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道(下)
    但就在楚泽对这种手段有些不屑时,一股黑气突然在花瓣中逸散出来,花朵瞬间在空中消失,化作粉尘,在这些粉尘将要落到地上时,林惊谰手上散发出一股吸力,将这些粉尘吸回手心,粉尘化花的奇景在楚泽面前显现。

    看着这奇景,听着这些话,楚泽在心中第一次真正的认可了这位长老,他此刻已然明白,林惊谰已经不能用普通的境界来衡量,楚泽从未想过,一朵花可以为一道,也没有想到,大道也可以随时变换,这种手段,太过可怖……

    看着林惊谰类似于筑基境界的气息,楚泽还是忍不住问道:“长老,既然你追寻大道,为何这境界却……”

    林惊谰笑了笑,没有解释,拍了拍腰间剑鞘,长剑呼啸而出,片刻后,长剑上带着一个虚幻的灵体而归,这个灵体周身血红,双眼紧闭,似乎受了重创,透着无边的煞气,楚泽赶紧调动一道混沌空间的气息,来消除不适。

    楚泽面色一凝,灵体外放,还能到达如此境界的,只能是元婴强者了,筑基修士的一剑,斩灭不知多远距离外的元婴强者,若是以前,打死楚泽都不会信,筑基到元婴,这中间还隔着结丹,凝魂两个大境界境,到了筑基之上,莫说一个大境界,就连一个小境界中,可以越境杀人的,都可以称为天才了。

    想着林惊谰对李沉道的那一剑,和现在展示的又一剑,楚泽突然有些心驰神往,这就是林惊谰口中真正的大道吗。

    这时林惊谰的声音也缓缓响起:“此人乃万里外一魔宗元婴强者,杀人越货,今日用来让你看一看剑道,倒也不错!”

    听完这话,楚泽心中一惊,没想到林惊谰接着说:“不要太相信你的眼睛,和那些俗世所传的境界,悟道者,练气可破天,不悟者,强大蝼蚁焉,如此剑下元婴一般,可曾想过,会有一天命断筑基呢!”林惊谰平淡的话语中,毫无波澜,似乎斩杀一名元婴,当真如同碾死一只蝼蚁。

    楚泽感觉现在的修炼界,真的是让人有些看不透了,筑基可灭元婴,那么元婴呢,楚泽摇了摇头,不敢再往下想。

    林惊谰看着楚泽惊讶的样子,明白今日的震撼已经够多,足够楚泽思考一段时间了,走到楚泽身边,拍了拍楚泽的肩膀,说道:“不过你也不必挂心,像咱们这种人,这天地间也不过十余人而已,即便加上你,也没有太多,这天地间,你还是大可去得,对了,那第六块石壁是给你留下的,等你到了筑基,记得来这里写下你的大道,对你追寻自己的大道,可是很有帮助的!”

    楚泽点了点头,看向那第六块石壁时,有些恍惚,来到这里后的一切遭遇,已经彻底颠覆了楚泽对于修炼界的认识,林惊谰略显奇怪的说法,超乎寻常的强大,已经让楚泽感到了惊惧,听闻自己也和林惊谰成了同一种人。

    楚泽有些好奇,问道:“十余人,那我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林惊谰闻言,神色有些落寞,平静的盯着楚泽的眼睛,似乎看到了楚泽的灵魂深处,楚泽感觉在这道目光下,自己的一切秘密都暴露无遗,特别是最重要的混沌空间,似乎也被发现……

    “你最大的秘密,是你有资格进入这里的入场券,不过你不必忧心,可以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怀揣秘密,不论是我,还是别人,都有着不同的秘密,我也不可能永给你讲这些事情,等你到了筑基,就会换人来告诉你这天地间最大的秘密,你每提升一个大境界,都会换一个人继续告诉你这些,直到你登上巅峰,和我们这些人差不多。”

    “或者无法利用你的秘密强大,自此落于尘埃,又或者在世间沦为庸流,但这些都不重要,你可以离开这里了,回去吧,对了,我还给你留下了一些小东西,你可以用它们来找我,当然,我希望你不要找我最好,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鉴于你表现不错,我在外门藏书阁那里给你讨了一个多取一本功法的机会,你要把握住了……”

    “还有,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的处罚并没有太大用处,只是帮你挡住了北元宗内门的一些人,执法堂肯定还会对你进行处罚……”

    林惊谰后面的话楚泽已经听不清楚,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一切,和林惊谰一张一合的嘴,还有在眼前不停晃动的一个玉牌,楚泽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林惊谰看着倒地的楚泽,摇了摇头,一道剑气打入楚泽体内,喃喃道:“现在你知道的够多了,就看你能到多高的高度了,我也只能帮你这些,那个老东西……”

    林惊谰还没说完,天空中就降下一道雷霆,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林惊谰,林惊谰面色一沉,拖着楚泽离开了六块石壁,等到二人离开后,那些石壁中突然传出了女子的娇笑声,打铁的声音,孩子哭叫的声音,一个老者哄孩子的声音,还有阵阵清越剑鸣声,唯有那片光滑的石壁一片宁静……

    林惊谰带着楚泽回到北元宗外门后,在无数间房舍内根据楚泽的气息,找到了楚泽的小院,感受到院子附近几道隐晦的气息,林惊谰冷哼一声,数道剑光闪现,暗中的人影没有挣扎,倒在了地上,

    几个人至死可能也不明白,躲藏的天衣无缝,怎么会被人直接杀死……

    林惊谰感受到院子附近再也没有别的气息,看着天空中的夕阳,把一块玉牌挂在楚泽腰间,然后将楚泽放到了院中,感受到房间内一股奇异的气息,林惊谰摇了摇头,喃喃道:“当真是那样东西么,看来我们这些人并没有白白苦守啊……”

    看着即将要醒来的楚泽,林惊谰赶忙转身离开,小院中顿时只剩下楚泽一人……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