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杀机
    听到这话,对面的老者冷冷的笑了起来但是也没有直接动手,楚泽作为弟子可以狂傲,但他作为执事还是要按“规矩”办事的。

    老者拿出了自己的执事堂木牌,大声宣布道:“外门弟子楚泽比武滥杀无辜,无视执事堂威严,执事李青斩之!”

    听着老者的话,楚泽冷冷的笑了笑:“我冒犯了执事堂的威严,是吗,到底是谁冒犯威严,你心中明白,区区练气九重,一剑斩之!”

    旁边的人一阵嘘声,甚至有几个人吹起了口哨,远处高台上的华衣弟子,没有嘲笑楚泽,看着远处发生的这一幕,眼睛里有了别样的光芒。

    对于老者的杀意已经超过了对李浩的杀意,在楚泽心中,对老者已经判了死刑,不过是区区练气九重而已,内视体内的灵气还很充盈,那么这名执事就做自己的剑下亡魂吧,练气九重又何妨。

    感受到旁边人的幸灾乐祸,楚泽已经决定,让所有人知道,他不是原来的废物了!

    楚泽重生以来的怒火在此地爆发,周身萦绕的不再是普通的灵气,这灵气里面居然多了一些灰色的东西,他要使出不一样的清风剑法!

    身形一闪,冲向老者,使出清风剑法,剑法居然隐隐有风雷之声,楚泽对着老者喃喃道:“你明白风是什么吗?”

    老者愣了一下,看着楚泽使出和别人不同的清风剑法,有些奇怪,但是并未多想,虽然感到楚泽的剑法有些诡异,但是自己可是练气九重,虽然今生突破筑基无望,但是要收拾楚泽,自然是绰绰有余。

    老者刚刚准备防御,楚泽剑锋已至,削向老者喉间,虽然是练气九重,但是也是**凡胎,老者的向后退了一步,身体上一股土黄色的光芒闪现,看着楚泽阴笑道:“我不知道风是什么,但却知道你的死期就在今日。”

    说完老者手上一阵灵气闪烁,却发现此刻自己的身前已经没有无人,凝聚起来的灵气居然在涣散,感受到喉间的一丝凉意,老者的血滴在了地上,老者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本应在老者身前的楚泽,此刻却站在一旁,对于这次的战果,心中十分惊讶,此刻只是为了验证心中的一个想法,没想到居然成功了,而且威力不俗。

    旁边的人一片哗然,这楚泽当真一剑杀了执事堂的执事,而且是灭杀,所有人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看向楚泽的目光里,全是畏惧,还有着一些更浓的幸灾乐祸。

    不仅是因为楚泽此刻的强大,还有执事堂可是北元宗执法堂在外门的分部,权柄极重,不要说灭杀执事堂执事,即便只是打伤,也是罪同叛宗,要被废掉全身修为,受九九八一道天雷而死。

    这里面还有一部分人舒了口气,看着楚泽的目光已经如同看向了一个死人,他们刚才的心中还满是畏惧,以前就是这些人整日以欺辱楚泽为乐,这些人看到楚泽废掉李浩时,早已心惊胆战,害怕楚泽找上门来,但看到楚泽灭杀了执事时,这种害怕早已烟消云散。

    他们此刻渴望看到强大的楚泽被执事堂直接带走,废去修为,然后处以极刑,这样他们在宗门内就少了一个大敌。

    对于所有人眼中的畏惧和其他的一些东西,楚泽没有在意,他要的就是这些人畏惧,至于别的东西,楚泽更加没有在意,大象还会在意蝼蚁的愤怒与恐惧吗?此刻的楚泽和这些人早已经是两个天地的人。

    在高台上的华衣弟子,此刻才是感到了惊讶,慢慢的站了起来,别人不清楚,可以他的身份自然明白,能将清风剑法练出风雷之音代表了什么,心中对于楚泽也生了招揽之心,毕竟这种人,就连自己原本所在的地方,也是少有,如果可以帮助自己……

    华衣弟子眼睛微眯,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北元宗居然有如此人物,看来这不大的北元宗内也是藏龙卧虎啊,感受到附近灵气的一些异常,已经站起的华衣弟子眼神一凝,选择了坐下。

    华衣弟子经历了刚开始的惊讶后,已经慢慢冷静下来,他知道这里不是想这件事情的地方,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北元宗的一些老家伙肯定都在关注,刚才只是对自己的警告,自己此刻还是不能妄动。

    于是华衣弟子盘膝而坐,闭上双眼,并没有离开,他想要知道,这楚泽到底会怎么对付接下来的执事堂之人。

    藏书楼的老者和一名面如冠玉的中年人站在半空中,看着高台上弟子的动作,老者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不知道这位和那楚泽比起来,到底孰强孰弱?”

    旁边的中年人感到心中一惊,虽然刚才的一切表明了楚泽的不同凡响,但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师祖居然对楚泽如此看重,更没想到北元宗内,居然有弟子可以和华衣弟子进行对比,他可是知道这华衣弟子的背景,但又不好当面与老者起冲突,于是选择了沉默。

    老者摇了摇头,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而另外擂台的执事此刻也发现了此地的变故,向这里快速赶来,不过楚泽心中毫无惧意,对于此事,他无错,当然只是一句无错,当然不能成为灭杀执事的借口,楚泽另有依仗。

    楚泽在出手时就已经想清楚,想要一鸣惊人,让宗门高层注意自己,将更多的修炼资源倾斜给自己,只凭苦苦修炼,恐怕要不知多少年,本来楚泽是想要正常比试取得第一,名扬北元宗。

    但是这名执事的威胁让楚泽起了杀心,至于杀掉一名执事的后果,楚泽还是有些忧虑,但转瞬间,他就明白一名死掉的,终生无法突破到筑基的执事只是一具尸体,而此刻自己表现出的天赋,已经可以让所有的宗门为之疯狂!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