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情劫
    虚弱的齐成,听到楚泽说出,渡灵四字,也是眼神一奇。

    随后齐成点了点头,喃喃道:“没错,就是渡灵,可以将修为渡给旁人,对于另一个人毫无影响的渡灵。”

    楚泽面色一凝,这齐成居然为了,一个百花宗之女,放弃了自己苦苦修炼的修为,放弃了求仙问道。

    这渡灵,虽然可以渡人修为,但却是以损失施术者,毕生修为作为代价,一旦施术,也是命不久矣。

    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有人使出。

    看来,这齐成倒也算是情种。

    而那林莹,现在已经状若痴狂,感受着体内的修为,呆坐在一旁。

    虽然修为前所未有的强大,但眼神,却极为空洞。

    齐成缓缓站起,看着衣不蔽体的林莹,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披在林莹身上。

    林莹有些躲闪,最后还是安静下来。

    齐成看着林莹皓腕间,有一块血红的玉石,拍了拍林莹的肩膀,示意林莹不要乱动。

    轻轻拿下玉石,放在手间,齐成看着那玉石上的百花宗三字,叹了口气。

    没有多说,一把捏碎了玉石。

    一旁的林莹没有阻挡,玉石碎裂时,林莹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看着齐成的目光,也清明了一些。

    楚泽见状,明白这二人之间有话要说,也就退的稍远一些。

    那林莹功法被齐成所废,此刻虽有一身修为,但短时间内,绝难出手,应该不会有太大威胁。

    况且功法被废后,身体还需要一个恢复的时间,这个时间怕是不短。

    而且这齐成,已经帮林莹想好一切,也替林莹找好了出路,给予了林莹一身修为。

    以此刻林莹的修为,若是潜心修炼,只怕不日即可筑基,成为天地间的一方强者。

    但齐成却又毁了,林莹百花宗的玉牌,没有了玉牌,林莹也就回不到百花宗了。

    齐成倒也算是思虑得当,但这齐成,只怕要格外凄惨了,没有了修为,只怕是北元宗难归。

    楚泽轻轻点了点头,这齐成为人尚可,若是需要相帮,只要力所能及,楚泽还是要帮一帮的。

    这二人之事,自与楚泽无关,对于林莹,楚泽虽未处罚。

    但看着此刻,林莹已经变成如此模样,又碍于齐成,也无法再次出手。

    齐成将外袍披在林莹身上,喃喃道:“半年前,我独自下山时,师傅就说我会遇到一个情劫,我一心修道,并未相信,现在想来,这却是真的!”

    林莹缓缓抬头,看着眼前之人,也是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开口。

    齐成坐在林莹身旁,继续说:“我在北元宗外门遇到你,与你在这北元宗外半年,才明白师父已经看到了一切,但是我却不觉这是情劫,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渡劫失败了吧。”

    “若是还可以再回半年前,我依然会在林间救你……”

    听到这话,林莹似乎又恢复了些神智,眼中有些清明之色。

    突然对着齐成说道:“现在你我已是如此,我也不会多说什么,虽然你毁了我动功法,但却也救了我,我能抱一下你么?”

    二人声音虽小,却还是没有逃过楚泽的神识,听到这话楚泽眉头一皱,感觉有问题。

    但那齐成昏暗的眼中,竟然有了丝丝光亮,看着林莹的缓缓靠近,也缓缓伸出了双臂。

    看着这一幕,楚泽摇了摇头,向更远处走了一些,但体内风灵气,却开始运转。

    若是这林莹,有别的动作,也好第一时间赶来。

    但楚泽看着这齐成,心间却有了疑惑,齐成此人,用出少有人知的渡灵时,就代表了身份不凡。

    而此刻,虽然修为尽失,看起来形容枯槁,灵气皆无,在空中逸散。

    但是齐成的丹田,却依然完好,经脉也没有萎缩,依然在缓缓地吸收灵气。

    楚泽眼中闪过疑惑,但此刻也不好多问,心间却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而谷中的另一侧。

    那林莹走到齐成身旁,也似乎只想抱一下齐成,双臂搂在齐成腰间,头靠在齐成背后,喃喃道:“齐成,替我梳一次发吧!”

    说完,林莹手间,浮现出一把玉梳,递给齐成。

    齐成浑身一颤,轻轻点了点头,半年来,二人何尝如此亲密过,缓缓接过玉梳,替林莹梳发。

    虽然手法生疏,但也能看出,齐成是用心为之。

    最后简单的束了发,齐成往另一个方向走了数步,喃喃道:“你走吧,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得,但却不要再回百花宗了。”

    闻言,林莹的眼中闪过异光,眼神中半是阴冷,半是挣扎,似乎又成了,百花宗那个娇媚的林莹。

    秀眸连转,似是在考量着什么,蟒毒尽驱,修为大增的林莹,虽然功法被废。

    但离开林中,已然无虞,但此刻的林莹,却已经不急于离开了。

    林莹在齐成身旁,盘膝而坐。

    片刻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抹羞意,莲步轻摇。

    慢慢到了齐成的耳畔,再次抱上了齐成,朱唇轻动,主动吻上了齐成,齐成一动不动,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但是,身体的颤抖却也表明,齐成的内心并不平静。

    这一幕落在楚泽眼中,楚泽觉得血气有些喷涌,暗叹,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百花宗的弟子,即便没有了功法,看来这行事,也是极为可怖。

    压下血气的躁动,楚泽迫不得已又向远处,退了数丈,神识慢慢笼罩山谷,并不是窥视谷中另外二人。

    而是因为,那远处的另一只飞天蟒,在楚泽心神摇晃间,消失不见,

    在楚泽恍惚的一瞬间,另一头飞天蟒的尸体,也已经悄然消失。

    即便以楚泽的神识,也只捕捉到了一条黑影,看来是另一条飞天蟒,而且这条飞天蟒,并不简单呐……

    而谷中另一侧,一吻过后,林莹在齐成耳畔,耳语道:“其实我也在渡情劫,你的情劫失败了,我的情劫却成功了。”

    齐成情知不好,眼中突然闪过痛苦。

    林莹长啸一声,身上气息顿变,一身修为,直接突破练气十重,到了筑基初期的巅峰!

    此刻的林莹,已经不再是那个柔弱娇媚的女子。

    笑了笑,平静的声音在谷中回荡:“等到拿到你的情心,这个北元宗的天之骄子的情心,我就可以渡过情劫!”

    远处的楚泽闻言,面色一变,情心即为人心一部分,若被取出,这齐成只怕神仙难救。

    脚下灵气呼啸,楚泽赶忙赶向山谷的另一侧。

    看着齐成眼中的不可置信,林莹冷笑一声,没有在意楚师弟,手间灵气一动。

    将要穿透齐成胸膛时,一声巨响在谷中回荡,赶往此处的楚泽,被一股气浪掀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