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最担心的后台
    ,精彩小说免费!

    男人先是小心谨慎的望了望周围,司马羽落很灵敏的下达了不要动的信号,因为司马羽落三人是趴在地上的,而且是在房子门口处视线死角的一棵树下,从这里能看到房子门口,房子门口处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这里。

    “我说,你说的那个知情人在哪啊,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刷什么花样,我身上可是有着你哥哥那个房间的机关,你要是耍花样,或者是骗我,我就立刻发动这个机关,你就等着给你哥哥收尸吧。”男人笑着威胁道。

    “收尸反倒还好了呢,你杀了我哥哥,我看你拿什么威胁我?”墨子画冷哼了一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自信的走在男人的前面,并且一步一步的接近司马羽落的位置。

    就在男人不断走路,不断望着四下无人的时候,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刚打算回头跑回去的时候,却已经被突然起身的司马羽落等三人强行控制住了。并且一记手刀敲晕了男人,搜了一遍身,却只发现了一个警报器,好像已经发动了,紧接着男人刚刚走出来的房子,发射出了一个刺耳的信号弹,好像再给什么人通风报信一样。

    “该死的,我们还是晚了一步。走,你们先将他带回去吧,墨子画,我们进去找你哥哥。”司马羽落说完,正打算带着墨子画进入到房子里找哥哥,谁知道墨子画却并没有跟着司马羽落一起走,反而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怎么了,你不救你哥哥了吗?难道你还想被他利用,还是说,你本来就有问题?”司马羽落本就对墨子画有疑心,加上墨子画着离奇的反应,让司马羽落不得不怀疑。

    “羽落姐姐,这里,没有我哥哥。”墨子画玩弄着头发,用着调皮的语气回答道。

    “没有你哥哥?那你为什么要受这个男人利用,帮助她去找孙剑寒这个女人呢?而且,你哥哥是不是还活着,也是一个迷啊。”司马羽落很是不解。

    “我帮助这个男人找孙剑寒,一方面是想通过找到孙剑寒,来了解这个男人的背景,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才敢跟我们墨家,抢机关道,另外,我相信我哥哥就算在他的手里,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杀了我哥哥,他还想用我哥哥利用我去为他做很多很多的事情,而且那天他带我去见我哥哥,完全就是假的,我能够感觉的出来,那根本就不是我哥哥。”墨子画一边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回答道,好像这一切,都是墨子画的计划一样,墨子画回答的如此自然,波澜不惊。

    “那好吧,既然你想知道这个男人的背景,那你就跟着我回去吧,回去审问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司马羽落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她还是对墨子画有着怀疑心,生怕墨子画又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消息,一路上司马羽落的这颗心也没有落下,直到到达了目的地。

    审讯室里的男人早就醒了,见司马羽落回来了,一个帮手从审讯室里走出来,说道:“羽落姐,我们也只是了解了一些皮毛,只知道这个男人叫王贺,而且我们去查了,这个名字也确实存在,也就是之前参与人口贩卖,我们一直调查的这个王贺,期间改了很多次名字,这是目前的名字。后面的问题,我们问了,他就是不说,嘴巴严得很。”

    司马羽落点了点头:“你们辛苦了,去休息一会吧,剩下的,就交给我来问吧。”

    说着,司马羽落走进审讯室,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王贺,问道:“买卖过多少人了,心里有数吗?”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没数,你们警察相信一定比我自己有数吧。”王贺冷笑了一声道:“我就不应该相信那个婊-子,想必那个婊-子那么自信,也能够看出来她的哥哥是假的了,竟然这么无所畏惧,直接把我带到了你们警察的手中,不过我告诉你,你们就算找到了我,也问不出什么的。”

    司马羽落对于这种嘴硬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她很是轻松的说着:“你这种嘴硬的人我见得多了,有的比你还嘴硬。”说着,拿出了一盒烟,递给李赫:“诺,抽烟吗?虽然是女士香烟,但是味道也是不错的。”

    “对不起,女士香烟抽不惯。”王贺冷哼了一声,将头别过去。司马羽落也并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根烟,坐在王贺对面,看了王贺一会,并没有问话。

    “我说,你有话就说,老这么看着我干嘛,看我长得帅?”王贺很是尴尬的问道。

    不管是谁,被一个女人盯着看了很长时间,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尴尬,除非脸皮厚到一定境界。

    “你还真是自恋呢,我只是在想,从哪里问起好,是从你参与的第一次儿童人口贩卖开始呢,还是从几年前,你帮助孙剑锋,绑架她的妹妹说起呢?”司马羽落很轻松的说出了自己内心怀疑的事情,坐在对面的王贺听到这话,很明显就坐不住了。

    “什么叫我帮助孙剑锋?我们绑架他妹妹,是为了敲诈孙剑锋一笔的好不好,谁知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竟然杀了我们所有人,就我一个活了下来,要不是我跑得快,他也懒得追了,怕是我也要交代在那。”王贺解释道。

    “就你,跑得快?”司马羽落冷笑道:“你能不能看看你自己的身材再好好的撒谎?就你这身材,跑的比孙剑锋快?别逗我笑了,而且孙剑锋当时杀了那么多人,肯定杀红了眼了,放走了你一个人,他就不怕留下祸端吗?这可是放虎归山啊,你当孙剑锋傻吗?”

    听完司马羽落说的这些话,王贺并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不回应。

    “所以说,你能够活下来的原因,并不是孙剑锋不想追杀你了,而是你们本身,就是同伙,这只是你们在孙剑寒面前,演的一场戏罢了,而现在你这么积极的利用墨子画去寻找孙剑寒的下落,我看也不是你本人的意思吧。”司马羽落吸了一口烟,对着王贺的脸吐了过去:“我说的没错吧。”

    此时的王贺已经开始发抖了,王贺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给我来颗烟,什么都行。”

    “现在不觉得女士香烟抽不惯了?”司马羽落扔了一根烟给王贺,王贺接过烟之后,司马羽落过去给他点燃,王贺猛吸了几口烟之后,也算是冷静了下来,也终于能够跟司马羽落对话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你有什么证据吗?”王贺问道,一副破釜沉舟的语气。

    “这点我没有义务去告诉你吧,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你和孙剑锋,是不是在孙剑寒面前演戏,目的,是不是为了帮助孙剑锋,获得孙剑寒的信任。”司马羽落咄咄逼人,完全不虚。

    王贺苦笑了一声:“你还说的真对呢,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也没必要去隐瞒什么了。没错,当时就是我跟孙剑锋在孙剑寒面前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如你说的一样,获得孙剑寒的信任,其实当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获得孙剑寒的信任,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两个不是亲兄妹,从那件事情之后啊,我就成为了孙剑寒手下的小弟,而就在刚在你们抓我的时候,相信我身上的警报器,已经触发了,孙剑锋,已经知道了我被抓的事情。”

    “知道了又怎么样,你除了汇报这个消息以外,你还能汇报什么。”司马羽落拍了拍桌子,说道。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和苗小珍,有过来往吧,既然如此,苗小珍可也是孙剑锋的手下呢,这一点你想过没有,这一点,你想过意味着什么没有?哈哈哈哈哈。”王贺大笑着,手里烟也已经熄灭。

    听到这话,司马羽落完全慌了神,王贺被抓,传到了孙剑锋那里,孙剑锋又和苗小珍是上下级关系,苗小珍和自己卧底的一方魔龙关系也不浅,那么这就说明,自己卧底的身份,随时可能会暴漏!

    不过司马羽落还是有脑子的,王贺根本没可能,也没机会怀疑自己是在魔龙身边的卧底,他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去接触魔龙,只是在孙剑锋手下,帮助提供人员罢了。

    “意味着什么?能意味着什么,你现在已经是将死之人了,你还能再临死之前,反将我一军不成?”司马羽落反问道。

    谁知道王贺竟然冷笑着回应道:“我能不能反将你一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你接下来的几天,会有大麻烦了。而且我相信,孙剑锋那边,也不会就这么放任我在局子里待着的。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想你这么聪明,不会想不明白吧。”

    司马羽落开始有些慌神,赶紧命令自己的帮手过来帮忙看着王贺,自己则神志恍惚的开着车去往李赫所在的安全屋。

    在此等状态下开车,自然是很危险的,焦急的司马羽落,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疾驰而来的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