自然,那丫头也就是被墨子画带进了机关城里。”

    “机关城?那个唯一的机关城吗?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们没有机会去救那丫头了?老宋你刚刚也不是说了吗,当年上官烈带着那么多的唐门的人,都没能攻进去,现在就凭我们几个人,怎么可能进得去啊。”村长露出了绝望的眼神。

    “其实说白了,墨子画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我猜,她也打着自己的算盘,想重新上演一下当年唐门,对她们墨家所做的事情。那么她带走上官烈的孙女的原因就是,想夺回本就属于她们墨家的,墨家机关道。”宋老思索了下,说道:“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像当年一样,用武力强攻,而墨子画,就会主动给我们开门的。”

    “真的吗?如果墨子画不是这样想的怎么办?而且,按着你说的,墨子画想把历史重演,历史可是我们唐门杀了墨家的人,并且抢走了墨家机关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墨子画也会杀了灵梦的啊。”村长焦急道。

    “那又怎么了?一命偿一命,并且本不属于你们唐门的墨家机关道,也物归原主了,你们唐门虽然没了后人,但是唐门村还是一直存在的,在立一个名义上的后人,继续与墨家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又回归正常了吗?”宋老一脸轻松的说道。好像在他看来,这两个家族如此激烈的争斗,就是如此平常,犹如家常便饭一般。

    “这对墨家确实没什么,不但要回了机关道,还清算了旧账,但是你为唐门考虑过吗?唐门可算绝后了啊!就算按着你说的重新立一个名义上的后人,这个后人要背负多大的压力和责任啊,你明白吗?毕竟你也曾经是唐门的人啊。”村长很不理解宋老为什么这么淡定。

    “你也说过了,是曾经。而且,你们现在别无选择,现在你们唐门唯一的后人,就在墨子画的手上,如果她的条件不是机关道也还好,是机关道的话,就算杀了上官烈的孙女,你们敢有什么话说的吗?而且我现在,不想跟唐门,扯上任何关系。”宋老极力的说明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不想和唐门有着一点瓜葛。

    “好吧,你走了这么长时间,唐门所做的一切又是那么过分,你能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既然话都说成这样了,那么老宋,你带着我们去墨家的机关城吧,我们要去救那丫头了。”村长长舒了一口气,故作淡定的说道。

    宋老点了点头,随后我们开着车,四人离开了市区,根据宋老的指示,开往了墨家机关城。

    车子开到了一个山上,在一个简单的石门面前停下了:“这就是墨家现在仅剩的一个机关城了。”宋老下了车,望着眼前的机关城,当年他跟着唐门一起入侵这里的场景,如电影一般,不断的在宋老的眼前浮现。

    只是一眼望过去,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只是这个机关城,依山而建,我们面前的,只有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石门,要不是宋老说这是墨家的机关城,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靠近石门,石门的表面很光滑,什么都没有,根本想不通这种东西要怎么打开。

    “我们要怎么进去。”我不断的摩挲着石门,在寻找有没有类似暗格的东西。

    宋老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进去,不过,肯定有墨家的人知道有人靠近这里了。”宋老说着,抬起头望向石门上方。

    “是不是这个暗格?”我终于摸索到了暗格,正要按下去的时候,宋老连忙推开了我。

    “你是不是想死啊,门上的暗格是你随便乱按的?虽然这可能和当年的石门不一样,但是肯定不是开门的按钮,你明白吗?”宋老责怪道。

    听宋老这么一说,我不禁下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宋老及时制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还不知道。

    过了会,石门轰然打开,墨子画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装扮和那天晚上的一样,不过白天相对于那天晚上的她比起来,更加清秀了不少。

    “你们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了。”

    “竟然,真的主动给我们开门了?”村长有些不敢相信,居然和宋老说的一模一样,不过这也说明了墨子画的目的,利用灵梦,来夺回属于她们墨家的机关道。

    “那个,你们石门上的暗格,到底是用来干嘛的?”虽然被宋老制止了,但是我还是很好奇的想知道石门上的暗格,到底有什么。

    墨子画微微一笑,道:“你很想知道吗?那是开门的暗格啊。你怎么没有按下去?”

    “我不信,除非你给我演示一遍。”我还是有些后怕,并没有相信墨子画说的。

    墨子画笑了笑:“好吧,就给你看一下。”墨子画关上了石门:“是这个暗格吧。”

    我点了点头,墨子画轻松的暗了下去,就在她按下的一瞬间,她猛地想一遍跳开,并且迅速的趴在地上,紧接着,一块巨大的木头,上面绑着一片寒光闪闪的刀片,呼啸着飞向石门,轰然砸在石门上面,刀片砍到的位置,就是那个暗格靠上一点的位置,如果有个人站在那里,按下暗格,这个刀片,就直接会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这的确是开门的暗格,是打开通往阴曹地府的门的暗格啊。

    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好奇害死猫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身上的冷汗,不禁打湿了衣服。

    “有那么可怕吗?”墨子画笑着说道,随后她找了一些下人将机关还原,带着我们进到了里面。

    尽管在外面看上去那么平庸,但是里面却很是豪华,如同宫殿一般,让人不禁感叹墨家的厉害。

    “小心点,这里面的走廊,下面又不下30个有着机关的暗格,我在前面带路,不要走错了,不然死在这里面,可别怪我没有提醒。”墨子画在前面带路,用着很轻松的语气说道。

    墨子画在前面带路,走的很快,这让跟在后面的我完全记不住该走哪个,还好我的前面是宋老,不然我怕是要在站原地,不敢向前走一步了。

    终于走过了那个该死的走廊,我感觉我的双腿在发抖,如同被人追着跑了好几千米一样,冷汗也直冒个不停。墨子画轻笑道:“有那么可怕吗?”

    “有,我很害怕,稍有不慎就会死亡,我还没有活够呢。”我用着发颤的语气回应道:“你们这些研究机关的人,都会把自己的家里,布置的这么吓人吗?这要是一不小心走错了,岂不是玩完?”

    “那就怪自己命短咯。”墨子画摊了摊手,不屑的回答道。

    “子画,不要贫嘴了,快告诉我灵梦那丫头在哪,我们要见她。”村长很明显已经失去了耐心,带着我们走了这么远的路,还是没有见到灵梦的他,不耐烦的问道。

    “我说村长,您别急啊,你们唐门的唯一后代,我们一个小小的墨家,哪儿敢怠慢啊,她现在正在我的房间里好生歇息着呢,我这就带你们过去。”说着,墨子画带着我们来到了她的房间。

    进到房间里,一股异于城里楼房的装修味道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房间里的一系列家具,装饰品,都散发着古色古香,不愧是一个深受墨家思想熏陶着的人。

    灵梦就坐在墨子画的床上,灵梦的现代装扮,加上这么古色古香的房间,给人一种灵梦是穿越过来的错觉。

    村长激动的上前,拉住灵梦的手问道:“你没事吧。”

    灵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子画姐并没有把我怎么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走,我们这就离开这里。”说着,村长就要带着灵梦离开。

    “我们墨家没有动你们唐门的人,你们唐门是不是也该把一个不属于你们的东西,物归原主呢?”墨子画在一边玩弄着头发,说道。

    “你们要什么东西?”

    “村长,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们当然想要的是,那长达三千米的,墨家机关道啊。”

    “果不其然,老宋这家伙,竟然全部猜对了。”听到这话,村长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同时拉着灵梦的手,也不由得攥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