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一剑
    突破到练气十重的叶寒活动了一下筋骨,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声音,叶寒深吸一口气,阴冷的目光看向了楚泽,淡淡的说:“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应该是最遗憾的事情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我这青龙印需要极其狂暴的能量进行充能才可使用,若没有这雷霆,恐怕我这次真要折在这里了,不过这青龙印也可以说是一次性的法宝,一个人一辈子也只能用一次,本来是用来日后渡劫用的,不过现在却用到了这里,渍渍渍,有些可惜啊……”

    叶寒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远远的对着楚泽伸出手,叶寒身旁的一条灵气之龙呼啸一声,冲向楚泽。

    楚泽此刻也遭遇了重生后最大的危机,丹田中一片干涸,灵气全无,虽然看起来是叶寒更凄惨一些,但是楚泽心中明白,还是自己输了一城,本以为拼尽全力的一剑,可以结束战斗,本来也的确如此,在雷霆降下后,叶寒身受重伤,在必死的境地下,叶寒居然拿出了青龙印这件秘宝,短暂的突破到了练气十重,说起来,还真是造化弄人,楚泽的最强一击居然救了叶寒一命。

    楚泽看着靠近的灵气之龙,虽然自知不敌,但更不会束手待毙,刚刚拿起剑,想要试一下能否再次用处清风剑法,却发现体内当真是没有一点灵气,楚泽突然有一个想法,一个愣神,被靠近的灵气之龙直接卷走,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叶寒戏谑的目光,楚泽大喊道:“你不是想问我叫什么吗,我告诉你,一剑杀叶寒者楚泽,我叫楚泽,哈哈哈!”

    楚泽要激怒叶寒,如此,才可拖延时间得到一丝生机,在说话的时候,楚泽开始尝试着把一道混沌空间外的一缕气息,引到体内,却没想到,刚刚那一缕气息进入身体后,竟然直接消散,楚泽心中喃喃道:难不成真的要葬在此处吗……

    叶寒看着楚泽被抓起,还如此嘴硬,冷笑一声,手一挥,灵气之龙将楚泽砸到了擂台中央,叶寒缓缓地走了过去,声震四野:“你叫楚泽么,很好,我突然不想杀你了,这样吧,你向我跪下认错,然后自废丹田,每日在执事堂门前跪着忏悔,我就饶你不死,如何?”

    听到这话的楚泽猛地睁开闭上的双眼,心中顿时怒火升腾,修道一生,两世为人,何尝被人如此侮辱过,而且是一个如此弱小的蝼蚁,本来已经放弃的楚泽此刻却想要再活下去,他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了混沌空间上,混沌空间的一缕气息都可以将清风剑法进行改进,那么应该也可以助自己力挽狂澜。

    正在这时楚泽却发现,他刚刚引入体内的那股气息,此刻已经开始缓缓起了作用,干涸的丹田开始慢慢吸收灵气,不,不是以前普通的灵气,而是一些带着淡灰色的灰色灵气,这种灵气比以前的灵气更加强大,如果以前的灵气攻击别人,最多可以将人打伤,但现在的特殊灵气,却可以直接取人性命!

    而且最关键的是,楚泽感到了一股冥冥中的感召之意,这种感觉并不陌生,这是要突破的预兆,他要晋升练气八重了,楚泽嘴角扬起笑意,随即大笑,此间危机尽解!

    而等待楚泽回复的叶寒,并未等到楚泽的下跪和自废丹田,等到的只是楚泽的狂笑,叶寒面上一怒,手上灵气浮现,欲下杀手!

    台下的众人也感觉哑然,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楚泽居然能笑出声,都以为楚泽是得了失心疯,看着叶寒手上灵气浮动,所有人都明白,叶寒要灭杀楚泽,没有人感到害怕,他们感到的只有兴奋,有几个人甚至拼命的往前挤,想要靠的更近一些!

    而远处高台上的华衣弟子,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惋惜,若是刚才杀掉一个普通执事,到也无妨,在他的运作下,自然可以保得楚泽一命,但现在楚泽惹到的这个执事,则完全不同,别的人或许不清楚,华衣男子心中却是把这个叶寒的背景摸的一清二楚,这个叶寒和内门长老院有牵扯,而且和执法堂一个老怪有些……想到这里,本欲出言相救的华衣弟子缓缓坐下,为了一个外门的楚泽惹到长老院还有执法堂,自然是不值得……

    但是身在远处的华衣男子,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似乎擂台上,一头强大无比的妖兽正在缓缓苏醒,李师兄看着擂台,轻轻摇了摇头,不过是妄想罢了……

    而这时擂台上,叶寒还想给楚泽最后一个机会,刚刚准备开口时,突然发现眼前一黑,感觉剑光一闪,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叶寒耳边响起:“记住了,一剑杀你者,北元宗外门楚泽!所用招数,清风剑法!”

    叶寒还在好奇为什么楚泽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突然眼前一黑,感觉喉间一凉,倒在地上。

    楚泽看着叶寒的身体,轻轻的说:“你还是慢了一步,下辈子,不要再做修士了……”

    感受到体内的特殊灵气,与刚刚突破的练气八重,楚泽看着手中的长剑,感到了重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强大,现在的楚泽可以灭杀练气九重,废一些力气练气十重不在话下,楚泽突然感到了一阵舒爽,吟了一首短诗:“修仙已千年,命断大道边,回首凡尘间,大梦故思凡!”

    台下弟子一片哗然,电光火石之间,本应被杀的楚泽却活了下来,并且再度突破,成了练气八重的强者,一剑再次灭杀了一位执事,而刚刚意气风发的叶寒,此刻却已经成了一具无人问津的尸体,听着楚泽的短诗,所有的人噤若寒蝉,那名刚刚出言让叶寒斩杀楚泽的弟子,此刻更是两股打颤……

    而在叶寒被杀的同时,执事堂内一道黄符突然无火自燃,看守的执事大惊,赶忙通知所有的执事赶往擂台,想着叶寒的身份,也捏破了一道专门给执事堂堂主传讯的黄符……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