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斩筑基
    果然,楚泽的混沌灵气还是晚了一步,与黑袍人的紫府之气只差分毫,但还是晚了一些。

    虽然晚了半分,但楚泽一直的努力,也并没有白费,阵牌内,一缕缕混沌灵气,还是控制了阵牌内,很大一部分。

    黑袍人的一股股紫府之气,包裹了整个阵牌,整个大阵极速的,开始一阵阵蠕动,挤压着楚泽。

    虽然体外有混沌灵气包裹,但楚泽还是感觉到了周身传来的剧痛,暗中将灵气沉入乱云剑中,酝酿着最强一击。

    黑袍人手一挥,拿起阵牌走向楚泽,每靠近一步,阵牌上的红光也就浓郁一分,而阵法的范围也缩小一分。

    对于楚泽的压缩也就更甚,而阵牌越靠近楚泽,楚泽对于阵牌的掌握也越深,手中的乱云剑也已经蓄势待发。

    那红色云纹,闪着诡异的波动。

    就在黑袍人离楚泽还有两丈,心下大安,准备祭炼阵法,想要融合“阵灵”。

    就在黑袍人盘膝而坐,空门大开的一瞬间。

    也就是楚泽掌握阵法的时候:“厚土剑幕,狂风引!”

    楚泽并没有选择威力更盛的风雷至,因为风雷至虽强,但筑基强者在生死之时,爆发出发速度,还是有可能避过风雷至的。

    只有狂风引的范围攻击,才能彻底的封住黑袍人去路。

    狂风引一出,数股狂风在林间呼啸,携带着锋锐的剑气,封住了黑袍人的退路。

    已经准备好的黑袍人,惊觉此变,将阵牌放入储物袋,随手便为一道紫府之气,袭向楚泽。

    感受到乱云剑的剑气,黑袍人急忙后撤,却一下撞入狂风引的风团。

    惨呼一声,黑袍变成了丝丝缕缕的布条,心内一寒,黑袍人不敢呆在此处,赶忙向着远处而去。

    在锋锐的剑气下,只要并非傀儡。

    即便是筑基强者,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况且黑袍人精通奇技yin巧,并非善于战斗的修士。

    真实战力,甚至比不上,一些至强的练气十重巅峰,就这一手紫府之气,都用的不很纯熟。

    楚泽见状,对黑袍人已是了如指掌。

    看着黑袍人远遁,明白此刻的黑袍人,正是旧力已至,新力未生之时。

    若让黑袍人躲过,只怕这样的机会很少了。

    硬抗黑袍人的紫府之气,楚泽怒喝一声:“风雷至!”

    乌云瞬起,只见一道雷霆闪过,随即咻的一声,这就是黑袍人耳畔,传来的最后一道声音。

    已经快要逃出密林的黑袍人,被剑气所化雷霆穿喉而过。

    随后,黑袍人带着迷惑,捂着汩汩冒血的喉咙,有些惊讶的倒在了地上。

    似是不明白,为何离楚泽如此之远,为何练气九重,可以斩杀筑基之人,为何紫府之气护体,还是会被杀。

    纵然再过不甘,此等重伤,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是无能为力,黑袍人走了两步,踉跄一下,跪倒在地,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与不甘。

    而黑袍人死后,尸体忽然快速消解。

    在这密林间,竟成了一位强者的埋骨地,一位筑基强者,化为尘粉,只余下一个小小的储物袋。

    而血红色的阵牌在黑袍人死去后,也从黑袍人的储物袋内骤然飞出,在楚泽的注视下,极速的去往密林方向……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一道黑影盘坐在李沉道对面,两人相对修炼,

    黑影身上散发着晦涩的气息,突然黑影气息紊乱,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长啸一声:“何人杀我二弟!”

    长啸而过,黑影倒地不起,只剩下斑斑血迹。

    李沉道骤然惊醒,也是气血翻腾,并没有怪罪黑影,目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眼前的黑影已是结丹强者,黑影的弟弟,虽然修为略低,只有筑基初期。

    但是精研阵法,又有族中密阵,在族中,地位也是不低,不到五十岁就摸到了阵道边缘,大阵出,自可困杀结丹。

    此次只不过是去协助百花宗,擒拿一个筑基不到之人,怎会……

    李沉道面色一变,此人身死已成定局,但族中密阵,不可有失。

    手一挥,一道黑影出现在李沉道身后,将晕倒的黑影拖走。

    另一道黑影出了院落,向着某个方向,直接而去。

    李沉道心忧秘宝,一方面派人前往坊市外,另一方面赶紧给百花宗之人传讯……

    而在密林中的花千,手拿两块阵牌,眼中充斥狂喜,也没有注意到,储物袋内,不停闪烁的通讯符。

    自从黑袍人拿出阵牌后,身为百花宗少宗主,花千就明白这不是凡物。

    而看到阵牌的种种妙用后,花千更是想要将此物占为己有。

    但碍于黑袍人的实力和身份,一直不好下手。

    但看到黑袍人战力之弱,一下被暴起的持剑者斩杀后。

    花千的心思活泛起来,学着黑袍人的手法,只是想尝试一下,若是成功,那么就贪了此宝。

    若是不成,百花宗所有人一拥而上,抢宝杀人后,此物还是会成为百花宗之物。

    却没想到只是一试,居然真的成功了,看着手中的两块阵牌,花千有些飘飘然,顿时觉得自己,似乎入了大道之门。

    旁边的诸多百花宗弟子,也是点头哈腰,大肆吹嘘少宗主天下无双。

    这时的花千,突然感到一阵晕眩,似乎识海中,什么东西在极快的流失。

    但看着手中的两块阵牌,花千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而叶云和陈兵,这两位筑基强者,看到乱云剑之威,均是感到后背一凉,冷汗岑岑……

    楚泽面色一冷,没有理会离开的阵牌。

    明白肯定是花千,或者其他人,在黑袍人死后,利用另一块阵牌,控制了这块阵牌。

    但以楚泽之机敏,又怎会为他人做嫁衣,已经被楚泽掌控的阵牌,就已经姓楚了。

    此刻暂且让阵牌,暂存在百花宗之人手中吧。

    此刻的楚泽暗道侥幸,若非那黑袍人紫气不熟,恐怕此刻倒在这里的就是自己了。

    看着与紫气分庭抗礼的混沌灵气,楚泽定下心来。

    看着已经空荡荡的黑袍,楚泽眉头一皱,剑气一动,一个深坑出现,将黑袍人的黑袍,丢入坑中,将土坑埋好。

    看着这个小小的土坑,修炼数十载,只得这个结果。

    楚泽顿时感到一阵凄楚,喃喃道:“苦修到筑基初期,你也算是一方强者,此间葬于我剑下,也算命定,但你没有尸身,就以这黑袍,做个衣冠冢吧。”

    做好一切,看着黑袍人的储物袋,楚泽感起了兴趣,这可是自楚泽重生以来,第一个杀掉的筑基强者。

    不知这个小小的储物袋,会给楚泽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瓜*子*小*说*网 .. 手d 打更 新d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