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相救
    楚泽看着刘宇的嘴脸,心中一阵恶心,看着已经布满裂纹的长剑,干涸的丹田,和毫无知觉的右臂经脉,已经濒临绝境的楚泽,却还是不愿意放弃,楚泽想起了一种方法,虽然用出后,可能没有机会重生,但相比于死在刘宇手上,楚泽宁愿身死道消。

    刘宇也不急,老神在在的等着楚泽的回复。

    楚泽看着刘宇,士可杀不可辱,他准备要自爆这把长剑,做殊死一搏,楚泽将混沌空间内所有能调动的气息,全部注入长剑,看着长剑的裂痕慢慢变大,剑内的气息越来越狂暴。

    楚泽慢慢走向近在咫尺的刘宇,又将体内残存的最后一丝灵气注入了关节中,将自己做成了一把锁,在刘宇还在幻想的时候,猛地从后面勒住了刘宇。

    楚泽喃喃道:“长剑啊,这最后看来只有你还陪着我了,吾道不孤,林惊谰倒也是个有趣的人,你说的大道,我怕是看不到了,那些石壁我还没有看懂,藏书阁的老先生,谢谢你啊……”

    而被死死勒住的刘宇,此刻也慌了神,想要挣脱,却发现楚泽已经将关节利用灵气锁死,刘宇一时根本挣扎不开,只得狠狠咒骂,楚泽无动于衷,甚至开始微笑,迎接着最后的爆炸,在最后一刻,楚泽笑了笑,自己答应陈飞的事情,也算是做到了吧,楚泽却没有发现,混沌空间的外像,那块黑色石头,闪着幽幽的寒光,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也没有发现,刘宇,陈飞和自己的储物袋,竟然不知何时到了混沌空间中……

    楚泽却没有听见,最后爆炸时,自己身边传来的一声叹息,在这声叹息后,一切似乎停止了一个刹那,楚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保护,抵消了大部分冲击,黑色石头也失去了光芒,消失不见,回到了楚泽身边,楚泽掉下山崖,生死不知……

    北元宗内的道殿上,原本满满当当的大殿,却似乎少了两个人,一道道愤怒的意识开始苏醒,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入睡,冬眠,今次副使叶朗,擅自调动道者,除去身份,罚寒冰界封冻三月……”所有的意识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月色下,北元宗坊市外,一队打着北凌拍卖行旗号的人马,穿着黄衣的是镖师,白衣的却是北凌拍卖行之人,两路押着货物,向着森林外而去,一个白衣少女坐在中间的一辆马车里。

    这少女面目平凡,却又一双灵动的眸子,不到二十岁左右,一身修为竟然也到了练气十重,少女肩上趴着一只雪白的狐狸,一动不动,睡死了过去,一名筑基老者跟在马车旁边,寸步不离,似乎在守护这位少女……

    在走到一处森林时,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传来,筑基老者手一挥,车队停止前进,两名镖师走下骏马,向着森林远处而去。

    马车内,睡死过去的白狐突然惊醒,吱吱吱的叫着,少女脸色一变,摸向了腰间的软剑,正准备出去查看时。

    那两名镖师回来了,对着马车一行礼,然后对着筑基老者一行礼,恭敬的说:“禀告凌长老,凌小姐,森林中有个重伤的少年,除此以外并无他物!”

    老者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此次任务重要,所有人……”

    话未说完,少女婉转动听的声音,打断了老者的话:“十七长老,这里应该还是北凌拍卖行所设的保护区范围内,有人受伤,若是没有见到,自然另说,但我北凌拍卖行既然遇到了,就不能袖手旁观,你觉得呢?”

    老者面色一沉,看着马车想要说什么,但是想着少女的身份,只得压下心中之气,对着马车一拱手,冷冷的说:“大小姐思虑得当,言之有理,就这样办吧!你们几个……”

    老者的话再次被少女打断:“十七长老不必挂心,我既然是医女,当会亲自去!”

    老者还未多说,马车车门打开,两团白影朝着林间而去,老者握紧的拳头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声音,但还是吩咐道:“去四个人保护小姐。”

    四个白衣人下马,躬身答是,飘然而去……

    森林里,一个少年躺在地上,身上遍是血迹,不停的发出无意识的呢喃,代表了伤势极重,不过身上的伤口,大部分都已经被包扎好,但右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却还在缓缓流血。

    一旁的少女擦了擦脸上的细汗,给少年包扎伤口,也是极累的,一旁的小狐狸跑来跑去,一会叼着一只箱子,一会又去拿几株草药,少女身后的四个白衣人一动不动,守护着少女。

    少女看着少年右臂的伤口,叹了口气:“能撑过经脉粉碎,不,这不是经脉粉碎,这是更加可怕的重塑,看来你的确不凡,可是为什么没有你的资料呢,而且,这拙劣的易容术,哎,就让我帮帮你吧,不管你是不是那几家的……”

    说罢,少女拿出一把匕首,身后的四个中年人见状,面色一变,刚要阻止,却听少女说道:“今日之事,若是外界有半分泄露,家规处置!”

    四个白衣人身后渗出细汗,赶忙四散守护,阻止任何人靠近。

    少女旁边的白狐,居然人性化的叹了口气,主动伸出了前爪,少女宠溺的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喃喃道:“辛苦你了,小白。”

    说完在白狐前爪上割了一个小口,白狐碧绿的血流出,少女赶紧将那滴血用灵气包裹,然后又在自己手指上割了一个口子,少女流出的的血居然是蓝色的,绿蓝鲜血慢慢交融,少女把这滴鲜血放到少年的右臂上。

    少年右臂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此刻居然开始慢慢融合,甚至连其内的经脉,也似乎受到极好了修复,至于少年身上的其他伤口,更是开始慢慢结痂,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少女满意的笑了笑,手上灵气一动,将少年直接从林间带走,在所有镖师和白衣人的注视下,将少年扔上了马车。

    筑基老者刚要阻挡,却差一点被少女关上的马车门夹住鼻子,老者沉默半饷,走到旁边的篝火旁,拿出了黄色符纸,开始传讯。

    少女没有理会还在昏迷中的少年,而是和旁边的白狐在那里玩耍,月色下,长燃的是篝火……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