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枯荣
    楚泽暗中凝聚的这一招,虽然不可能真正的伤害凌冲,但是托运一下凌冲也是够的,虽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但为了这些少女,楚泽拼了!

    凌冲看着眼前的陈如风,虽然身为元婴强者,但是北凌拍卖行内,还是以管事为尊,这也是凌双可以指使他的原因,如果凌双有错,凌冲也可以劝告。

    但这陈如风则是北元宗之人,擅自出手,只怕会引起北元宗反弹,但看着房中少女,凌冲还是选择了出手:“凌家剑法,十三式,星灭!”

    话音未落,房间中突然多出一颗微小的星辰,但就是这颗星辰,却吸引了北凌拍卖行附近数十里内,所有的灵气。

    星辰浮现在少女之前,一柄三尺长剑贯穿了星辰,携带着星辰碎片去向那些少女。

    除了凌冲以外,房内只剩陈如风一人,可以挡住这一剑,陈如风也不拖沓,剑芒一引化为护盾,挡在少女身前,也挡住了星辰碎片,剑气稍动变为寒霜,短暂的封住了长剑运动的轨迹。

    凌冲没有意外,手势再变意欲换招,楚泽眼睛微眯,机会来了,早在凌冲出现时,楚泽就在运势。

    当然楚泽并非是想要一击灭杀凌冲,只是为了凌冲刚来时,随手布下的那个阵法,以楚泽的眼界,自然看不上那个阵法。

    但是以前生楚泽对于阵法的研究,借用一下这凌冲自己布的阵法,来反困住凌冲片刻,拖延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凌冲还是太过大意,自以为一番威胁,就可以吓退楚泽,但却未想到,楚泽即便是练气之身,也不会受到这种人的威胁,楚泽早就想着脱困之计!

    将凌冲所布阵法反转,令北元宗那名真元婴脱身而出,此间危机可解,陈如风虽然短暂的挡住了凌冲。

    但在凌冲随手一招下,陈如风都已经有些支撑不住,根本支撑不到第二招。

    但此刻凌冲已经将全部注意力,放到了陈如风身上,他也没想到,一招之下都没有解决掉,陈如风一个假“元婴”。

    就在凌冲彻底不再关注楚泽后,楚泽找到了凌冲所布阵法的缺点,将凌冲布下粗浅的阵纹,以混沌空间的气息抹去。

    果然有效,在混沌空间气息的运转下,凌冲的阵纹被抹去,楚泽心中思虑片刻,刻下了以前的一道最简单的远古阵纹,开始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楚泽已经能感受到,外面的北元宗元婴强者的攻势,越来越迅猛,凌冲的阵法也渐渐有了裂痕,楚泽明白,必须要赶紧掌握这个阵法。

    若等到凌冲第二招施出,回过神修复的话,那么一切都白费了,楚泽一咬牙,浑身的毛孔开始吸收混沌空间的气息。

    这样之下,虽然速度快了很多,但也彻底被凌冲发现,凌冲面色一变,想要先收拾掉楚泽,再维护阵法。

    对面的陈如风发现后,情知不可让凌冲回去,长啸一声:“北元宗升龙剑法,困!”

    陈如风周身气息大变,体内道力注入剑中,所有的剑气一动,开始极快的组合起来,片刻后,一条呼啸的金龙出现,直接捆住了凌冲。

    面对凌冲剑招中的星辰,陈如风选择了以身体硬抗,瞬息间,身体上已经遍是剑创。

    楚泽见状,此刻也顾不得身份是否暴露,对于这一切,大不了推到林惊谰身上。

    思及至此,楚泽对着陈如风大喊:“拖延三息时间,我破了他的阵法!”

    陈如风也没有多想,虽然一口一个前辈,但在陈如风心底,楚泽最多只是一个元婴初期强者,面对凌家没有出手,也是分属平常。

    此刻看见楚泽对于阵法出手,陈如风也只是当楚泽是精修阵法而已,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前辈”,是他这个结丹强者一缕气息,便可以碾成粉末的练气之人。

    毕竟楚泽的前辈,装的也实在有些太像,而楚泽此刻,也到了最紧要的时候,困阵到了最核心之处,只需三息,即可让北元宗元婴,直上此间。

    第一息,凌冲尝试着突破这条金龙,但即便陈如风并非元婴强者,但体内的道力,却也是实打实的,若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可能轻易脱困,

    陈如风已经骨茬可见,但还是挡在星辰之前,没有离开,只需两息即可!

    第二息,凌冲已经明白了,此刻想要全身而退,已经不可能了,面色一沉,凌冲开始通化这条金龙。

    而陈如风也无力多管凌冲之事,将最后一缕道力送入金龙后,张开双臂,迎向了星辰,只需一息。

    第三息,凌冲的一缕道力成功的冲到,楚泽面前,楚泽感受到其中的威能,苦笑一声,还是差一些么,但楚泽还是没有放弃。

    楚泽怒吼一声,还是提前了半息,将凌冲的阵法进行了反转,看着凌冲所布阵法化作了碎片,一位身着北元宗宗服的强者,在片刻后来到了五楼。

    看着那些少女眼中的泪光,楚泽放松的一笑,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笑了笑,选择了释然,虽然还是没有放弃想要活下去,但是差距还是太大了,

    楚泽最后一刻,将已经凝聚的混沌空间的气息,全部爆发出来,北凌拍卖行瞬间被黑暗笼罩,整个坊市上空,乌云密集。

    但两世为人,楚泽行得正,走的端,即便是最后一刻,以练气八重与一众强者,勾心斗角,差一点,都骗得了数十万灵石。

    若非天命使然,有了那些灵石,只怕未来的修炼之路,定会是一片坦途吧。

    当凌冲的一缕道力到达楚泽身前时,楚泽感到喉间一甜,依然凝聚在体外的混沌空间的气息,抵消了一部分道力,只余一丝到达了楚泽体内。

    但即便是一丝道力,也绝非楚泽可以承受,楚泽的黑袍动也未动,黑袍的身形依然笔直,可里面的楚泽,却发现自己开始慢慢衰老。

    乌黑的头发开始有点点斑白,脸上也出现了了一些皱纹,目光开始浑浊。

    他心中明白,这是一些特殊元婴可以领悟的枯荣之力,自己将在不到半日内,走完整个人生,或许这是最后一次重生吧。

    但此间出手,楚泽无悔,修士一生,就应该随性而为,何必畏首畏尾!此间之事,本就因他而生,此刻,因他而亡,若此事结束也好。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