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异象
    雷霆起,一股股浩荡的威能在营地内扩散,所有的镖师瞬间惊醒,一个个握起了旁边的兵器,凌家白衣人数人一阵,严阵以待,而凌萱所坐的那辆马车,一动不动,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第一道雷霆在空中炸开,所有镖师的兵器被震落在地,筑基下所有强者也都跪倒在地,浩荡天威之内,筑基下无人可免!

    第二道雷霆响起,所有的筑基强者,已经无法安然打坐,纷纷站起,对着雷霆一拜。

    程洛看着这雷霆,分明就是有人在此渡劫,面色一沉,但却无可奈何,无论渡劫者是何境界,都并非是一个狼骑团惹得起的。

    虽然也有些站立不稳,但是程洛还是从怀间拿出一个螺旋状的物体,紫府之气送入其间,赶忙传音:“狼骑团所有人听令,押走镖车,所有人夜间疾行五十里!”

    而凌苍也赶忙传音:“所有北凌拍卖行之人,协助狼骑团!”

    这两道声音似乎有别样的威力,战战兢兢的修士们缓缓站起,押着镖车连夜向前而去。

    看到筑基下的镖师,押着镖车离开后,程洛的声音再次响起:“狼骑团鲁莽,不知那位老祖在此地渡劫,冒昧之处,还请老祖海涵,晚辈身无长物,只好以八千灵石赔罪!”

    说完程洛扔出一个储物袋,放在最大的篝火旁,眉间一片忧虑,一挥手,所有人赶忙离开。

    已经转移到新营地的马车内,凌萱秀眸一动,若有所思,看向了手中短剑……

    而林间的楚泽此刻双目禁闭,意识却极为清醒,已经陷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右臂不停的施展清风剑法第二层,却始终无法使出第三层。

    面前的黑色石块,围绕着楚泽滴溜溜的转着,灰色的气息源源不断的输出,这种气息将楚泽慢慢包裹,形成一个巨大的光茧,源源不断的为楚泽提供灵气。

    楚泽听着外面人的传音,看着狼骑团绝尘而去,一阵苦笑,却也无可奈何,此时他的一切动作都是由心而生,根本无法控制。

    楚泽也不想浪费这次机会,以前都是混沌空间不停的索取,这次终于出力了,若是错过此次机会,就不知何时能悟通第三层了,索性楚泽也不再关注外界之事,开始静心感悟清风剑法第三层。

    熟记于心的十八字总纲,此刻却只记得前六字,第三层总纲如鲠在喉,却无法言明。

    楚泽开始在心中推演,开始想着平时的狂风是和形态,有何变化,进攻,并非是简单的进攻,毁灭,却又有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对了,是灵动,狂风更加灵动,比清风稍缓,却威力更甚,楚泽缓缓睁开双眼,手中树枝开始运出清风剑法第三层。

    “狂风引!”楚泽的声音在空中炸响,比雷声似乎还要大上三分,身旁形成一股灰色的龙卷风,席卷了整片山林,巨木折,山将崩,狂风已然引动。

    雨丝变成雨线,将营帐彻底毁坏,雷霆降下,远处森林中,传来了一声声妖兽的怒吼。

    黑夜中,灰色灵气带着楚泽凌空而去,冲向了空中乌云,看着这乌云,楚泽怒吼一声:“清风起,风雷至,狂风引!”

    一道雪亮的剑光引动无尽灵气,形成了灵气之风,经由一段普通的树枝,劈向了空中乌云,风至,乌云尽散,清风剑法第三层终成,经过混沌空间的加持,恐怖如斯!

    楚泽苦笑一声,看着狼藉的营地,和被破坏的森林,凭着这第三层,楚泽此刻可以力撼筑基初期!

    但灵气的消耗也是极大,一剑出,绕是以楚泽的灵气浑厚程度,此刻的丹田也是空空如也,此招将是楚泽的最终杀招。

    经过此次感悟,楚泽的基础也再次被夯实,随时可以突破至练气九重,而那一段树枝,此刻也成为了齑粉。

    混沌空间的加持慢慢减弱,楚泽也回到了地面,看着营帐前的那一袋灵石,楚泽思虑再三,还是收下了,现在的他太缺灵石,纵然他此刻不是程洛口中的前辈,但有着混沌空间,楚泽总有一天会回到巅峰。

    楚泽看着远去的商队,此刻再追也是来不及了,喃喃道:“程洛,这八千灵石,是楚泽借你的,他日必定百倍奉还!”

    原本需要一万五千灵石,虽然现在不需要轻灵丹了,但还是有一万两千的缺口,可现在的话,长剑已然自爆,还要再买一把兵器,练气的兵器已经不再适用,筑基的兵器只怕也是天文数字……

    而想到凌萱,楚泽也是叹了口气,知道凌萱为了救他,肯定用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天材地宝,否则以楚泽当初的伤势,怎么可能短短半日就活蹦乱跳,还能再精进一步呢。

    楚泽明白,此刻再追无益,机缘巧合下,既然摆脱了这些人,那么来日强大再寻即可,现在重回狼骑团,恐怕会遭猜忌。

    想到这里,楚泽辨别了一下方向,看着狼骑团仓皇离开,没有带走的骏马,轻笑一声,拉过一匹,向着坊市的方向而去……

    而狼骑团内,此刻也已经发现了“楚青”不在,程洛面色一沉,刚才太过混乱,居然遗忘了此子,只怕在那等天威下,此子只可能一命呜呼吧,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程洛还是命令狼骑团继续前进,毕竟也只是萍水相逢,还是任务为重。

    马车中的凌萱,听到外面寻找楚青,吃吃的笑了笑:“这些人还真是有趣,居然连那个家伙的易容都没有发现,不过,不知道名字的家伙啊,跑的了这次,不知道下次相遇,会不会还是我救你呢……”

    凌萱怀中的小狐狸倒在凌萱肩膀上,依然在呼呼大睡……

    翌日,中午,楚泽纵马而归了大半日,才回到了坊市外的那片森林,等到了昨日战斗的地方,此地已经变了样子,楚泽轻轻的摇了摇头,喃喃道:“陈飞,一路走好!”

    感觉肚内空空,楚泽去林中抓了一只练气四重的剑齿猪,烤了一番后,吃着猪肉,开始回想昨日的战斗,同时开始做着前往坊市的准备。

    楚泽换上了一身黑袍,面部再次易容,变成一位老者,身形也渐渐佝偻,灵气变化间,头发渐白。

    利用一道混沌空间的气息,将灰色灵气慢慢转化为紫色的灵气,除了威力不够,倒也可以以假乱真,再将周身笼罩,显出一位筑基强者的气息后,楚泽安心一些,将骏马放生后,向着不远处的坊市而去……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