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回忆深处
    ,!

    望着照片上那个笑的很平淡,几乎看不出来是笑的女人,我的内心好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一般,五味杂陈的,说不出来是记恨自己,还是对她满满的牵挂,我用颤抖的手抚-摸着照片,眼泪竟然不自主的涌了上来……

    看到因为一个照片如此激动的我,一旁的墨子画很是惊讶,她不明白照片里她要寻找的这个女人,对我到底有多么重要,但是她通过看我的反应,也似乎意识到了这个女人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重要,不一般。

    坐在副驾驶的司马羽落要来了照片,一看是孙剑寒,立刻问道:“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你在哪儿弄来的?”

    “我在哪儿弄来的你别管,看样子你也似乎认识这个女人,那我问你,你能找到这个女人吗?”墨子画没有回答,追问道。

    “这个女人,现在的情况很是特殊,我也只是近期见过她,至于她在哪,我也不知道。说起来,我想问你的是,你为什么要找这个女人?你和她,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司马羽落很机智的反应了过来问题的关键,并反问墨子画道。

    “我说过了,我为什么要找这个女人,你没有必要管,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个女人可能在哪儿,就够了,剩下的,我自己去找。”墨子画还是不回答司马羽落的问题,继续说着自己的观点。

    司马羽落摊了摊手:“那抱歉,我不能给你帮助。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受了这个女人的嘱托,一方面,是为了坐在你旁边的那个男人,另一方面,是为了替她找出一个在外面找她麻烦的男人,顺便我告诉你,如果你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威逼利诱,而去找她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收手,对你没有好处的。如果你和这个男人没有关系,那也就当我说了废话吧。”

    听到这话,墨子画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实际上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对那个挟持着她哥哥,威胁着她找孙剑寒的那个男人,产生了疑心。

    车子开到了一个不算很豪华的饭店,我们三人进去随便点了些菜,等菜的时候,又聊了起来。

    “我说高飞,见你这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的,怎么,就这一张照片,就能让你变得如此安静?如此消沉?”司马羽落摆弄着孙剑寒的照片,笑着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很多事情而已,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对我很重要,要不然,你不会那么自信的,用那段录音,来让我跟你站在同一战线。不过你既然最近见过她,那么能告诉我,她现在过的怎么样吗?”我长叹了一口气,舒缓了一下自己悲伤的情绪,尽量平静的问着关于孙剑寒的事情。

    司马羽落思索了下:“并没什么很大的变化,这你不用担心,她还是那副老样子,整日波澜不惊的,好像看透了很多事情一般的释然,尽管诉说了很多最近的麻烦事,但是她的表情也没有常人那么厌烦,疲劳,她也真是够辛苦的了。”

    “是啊,常年背负着这些,却不敢放肆的去宣泄自己的情绪,而我却还在这种情况下去骗她,呵,我真不是人。”说着,我自顾自的一饮而尽杯子里的酒,企图用酒,来冲刷掉在我脑海就,挥之不去的她的影子。

    看着我们两个不断的讨论着孙剑寒的事情,一旁的墨子画只是认真的听着,也没有插嘴,估计是她还在想,我们知道孙剑寒在哪里,只是不想告诉她吧。兴许能够听到我们偶尔漏嘴的一句话,就能够找到孙剑寒,从而救出自己的哥哥呢。

    “喂,想什么呢?走了。”司马羽落拍了拍正在发呆的墨子画:“我们俩饭都吃完了,你还在发呆。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你要是饿的话,我们可以等你吃完。”

    墨子画方才反应过来,此时桌子上已经是些残羹冷炙了,可能是过于认真听我们的话,都忘记了吃饭,墨子画也没了食欲,摇了摇头:“还不太饿,就先走吧。”

    本打算回到海天会所休息一下的我,却被司马羽落硬拉着来到了宋老的地方,今天宋老的这里也好生热闹,好多人都在这里聚集着,好像要开会一般。

    “我说,今天奔波了一天了,我能好好的休息一下吗?”我刚进到房间,对着沙发就是一头栽下去,无力的说道。

    “起来了,今天还有事情要说呢,你要是不想听就算了,滚出去睡觉。”宋雪琪将我拉起来,说道。

    “事情?什么事情啊。”我从沙发里抽出脑袋,看了看在场的人。

    墨子画在看到灵梦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回归平静,淡定的问道:“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这么聪明,该不会也算到我今天会来到这里,所以故意在这里等我的吧。”

    灵梦苦笑了一声:“我哪有那么神机妙算,只是我从你那被救出来,之后就被带到这里来了,你为什么也来到这里,我根本不知道,不过,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个事情。就是那个挟持着你哥的男人的事情,想必他也跟你说了,他自己是个人贩子,他想要的人,他会不择手段的去得到。而我要跟你说的是,他在很久之前,就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但没有得到,还损失了很多自己的手下,所以他对这个女人,非常恨。我想既然他手里有你哥哥,那么难免会用你哥哥来利用你去帮他找到这个女人,我想说,不要这么做,你会,付出代价。”

    墨子画听灵梦说出了这话,根本不相信,因为灵梦毕竟属于自己的敌人,怎么也不能相信一个敌人说的话不是:“你和我作对了这么多年,现在反过来,随便编一堆理由来诓我,我哪儿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计划?让我不能如愿以偿的救我哥哥,这样你们就可以继续拿我哥哥做文章了。”

    听到墨子画这么说,灵梦也没有表示什么,毕竟这属于正常反应,灵梦也没有表现什么过激的反应,也只是淡淡的回应道:“听你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这个男人的要求,还真是遗憾,不过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在继续找下去了。”说着,灵梦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墨子画:“因为,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墨子画结果照片,发现照片上的女人,竟然和自己收到着照片上的女人,一模一样,就连照片,都是一模一样的。

    墨子画一时间慌了神,拉着灵梦问道:“你为什么会有她的照片?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灵梦歪过头:“现在肯相信我说的话了?我为什么有这个照片,是因为我从他那里,借了两个人。”

    “这不是你们早就定好的交易吗?他给你两个人,你给他墨家机关道,这不是早就定好的事情吗?”墨子画不解:“那你为什么也会被威胁,来找这个女人呢。”

    “我在他那里要了两个人,相对的,我就要满足他的两个条件,一个,是墨家机关道,而另一个,就是找到这个女人,另外,那两个伪装我的女人,还有一个没死,被他抓了回去,如果我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那么他就会让那个女人站出来,说出真相,让我再次陷入随时可能被杀的危险,还会,拖累你身边的这两位警察,我说的没错吧,高警官。”灵梦说着,突然叫了我一下。

    我猛地一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灵梦示意了一下一旁的宋雪琪,我又想了想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也就明白了是宋雪琪告诉她的。

    此时的墨子画已经很难保持理智了,她如同发了疯一般的抱住自己的脑袋,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整个人仿佛被欺骗了很久一样的绝望,本以为救出自己的哥哥,回到墨家的机关城里,好好的过着自己平常的生活就好了,但是这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完全打破了墨子画的计划,她现在不得不承受着自己为了救出她哥哥的代价,而且就算找到了孙剑寒这个女人,那男人怕是也不一定会交出她哥哥,还会继续用她哥哥来利用自己去做更多的事情,也就是灵梦口中的代价。

    就在墨子画绝望的时候,墨子画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我:“刚刚,他说,你是警察,对吧。”

    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算是吧。”

    “那你们警察,肯定不会不管人贩子的对吧。所以,能不能去把这个人贩子,绳之以法呢?我不想被这个人贩子利用了。”墨子画用着有些失神的语气说道:“他的位置我可以提供给你们,说不定,你们抓住了他,我就可以不用听从他的要求,也能救出我哥了呢。”

    这时,一旁的司马羽落说道:“不过,你就这样的带着我们过去抓他,你就不怕他察觉到事情不对,提前把你哥哥杀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