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领悟
    剑芒在虚空内引起震荡,一个巨大的声音响起:“北元宗治下,百花宗少宗主花千,被人于坊市外斩杀,为正坊市秩序,北元宗请出至宝,北元剑,查明凶徒,”

    声音将远处的密林,寸寸掀起,无尽的妖兽,劫掠者在这股震动下,化为齑粉。

    而且这股震动,正在向林间二人而来。

    楚泽看见这道光芒时,心间一惊,混沌灵气一动,此刻也来不及理会,虚空中那道意识的锁定。

    听到这个声音后,楚泽心中一突,就要遁入混沌空间。

    莫清雨看着“楚兄”的变化,一愣转头后,也同样看见那道黑白光芒,面色巨变,明白此地不可久留,还想多说什么。

    那个声音响起时,莫清雨被虚空中,一只灵气大手抓起,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在遁入虚空中的一刻。

    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块木牌,灵气一动,丢出虚空,随后莫清雨与那大手,消失在虚空中。

    楚泽看着面前浮现的木牌,犹豫片刻,抓起木牌,遁入混沌空间,此刻也顾不得,是否会暴露混沌空间了。

    远处的光芒,才是最大的威胁,没想到百花宗,居然可以请出此物,混沌空间第一次速度全开,闪入虚空,去往另一个方向。

    两人刚刚离开后,黑白光芒,闪至此地,一个……

    北元宗外门,种子弟子院落,李沉道看着昏迷的陈兵,神色阴郁,正要开口。

    却见北元宗内,一道光芒冲天而起,降落在极远处。

    手中灵气一动,一张北元宗地图,出现在李沉道之前。

    李沉道指尖连点,喃喃道:“这花千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居然引得北元宗内,出动了至宝北元剑。”

    看着远处的一道黑白剑芒,李沉道脸上阴郁全无,一股狂热充斥在李沉道眼中,手间一紧,李沉道将地图,捏为碎末,在院中飘散……

    遁入虚空,不知离开坊市,多么遥远距离的莫清雨,想起刚才的事情,也是一阵后怕。

    莫清雨本以为那花千,只不过是一个小宗少宗主,顾忌规矩,没有随意打杀,只是用了些手段,已是给了北元宗面子。

    却没想到,北元宗居然为了花千,出动了镇宗至宝——北元剑。

    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动,莫清雨旁边的老者,也是一阵后怕,拉着莫清雨继续远遁……

    而混沌空间中的楚泽,看见北元剑剑芒时,也感觉神魂皆丧,虽然有混沌灵气包裹。

    这北元剑,乃是北元宗镇宗至宝,种种玄妙,自是不言而喻,攻伐合一,北元宗内门的山门,就与北元剑相连。

    已经数百年未出,今日却为了花千而出,楚泽也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心间明白,花千身份不仅仅是少宗主,那么简单了。

    但此刻花千已死,此间已无回转,楚泽也并不后悔。

    若是再给楚泽一个选择的机会,在密林那种情况下,对于花千,楚泽也定会一剑而杀,此人留下,必有大患。

    但楚泽明显感受到,北元剑已经注意到自己,也注意到了莫清雨,北元剑下,连那莫清雨都不得不远遁。

    若是楚泽晚走片刻,只怕已被那北元剑正法。

    此刻在混沌空间内,楚泽也并不担心,会被北元剑找到。

    喘了口气,看着被汗水打湿的黑袍,楚泽轻叹一声,楚青之名,只怕短时间不可再用。

    从现在起,自己只是北元宗外门的,一个普通弟子,脱下黑袍,恢复原本样貌,将修为也利用混沌空间,遮蔽到了练气八重。

    看着太过显眼的乱云剑和剑鞘,楚泽摇了摇头,混沌灵气将乱云剑包裹,

    片刻后,乱云剑形如普通长剑,即便神识扫过,也与普通长剑区别不大,点了点头,楚泽十分满意。

    气息变化之间,楚泽又变成了,那个普通的少年,虽然楚泽非常喜欢,化名楚青的生活,但那终究不太现实。

    这个修炼界,看的还是实力,最近虽然通过一些机缘巧合,得到了很多机缘,但这些其实都是虚假的。

    现在的楚泽,还是少了一分,强者的积淀,这种积淀,需要经历无尽的杀伐,只有通过漫长的岁月,才可以形成那种特质,成为真正的强者。

    神识数变,确定外面没有人窥探后,楚泽出现在一片山谷中。

    此次楚泽反其道而行之,从坊市外,一路赶往北元宗外门。

    虽然不知此处到底是何地,但离北元宗外门不远。

    混沌空间到这里后,也已经是极限,再往前,恐会被北元宗的一些存在,捕捉到冥冥中的一丝气息。

    楚泽也就索性出了空间。

    看着月上中天,寂静无人,摆脱危险发楚泽,鼻头一动,突然闻到一股臭味。

    苦笑一声,原来突破后,身体排除的杂志,摇了摇头,楚泽在山间,找到一方寒潭。

    跃入寒潭,洗去身上杂志,楚泽顿时感到灵台清明。

    洗除尘垢,换上干净的北元宗弟子服,楚泽在谷间,生起篝火,靠在一棵树上,楚泽突然有些怀念坊市的喧嚣。

    看着旁边的乱云剑,楚泽朗笑一声,执剑而上,习练清风剑法。

    丹田内一股股风属性灵气,顺着楚泽经脉,在谷中呼啸,最后在谷中掀起狂风。

    清风剑法上册习练一遍,楚泽收剑,盘膝而坐开始感悟《厚土剑法》。

    在与陈兵战斗中,楚泽已经知晓,土系剑法,并不是只能防御。

    土灵气之重,为诸灵气之首,可以迟缓敌人速度,可以压制敌人,若修炼到最后,楚泽发现,这又是一条新的大道。

    当楚泽明悟,土灵气特性时,无意识的喃喃道:“厚土剑幕!”

    土黄色的小剑,浮现在楚泽体表,比之先前,多了一些厚重,也更加凝实,楚泽又想起,白日的阵法,又有一些明悟。

    “剑阵起!”一柄柄小剑,斜插在楚泽旁边的土地上,一股玄奥之意,在楚泽身边慢慢升腾。

    “云纹生!”楚泽身旁的乱云剑一动,白色云纹笼罩在小剑上,为小剑增加些许轻灵。

    楚泽缓缓睁开双眼,一道精芒在眼内回转,吐出一口浊气,将小剑吹开,小剑转为土灵气,逸散在谷间。

    “此招就叫土阵吧!”楚泽看着,这似平淡无奇的一招,心中一喜,剑阵虽简,却也融合两条大道。

    若是不断融合其他大道,等到他日,楚泽说不定会有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大道。

    想起大道,楚泽就想起了林惊澜,林惊澜的剑道,就应该是自创,威力之强,也算惊世骇俗。

    而当楚泽思考这些的时候。

    “前面的这位同门,救命啊……”一名女子惊呼传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