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惊谰
    而在楚泽利用混沌空间突破的一瞬间,无尽的虚空外,一道白光闪过了虚空。

    万山之巅上的一座宫殿中,密密麻麻的黑衣人跪在殿中,宫殿中间,一道漆黑的深渊横亘宫殿,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沉睡,感应到那道一闪而过的白光,黑影睁开了双眼,看着虚空内的星辰,双眼再次闭上,似乎在推算什么。

    片刻后,轰隆隆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所有沉睡的勇士们,苏醒的时候到了,敌人已经出现,所有人前往万界虚空,追寻白光,寻找一切姓楚之人,带回此地,献祭给神皇,重现我族万古荣光!儿郎们,杀!”

    话音刚落,殿内所有的黑影渐渐苏醒,眼中红芒尽显,一个女声响起:“右,你疯了么,楚家仍在,怎可如此,所有儿郎,追杀白光携带者,带回此间即可!”

    殿内的黑影眼中闪过迷茫,片刻后,不知女声说了什么,这时先前的声音再度响起:“追杀白光!”闻言,所有的黑影离开宫殿,一个个跳入了无尽虚空之中……

    北元宗,外门,选拔擂台上,楚泽身影挺拔,看着已经靠近的数道散发着,不善之意的黑影,眯起双眼,心中暗道:今日这剑上到底要染多少血呢……

    而最远的一道身影,却来的最快,此人背后背着一杆长枪,眼中闪过弑杀与凶残,身量魁梧,面色阴冷,此人乃外面执事堂堂主田明,一身修为已到练气十重巅峰,是外门内有数的强者。

    田明接到执事堂的传讯后,紧赶慢赶,终于在其他执事到来前,来到了擂台下,看着擂台上丹田被废,晕倒的李浩,眼神中闪过杀意,毕竟李浩在外门中,还有一个做长老的外祖父,李浩的父亲,更是一城之主。

    而看到叶寒和另一位执事的尸体时,杀意已经变成了杀气,田明将目光移到了楚泽身上,暴怒反而使这位堂主变得冷静,看着两名执事都是被一剑封喉,田明明白,面前的这个弟子绝非凡流,但此刻,田明却不得不出手。

    此刻已经没有对错,田明清楚,李浩倒还好说,同为外门中人,李浩的祖父纵然是筑基强者,也不敢将田明如何,可叶寒背后的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对于那种强者来说,捏死田明如同捏死一只臭虫一样,田明想到这里,明白今日若是拿不到楚泽的头颅,明日这执事堂堂主就要换人了……

    田明跳上高台,体内灵气全部注入长枪,长枪挺立,上面突然闪出一股火红色的光芒,毫无花假的刺向楚泽。

    楚泽叹了口气,刚才的两位执事还讲一两句冠冕堂皇的话,可这位修为更高的强者却是一言不发,在楚泽眼里,这位练气十重强者,现在也不过如此,有混沌空间为助,哪怕筑基初期,楚泽也可一战,何况只是一名练气十重。

    楚泽身形一闪,躲过了田明的第一枪,剑鞘与田明枪尖相撞,灰色灵气猛然爆发,本来以为可以一剑解决田明的楚泽,却是吃了暗亏,枪尖上一股沛然巨力传来,将楚泽震退数步。

    而另一侧的楚泽也是叫苦不迭,刚刚突破的高兴也被冲淡,还是轻敌了,虽然楚泽将田明震退,但是也被枪上附着的火系灵气灼伤,感受着剑柄上的温度和体内的一股红色灵气,楚泽赶紧用灰色灵气,对这股外来灵气进行驱逐,却没想到灰色灵气异常霸道。

    居然直接吞噬了火系灵气,然后楚泽居然感到自己的修为居然提升了一点点,心中一奇,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泽握紧长剑,看向了田明,对面的田明此刻也不好受,楚泽剑上奇异的灰色灵气,极为霸道,在田明的经脉内不断穿行,田明赶紧运起灵气,压制这股灰色灵气。

    虽然不好受,但是田明还是再度出手,挺枪而战,楚泽也不示弱,仗剑而上,将田明当做了一个给他喂招之人,刚才吞噬的那股灵气,让楚泽已经尝到了甜头……

    这二人,一人枪走威猛,一人剑走轻灵,田明虽然境界高一些,但对于灰色灵气束手无策,楚泽也想尽快解决战斗,但此刻清风剑法不能再用,今日数次使用清风剑法,楚泽的经脉已经不堪重负,虽然丹田内灵气充盈,但是清风剑法不可再用。

    而这时,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田明,你在干什么?身为执法堂堂主,弟子比试时,公然出手,意欲何为,难不成你执法堂可以一手遮天,置门规于不顾吗?”

    人未至,声先临,这是筑基强者的手段,田明面色一变,赶紧退出战圈,虽然身为执事堂堂主,但他终究只是一个练气之人,田明恭敬行礼,一拱手,声音传遍高台:“执法堂座下第三执事堂堂主田明在此执法,不知那位长老驾临!”

    这时,远处一个腰间佩剑的中年人缓缓走来,但却在数息间到了台上,田明面色再度一变,这是外门五长老林惊谰,修为只有筑基初期,但是剑道参悟极高,据传剑道已经不弱于一些结丹剑修,为人刚正不阿。

    田明再度一拜:“田明拜见五长老!”

    底下的弟子也是大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五长老,可是外门盛传的北元宗筑基第一剑客,虽然明面上修为在长老中不算很高,但是却是外门长老中的剑道第一,平日里醉心剑道,不问世事,今日怎么来了这里……

    惊讶总归惊讶,但是见到传说中的人物,自然要行礼,所有弟子赶忙一拜,不过却被一股巨力托住,林惊谰的声音响起:“不必拜我,田明拜我,是田明未经宗门审判,擅自出手有错,你们这些弟子看着就好!”

    说完林惊谰拍了拍田明的肩膀,田明感到肩膀上好像有一座小山,只得弯下脊梁,保持躬身的姿势。

    在所有弟子面前,被如此处置,田明面色通红,但也不敢多说,只能安安稳稳的拜着……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