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反扑
    ,!

    现在的墨子画,完全就把警察们当成救命稻草:“不过你们警察办过这么多的案子,一定能够知道怎么突破这个难题吧。”说着,墨子画上来拉住司马羽落的手,恳求道:“真的,我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你们了,对其他人我已经没有依靠的欲-望了,求你们帮我这一次好吗?就算你们不是为了我,也就当为了那些因人口贩卖而导致和自己家庭失散,乃至死亡的人,维持正义吧。”

    被这么说,司马羽落竟一时有些难办,她将头转过来看向我,好像在找我问答案。我摊了摊手:“我哪儿有什么方法,我只是个临时的假警察而已,魔龙的事情一结束,我就要回归我的正常身份了。至于这件事情,根本没有我插手的份。你要是想管,你就管吧。”

    见我很是直接的把责任全部推卸干净,司马羽落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安慰墨子画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我也是不是什么职位很大的警察,还需要和上级商量这件事情,我现在就去找我的上级,争取明天给你答复,早日救你哥哥出来,也早日将那个人贩子,绳之以法。”

    墨子画很是感激的点了点头:“谢谢你。”司马羽落微笑着摸了摸墨子画的头,眼神如同姐姐般宠溺:“谢什么,该做的。”说完,司马羽落找宋雪琪要了车钥匙,自己去找到了上级,我想,她应该是去找李赫,来说这个事情了吧。

    不过我搞不明白的是,难道灵梦真的被那个男人利用了吗?用那个幸存下来的假灵梦,灵梦这么聪明,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将自己致命的弱点,留下来交在别人的手上吧,而且他们两个也彼此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也对彼此很是了解,那么灵梦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贩子帮她的目的呢?那么肯定会对那个幸存下来的假灵梦,虽然不一定杀人灭口这么残忍,但至少,也要帮助那个假灵梦逃离人贩子的掌控啊,这是个很明显的缺点啊,如果人贩子继续掌控着那个活下来的假灵梦,那么灵梦就相当于自己用自己的计划,把自己推向了火坑,只不过死的要比没有这个计划,来的短一些,还拖累上了我和司马羽落,我不相信灵梦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想到这里,我将灵梦叫过来,说出了我的想法,灵梦苦笑了一下:“你也想到这点了?没错,我确实有想杀人灭口的想法,但是,当看到那个女人害怕的表情,我就下不去手,所以我选择了第二种方式,那就是放她走,我告诉她走的越远越好,谁知道这个笨女人,竟然又被那男人抓到了,而且这个女人好像说出了我让她逃跑的事情,不过这都没有关系,那男人从抓到她那一刻起,就应该知道了她为什么逃跑,肯定会想到我,所以,他用这个女人的命作为威胁我的筹码,让我帮忙找到孙剑寒,就是这样。”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灵梦会说有事情跟我有关系,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我联系不到孙剑寒,那她又是怎么把我带入她的计划之中的呢?

    也许正如灵梦所说的,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后面的事情发生。

    这时灵梦看着一旁万分焦急的墨子画:“我不知道这小妮子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只是因为一张照片,一个张口而来的威胁理由,一个仅凭一句话就说是警察的警察,她居然就相信了这一切,并且做出了一个很危险的做法,堵上了她哥哥的性命,来抓这个人贩子,我不相信她的本意真的是这样。如果真的这么容易相信自己敌人说的话,那么她也太傻了。”

    听完灵梦的话,我也开始观察起了墨子画,灵梦说的有道理,司马羽落虽然真的是警察,但是她没有出示任何证明,证明给灵梦和墨子画看过自己是警察的身份,那么墨子画品凭什么将自己的哥哥的命,全部堵在这个仇人嘴里的警察身上呢?她就这么确信这个人是警察,还是她之前就跟司马羽落有过交情?不过这点根本不可能啊,两个人见面的时候,连对方的名字都叫不出,怎么可能有过交情,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墨子画对司马羽落如此相信呢?

    我满是怀疑的观察着墨子画的一举一动,从她的动作,眼神,还有一些微妙的表情来看,那份焦急与慌张,完全不像是装的,难不成她还是个演技派?

    与此同时,司马羽落也已经开车来到了安全屋,只是李赫并不在,只有沈晴一个人在电脑前查着资料。

    “羽落姐来了,有什么事情吗?”见司马羽落来了,沈晴停止了手上的工作,笑脸相迎道。

    “李队去哪儿了?我找他有事情。”司马羽落在房间里,寻找李赫的身影道。

    “哦,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李队收到了一些关于北瑶池灵梦侍女一死的疑似证据的视频,他今天就去队上调查一下,并告诉我如果你和高飞来了,就在这里等一下,不出晚上十点,他就会回来。”沈晴解释道。

    就在司马羽落刚坐在沙发上打算等上一会的时候,李赫推门而进,皱着眉头好像思索着什么事情似的。

    “真巧,我刚来不久你就回来了。”司马羽落看到李赫,马上说道。

    李赫看到司马羽落,也很兴奋的拉过司马羽落说道:“羽落,快跟我说一说你现在所掌握的线索,我今天在对里看到一个视频,视频里有一段被氢气球挡住了,还有一段我总感觉有些问题,和我所设想的不大一样。你来说说你最近深入调查的线索。”

    司马羽落解释道:“李队,这些事情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明白,您只需要知道,灵梦的事情,不用再着手调查了,那是灵梦找一个人贩子的借来的两个替死鬼,用来以假乱真的。这过程很复杂,我也就不解释了。今天我来找你,也是为了这个人贩子的。但是这个人贩子,我手上没有任何有关他的资料,只有一个知道他住所的位置的证人,而且这个证人的哥哥,也在这个人贩子的手中,她希望通过我们警方的力量,来抓住这个人贩子,救出她的哥哥,来一记反扑。”

    李赫点了点头:“那么你是怎么见到这个证人的呢?这个人贩子为什么只抓住了她哥哥,而把这个证人放出来了呢,他不怕这个证人报警吗?”

    司马羽落喝了口水,继续解释道:“首先这个证人的哥哥,在很多年前,因为家庭纷争,就被这个人贩子给抓住了,自此之后,证人一直以为自己的哥哥死了,直到阴差阳错的撞见这个人贩子,人贩子亲口告知了她哥哥还活着,还拿出来她哥哥的信物,所以证人就过去打算去救她哥哥出来,但是人贩子是想用这个证人哥哥作为筹码,以此来威胁证人去找一个,他想找很久的女人,就是她,孙剑寒。”说着,司马羽落拿出了孙剑寒的照片:“而且,不仅如此,这个人贩子还同样给了灵梦一张孙剑寒的照片,并且威胁灵梦,如果找不到这个女人,那么那个活着的替死鬼,就会被公之于世,那么灵梦还活着的消息自然就会暴漏,魔龙自然也就会怀疑上高飞,甚至怀疑我。所以,除掉这个人贩子,非常关键。”

    李赫拿着孙剑寒的照片,思索道:“说起来,孙剑寒这个女人,在小的时候,就被人挟持了,那还是一起有组织的团伙绑架,不过被她哥哥救出来了之后,这个组织就在人间蒸发了,现在又跑出来一个贩卖人口的个人,也是急着寻找孙剑寒的,那么,这两件事情,是不是有关联呢?”

    “我觉得这两件事情的关联,也并非巧合,而是必然,说不定这就是当年那个组织幸存下来的人,以为绑架了孙剑寒这个女人导致他损失了很多兄弟,自然也会对孙剑寒产生仇恨心里,也就非常想到找到孙剑寒,这一点在逻辑上,是行得通的。”司马羽落在听完李赫说的话之后,也顺着李赫的思路分析了一番,果然有道理。

    “那好,不过既然这个人贩子已经躲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抓他的时候,一定不能太过招摇,而且他也只是一个人,所以两三个人过去便足够了,警署里,你随便挑人,明天你就带过去,跟着你说的那个证人,摸到人贩子那里,将他绳之以法,以绝后患,不过一定要小心,你的身份特殊,千万不要暴漏,尽量不要自己行动,明白吗?”李赫叮嘱了司马羽落几句,司马羽落点了点头:“那明天就让长期跟我的那两个人来我要求的地方找我吧,到时候我会告诉他们具体-位置。还要麻烦李队告知他们两个一下,让他们两个做好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