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厚土
    楚泽闻言,原来与那花千有关,看这女子表情,最后吃亏的是那花千阿。

    说到这里,拍卖行女子脸上一红,想了想,呐呐说道:“百花宗花少爷,竟然扬言要,要与那极为漂亮的姑娘,当场,与那姑娘当场双休。”

    楚泽闻言,心中对于花千恶感更甚。

    女子说到这里还是接着说:“谁知那姑娘也并非孤身一人,身旁竟有结丹护卫保护,来头可怕,是北元宗附近,一个巨型家族——莫家大小姐莫清雨。”

    莫家,楚泽还是有些印象,族内强者如云,不过与北元宗相隔极远,这花千这次看来也是撞上铁板了。

    女子看了看旁边,发现无人后,凑到楚泽面前轻声道:“那女子也并未让护卫杀人,只是让护卫出了一击,护卫轻飘飘的一击下,花少爷撞破了整个拍卖场,被暴龙佣兵团带走,现在生死不知。”

    这可就有意思了,那莫清雨没有出杀手,看来那护卫的一击有些门道……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虽然静谧极美,但其间却也蕴含着一股,极为可怕的气势。

    李沉道面色阴沉,此刻他已经收到了,拍卖中,无一斩获的消息,把百花宗也是在心中骂了个狗血喷头。

    不仅什么都没到手,还得罪了莫家,对于莫家,李沉道一直想要接近,却苦于没有机会,而且莫家一向低调,

    却没想到花千直接把莫家得罪死了,等到莫家寻根问底,发现李沉道与百花宗关系,那么,迁怒李沉道已是必然。

    想到这里,李沉道吐出胸腹间一口浊气,晨风剑不要也可,让他去莫家讨要,自不可能,但乱云剑和万伤花,必须到手。

    李沉道面色数变,知道虽然对于百花宗不满,但此刻能倚靠的,唯有百花宗了,拿出通讯符,给坊市内,下出了一道,又一道命令……

    坊市,暴龙佣兵团内,原本热闹的大堂,此刻只剩两人,筑基初期的团长陈兵,以及躺在堂上,陷入昏迷的花千。

    其余的团众,早被派出,聚集在坊市唯一的出口埋伏。

    而此刻的花千,也已经渐渐苏醒,看着储物戒指内,不断闪烁的通讯符,花千已经明白,此刻的乱云剑,已经不容有失。

    花千看着旁边一脸焦急的陈兵,压下胸腹间的不适,缓缓道:“陈师兄,此间你已不必再管,我的伤不是很重,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住那莫家三兄弟。”

    陈兵面色焦急,也是因为此事,据团众探报,那莫家三兄弟,昨日已被抹杀,现在出现的是别人所易容的。

    想到这里,陈兵赶紧解释道:“少宗主,那人恐怕不是莫家三兄弟之一,真正的莫家三兄弟,已经被抹杀,虽然不知那人身份。”

    看着花千面色渐冷,陈兵赶紧接着说:“但我们已经从拍卖行打通关系,那人兑换灵石的两枚储物戒指,里面还有拍卖行的印记,我们可以按图索骥……”

    说罢,陈兵从怀间拿出一方玉佩,里面两个红点,发出耀眼的光芒,花千点了点头,一挥手,陈兵赶忙走出。

    找人寻来一顶轿子,命令四名练气十重团众,御轿而行,不知轻重的花千,却是不知,自己的神魂,在莫家人出手后,已经残缺。

    花千也不晓得,他着急去追杀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杀神。

    随即陈兵留下必要的驻守之人,将暴龙佣兵团还在此地的人,全部带往坊市唯一的出入口外,进行等待。

    楚泽点了点头,再次甩给女子几块灵石,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伪装出一副房内有人的样子,走到窗边。

    虽然花千受伤,但是对于楚泽暂住的这间修炼室之外,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神识包围,却无一流露出善意,有的是暴龙佣兵团,在拍卖场内的神识。

    有的却是那一些筑基散修的神识,准备进行杀人夺宝,或者是准备吊在暴龙佣兵团之后,占便宜的人。

    感受到这些神识,楚泽身上爆发出一丝嗜血的气息,很久没有被人如此关注过了,现在倒让楚泽回到了,前世那种快意恩仇的人生。

    感受到楚泽的气息变化,乱云剑一阵嗡鸣,剑身上的云纹一变,变成了片片乌云,在乱云剑剑锋流转,带着屋内灵气气势大变。

    一时间,楚泽仿佛置身于高山之巅,万云之中。

    楚泽喃喃道:“此间时机未到,静等换防,这坊市内最安全的,时间快到了!”

    乱云剑中云纹不动,定格为乌云,楚泽将剑入鞘,闭目调息。

    楚泽口中的换防,就是白夜之间,北凌拍卖行与修士之间,对于坊市安全卫护的转变,坊市内,会有一定的骚乱,以及一些变动。

    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也够楚泽离开了,况且,暴龙佣兵团如此行事,楚泽怎么可能不去暴龙佣兵团转一转呢。

    但现在还有一段时间,楚泽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再次强大一下自己。

    此次楚泽一旦踏出坊市,将要迎接的战斗,就并非以前的战斗一样了,以前的战斗,基本上都是与一人战斗。

    凭借剑诀的领悟,与剑法的熟练,楚泽可以做到对敌人一击必杀。

    但这次面临的是,整个佣兵团还有百花宗的追杀,在楚泽攻击一人时,定会有数不尽的攻击来临,那么剑诀之锋,怕是作用不大了。

    必须要把防御提一提了,楚泽暗中推演许久,也准备许久的《厚土剑法》,终于要派上用场了,虽然没有真正运用过。

    但剑诀,剑招楚泽早已熟记于心,楚泽并非遗忘了这本剑法,但一直被各种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了原本的计划与部署。

    现在终于有了这丝毫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足以将《厚土剑法》一层,习练到入门。

    闭上双眼,乱云剑浮在身前,五行相同,云气算起来可以算作风系一种,与土系并不冲突。

    楚泽体内灵气缓缓运转,默念剑诀,灵气在体内数转,一丝丝淡黄色的土系灵气,在楚泽丹田内形成,

    最后慢慢占据楚泽丹田内,一个气团,与远处风系的气团,遥相呼应,慢慢交融。

    楚泽睁开双眼,《厚土剑法》第一层,厚土剑幕,已经入门,但他这入门,不下于一般弟子的小成了。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