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乱云,血狼
    如果仅仅失去理智,留下一条命也算是可以,做个凡人也可,但最后这些人,都会成为这个阵法的养料。

    作为祭品,用来召唤阵牌另一端的邪恶存在,这些存在,会答应阵牌宿主的一个请求。

    那些邪恶的存在,对于楚泽来说,根本不可力敌。

    而宿主,应该就是花千,或者那黑袍人了。

    但当楚泽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些练气九重之人,有的生命力枯竭,已经倒在阵法的光芒下,全身很快被腐蚀。

    而且当先数人冲向楚泽,把楚泽死死抱住,阵法一变,楚泽彻底被阵法笼罩。

    被光芒笼罩的楚泽,当下就感觉体内不适,一股股看不见,但却极其重要的气息,被抽出,楚泽明白,这是神魂之力。

    纵然楚泽两生为修者,又奇遇众多,现在又有重宝混沌空间,神魂之力以及可以比肩,弱一些的筑基后期强者。

    但是也经不住这种无节制的吸收,楚泽怒吼一声,周身灵气大动,将锁住他的人直接震开,但是冲到光芒前的楚泽,

    碰触到红光时,轰鸣声响起,楚泽被震飞到阵法中央,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胸口滞涩之意,才宣泄出来。

    而这时,花千已经悠悠醒来,看着阵法内不断挣扎的楚泽。

    觉得郁结之气尽去,阴笑道:“哈哈哈,不知这位道兄叫什么,但是此间作为埋骨之地,想来极好。”

    楚泽虽然被困,但口舌之间,也不愿落于下风:“花兄此言甚好,此间作为暴龙佣兵团的埋骨地,自是不错,那些佣兵团的兄弟,此刻岂非已然长眠!”

    花千面色一沉:“若是道兄自废丹田,左手拿着万伤花,右手高举乱云剑,从密林之外跪到此处,受佣兵团百道镇魂鞭,叫我三声爷爷,然后去我百花宗山门,叩拜三年,我就饶你一命。”

    楚泽眼底一寒,看到此刻花千的神魂愈加残缺,嗤笑一声:“有些人不知自己处境之糟,得罪了某些大族仍不自知,对吗,花零一,少宗主?”

    听到花零一,花千心底怒火万丈,眼前浮现出了拍卖场的一幕幕,又觉胸内气血更加滞涩,眼前一黑,正欲开口。

    旁边的黑袍人,拿着一块一样的红色阵牌,站到花千身前,眼中闪过寒光。

    花千感到心间一紧,不再答言。

    而现在的楚泽,却遭到了重生以来,最大的危机,阵法内的血狼,已经渐渐成型,佣兵团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倒下,尸骨无存。

    此地,已经陷入了循环,每一个人的死去,都会使血狼阵法变得强大,而楚泽的神魂,此刻剧痛无比,不能自已。

    一向无往不利的混沌空间,此刻也陷入了沉默,楚泽手心已经遍是汗水,明白不可以再让阵法如此吸收,必须赶紧离开。

    等到血狼形成,邪恶的存在就可以出现在此间。

    楚泽大吼一声,稳定心神,手间寒光一闪,乱云剑出现在面前,脚尖连点,冲到光芒之前:“混沌灵气,给我破!”

    全身的混沌灵气注入到乱云剑中,剑身上黑色的云纹仿佛活了一样,瞬间破出乱云剑,乌云起,砸在光芒之上。

    光芒如同布帛一样,被直接破开,却又瞬间愈合,巨大的反震之力,将楚泽再次掀飞,楚泽毫不气馁,既然可以破开,就还有希望。

    而在楚泽再次蓄力时,却未发现,乱云剑上的云纹居然在慢慢变化,居然在和空中的血狼,争夺着血气。

    而血狼的凝聚,居然在变慢,甚至已经凝实的身体,居然在慢慢消散……

    而密林深处的黑袍人,此刻也发现了异常,此次前来,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到少主所派,但另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实验这个阵法。

    本来只差一步,就可以凝聚血狼,召唤冥冥中的存在,但现在不仅没有召唤成功,甚至连以前积攒的一些血气,也在缓缓流失。

    黑袍人眼底一寒,明白不能再如此下去,阴冷的声音在林间响起:“所有筑基下佣兵团之人,全部进入阵法!”

    旁边的陈兵面色一变,那些练气九重之人,虽然是佣兵团的一些中坚,但也并非不可失去,但现在此地剩下的,都是这些年一直跟随自己的心腹。

    黑袍人看陈兵不动,看向了花千,花千此刻怒火中烧,看到楚泽即将破阵,也是心底暗惊,再一看陈兵不听指挥。

    更加生气,一脚踹在陈兵身上,从陈兵腰间解下团长令牌,开始发号施令:“佣兵团所有人,给我进入阵法,违令者,投入百花宗万古寒潭!”

    暴龙佣兵团之人,虽然已经有人看到阵法的怪异,但剩下的大部分人,还是不知情的,骤闻命令,也不疑有他,直接冲入阵法……

    这时的楚泽,已经发现了乱云剑的异变,血色云纹透着些许的诡异,但楚泽感受到血狼的虚弱。

    心间明白,这是自己突破而出的唯一机会。

    而在楚泽要冲向血狼时,被花千命令的,佣兵团之人冲入阵法,打乱了楚泽的计划。

    本来虚弱的血狼,感应到有新的人进入,怎会放弃机会,吸力更大,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练气十重之人,一个个如同软脚虾一样,倒在地上。

    楚泽感到脑中更痛,看着冲入的佣兵团之人,楚泽眼中遍布杀意,但此刻还是以破阵为主,而且看到慢慢恢复,而且邪威更甚的血狼阵法。

    一咬牙,楚泽明白,这些人不可再死,否则这里,真的就成了楚泽的埋骨地。

    乱云剑一动,血色云纹蔓延而出,笼罩着冲入之人,血狼的吸力骤减,虽然这些人已经没有办法救活。

    但是让这些人不被腐蚀,也算是对血狼的另一种削弱!

    失去了力量源头的血狼,此刻又被乱云剑,争夺已经成型的躯体,愈加涣散,而且楚泽也不会坐视此间之事。

    将混沌灵气全部注入乱云剑,乱云剑气息再涨,血色云纹直接化成血色巨龙,扑向血狼,与血狼撕咬一团。

    而血狼虽然没有了力量源头,但也不可小觑,与巨龙不分上下,此刻的楚泽,根本不能介入这场战斗,脑中越来越痛。

    楚泽已经开始站立不稳,有些摇摇欲坠,但还是在咬牙挣扎……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