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缘由
    ,!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男人已经死了的时候,这个男人轻笑了一声:“子画大小姐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呢。”

    听到这个称呼,墨子画瞬间收回了马上就要砍下去的长剑,她的眼神竟有些惊愕:“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叫我?”

    “哦?子画大小姐您终于想起来了吗?”男人继续轻笑着说:“当年你们墨家,因唐门绑走了你们的墨家长子,墨无痕,以这个胁迫你们墨家,交出你们墨家的机关道。但是,那个时候的子画大小姐,可是很冰雪聪明的呢,在墨无痕被抓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唐门的动向,故意让一个人,在墨无痕的房间里伪装成墨无痕,从而让唐门的人带走墨无痕,并且表面上把唐门一个星期的租借要求,改变成两个星期,你们明明就知道唐门是为了霸占你们的机关道,还故意这样就是想维护你们墨家,以后的名声,把一切的黑锅,都推给唐门。”

    “这……这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带走的,不是真的墨无痕吗?”一旁的宋老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的话,跑到这个男人面前,疯狂的椅着这个男人:“你把话说清楚,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带走的不是真的墨无痕又是怎么回事?”

    男人轻笑道:“你不用激动,当时就是墨子画,那冰雪聪明的人,用我,代替了墨无痕,被你们唐门带走。后来,我买通了你们唐门的人,在杀墨无痕的时候,随便找一个人代替,从而我也就逃了出来,也就是说,我就是代替墨无痕的替死鬼!”

    “你……难道你就是那个下人?那个给我们墨家看门的下人?”墨子画用着颤抖的语气问道:“你不是应该死了吗?唐门怎么可能没有杀掉你,不可能的!而且我们后来派人去确认你的死活,也没有找到。”

    “原来你这么聪明的人,也有糊涂的时候啊,还有,你想一下,墨无痕既然被你偷梁换柱了,那么为什么现在墨无痕又被你们墨家,宣称被唐门杀死了呢?还不是在我被唐门杀了那段时间,墨无痕自己走丢的?哦,这么说我可能有点不负责任,是我找人将他带走的。那天我将他带走之后,就一直关在我那里,现在想想,已经有五年多了吧。哈哈哈。”男人放肆的笑了笑。

    墨子画被着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站不稳身子:“想不到我墨家,竟然被你这个下人,摆了一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你要是想杀我,刚刚那一剑早就砍下来了,不过现在你想杀,也晚了,因为只有我知道你哥哥在哪儿。你如果杀了我,那抱歉,你哥哥很有可能,永远的出不来了。哈哈哈哈。”男人摆出一副很欠揍的表情,惹得墨子画非常生气,恨不得直接手撕了他。但是,她当年上演了一出偷梁换柱,不就是为了保护他哥哥吗?现在杀了这个男人,不就等于间接性的杀了她哥哥吗?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哥哥在你手上,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有怎么可能知道这些?谁知道你所说的,不是胡编乱造,血口喷人的呢!”墨子画企图在挣扎一下,希望自己能够戳穿,这看似谎言的真相。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首先我来回答你我为什么活下来,以及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墨家有你这么个冰雪聪明的大小姐,唐门也不例外,上官烈的孙女,从小就很聪明,我那天就是跟她合作,顺便买通了看管我的守卫,才能从唐门,逃出生天。其实当时我也没有想那么多,都是唐门的大小姐告诉我,后面的行动计划,她让我找人挟持墨无痕,一直挟持着不要放出来,她会教唆唐门趁着实力强大,占据墨家的机关城,用来保护我,还告诉我墨无痕会是我以后的免死金牌,现在看来,还真是厉害,一个小丫头竟然能将事情看的这么远。”男人敬佩的拍了拍手。

    墨子画转过头,看灵梦的眼神,都充满了渗人的杀意,如果眼睛能杀人,恐怕灵梦已经死过好几次了。

    “口说无凭,还是那句话,你凭什么说我哥哥在你的手上,还被你关了那么久?”墨子画还想在垂死挣扎一下,尽管她自己也知道,希望不大。

    “凭什么?对了,说起来你们墨家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是这么高级的机关玩具呢。”男人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类似于玉佩的东西,随便摆弄了几下,无痕二字便出现在我们眼前:“怎么样,这个,够证明了吧。据我在你们墨家那么长时间,这个东西,好像只有大公子墨无痕有吧。”

    墨子画这次彻底的被击败了,彻底的被灵梦,从好几年前,就摆了一道。两个家族的斗争,竟然从这两个女人小的时候,就开始这么严酷,着实让人觉得害怕。

    见墨子画不说话,男人拿着玉佩在墨子画面前转了好几圈,边走边说:“墨大公子在我那边现在生活的很好,而且我此次前来呢,就是来跟你做交易的。之前我跟唐门的大小姐也做了交易,就是拿到你们墨家的机关道。而我在拿到机关道的时候,就会告诉你,你哥哥在哪,怎么样,这笔交易,是不是很值啊。”

    被一个曾经是自己家看门的下人用着自己最看重的人,威胁着自己交出自己家族最看重的东西,别提现在墨子画有多想杀掉这个下人了。但是墨子画很无奈,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从这个下人的话。

    就在墨子画准备开头同意的时候,墨子画转念一想:“既然唐门那个女人早在那么多年前,就将事情计划的这么长远,那么这次交易,是不是也在她的算计之中呢,如果我要是同意了,不但失去了机关道,又没有见到我的哥哥,怎么办呢?”

    男人也似乎看到了墨子画在猜想,担忧着什么,但是男人没有直接说出来:“我说子画大小姐,您还在犹豫什么呢?用机关道换回你的哥哥,难道不值吗?你那整天最看好,最要好,最想保护的哥哥,难道连个机关道都不如吗?”男人反而在一边添油加醋,企图扰乱墨子画的思绪。

    这接二连三的事情不断的发生,唐门和墨家两大家族的斗争,从一开始的机关道事情到现在下人用她哥哥威胁着墨子画交出机关道,这期间的斗智斗勇,看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禁感叹人心不轨,又感慨于灵梦与墨子画这两个女人的智商,真的能考虑到很多事情,特别是灵梦,这么长远的未来,都能够算到,并且在和墨家作对的同时,她还能把魔龙和苗小珍,包括我在内,都耍的团团转。到底是经历了什么,让她变得如此狡猾奸诈,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感觉啊,难道是我那个时候太年轻了吗?

    “交给你机关道可以,但是我要确认我哥哥在哪,是死是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那种。你刚才也说了,唐门的那个女人,都能够算到今天这个事情发生,那么肯定,也算到我这个做法了吧,快让我看看你们接下来的对策是什么。”墨子画自以为找到了灵梦计划的空缺点,正沾沾自喜,准备看男人怎么反应的时候,却不料男人很自然的摊了摊手。

    “你想去见,就带你去见咯,我们不想用同样的计谋,骗一个人两次,这样既无聊,还会被识破,想见你哥哥的话,跟我来吧。”男人说完,转身就走,也没管身后的墨子画跟没跟上。

    过了一会,男人背着手,头也没回的说道:“如果你再不跟过来,回去我心情不好,对你哥哥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可就别怪我了。”

    墨子画听到这话,顿时跟了上去,还故意说道:“你脑袋后面又没长眼睛,你怎么知道我跟没跟着你,我一直跟着你的好吗?”

    男人只是在前面走着,并没有说话。

    两个人慢慢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只留下我们四个人,除了灵梦之外,我们全都面面相觑,刚刚经历的一切,都太突然了,如同做梦一样。

    灵梦倒是很放松的伸了个懒腰:“那个傻女人,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哥哥,我能在那个男人那里,弄来两个跟我差不多的女人,难道还弄不来几个跟你哥哥一样的男人吗?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去找你哥哥或者不去找你哥哥,结局都是一样的。”

    天哪,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可怕,一想到现在的灵梦这么可怕,城府这么深,我就庆幸当时并没有跟她深交,不然我现在,被她卖了恐怕我都还得帮她数钱。

    灵梦也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来到我面前,直接对我说:“你是不是非常庆幸没有和我产生太多的关系呢?我告诉你,你,高兴的太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