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蟒现
    一道巨大的黑影,砸在了林莹与齐成,所在的地方,掀起一片烟尘。

    狂暴的气浪,将楚泽直接掀飞到,原本升起的篝火旁。

    烟尘渐去,黑影显露出原本的模样,一条像飞天蟒,却又与飞天蟒不同的妖兽,矗立在谷中。

    高六丈,双眼猩红。

    眉心一道金芒浮现,一丝极为苍茫的气息,从中缓缓扩展到谷中。

    口中的腐臭之意,隔着数十丈,也让楚泽,闻之欲呕。

    此物背后已经并非肉翅,而是强健有力的肉翼,伸展间,超过四丈余。

    天地间的风灵气,在这对肉翼间,不断盘旋。

    这就是另一条飞天蟒,而且是觉醒了一丝龙族血脉的飞天蟒!

    眉心那道金芒,就是龙族的象征!

    楚泽眼中寒芒一动,这条飞天蟒,刚刚还是练气十重巅峰。

    但此刻已为筑基中期巅峰,气息有些虚浮,看来是刚刚突破。

    而且飞天蟒的头顶,乌云正在凝聚,看来要在此地渡劫。

    楚泽心间一叹,现在的林莹与齐成,只怕是凶多吉少。

    即便那林莹,最后显露的气息,到了筑基初期巅峰,甚至距离筑基中期不远。

    但与筑基中期的飞天蟒,还是毫无可比性,同境界中,妖兽的防御,与攻击可称无敌。

    更何况林莹,并非与飞天蟒在一个境界,与筑基中期,还是差了一线。

    况且这条飞天蟒,也并非凡物,那龙族血脉,虽然驳杂,却还是龙族血脉。

    而且,这条飞天蟒,将要渡劫……

    摇了摇头,既然确定这二人,已经难以生还,楚泽也没有费力而救。

    想着最后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幕,楚泽暗叹一声。

    这俩人,无论是否言明,但实则,都是想要利用对方,从而渡过情劫。

    但是,如何才算渡过情劫呢,当真只有得到对方情心,确定对方之情后,才算渡过情劫么。

    楚泽有些迷茫,对于情劫,楚泽听过许多,也见过许多天资纵横的绝代天骄。

    因为情之一字,最后没有渡过情劫,最后身死道消。

    但却未想到,重生不久,又在此地遇上渡劫之人。

    但楚泽,却不知其中三昧,无论前世今生,楚泽都是孑然一身,独自求道。

    连一些普通朋友都没有,又那来的情劫可渡呢。

    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看着远方即将,要渡雷劫的飞天蟒,那狂暴的气息。

    楚泽明白已经现在要做的,是赶紧逃离此地。

    而在楚泽灵气一动,将要离开时。

    一道冰冷的女声,在谷中响起:“我以百花宗第七代宗女林飞花之名,于渡情劫期间,强行破境至筑基中期,愿以此身借先祖之力,获筑基中期实力!”

    话音刚落,一道青黑的光芒,笼罩了整片山谷,一层护罩,罩住了此间山谷!

    楚泽骤然回头,发现黑芒下,原本狂暴的飞天蟒,被死死压制,连天空中的劫云,也似乎有些消散。

    本来美艳的林莹,不,百花宗宗女林飞花。

    此刻林飞花一手抱着,被封掉经脉的齐成。

    另一只手一方漆黑木牌,闪着幽光,正是此物,笼罩了整片山谷,也压制了筑基中期的飞天蟒。

    虽然压制,但此刻的林飞花,也并不好受,如玉的手臂上,一丝丝血色渗出。

    即便暂时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但肉身,最多也只是筑基初期,怎么可能承受,筑基中期狂暴的力量。

    而且那劫云,并非自此消散,而是在酝酿新的劫云,只怕下一次劫云形成,就是林飞花这黑芒,被破的时候了。

    楚泽看着黑芒,有些不解林飞花的一举一动,林飞花有此宝,可以施施然离去,为何却在此地,如此行事。

    而且林飞花此刻,是在以灵魂献祭此物,获得短暂的修为,看到被封的齐成。

    楚泽有一些明悟,这林飞花,莫非是渡劫时,动了真情,不忍丢下齐成么。

    无论今日此地如何,这林飞花,只怕要命陨此地了。

    至于说离开,楚泽倒是随时可以离开,以混沌空间,离开此地,倒也是轻而易举。

    林飞花看着楚泽还在愣神,朗声道:“楚师弟,救救齐成,我已经神魂将灭,不久于此地,设下黑芒,也并非我的本意!”

    楚泽明白,林飞花说的却属实情,这黑芒透出的波动,倒也并非,一个筑基之人可以控制。

    看着神识清醒,却无法动弹的齐成,对林莹,楚泽也不知该如何评判,将齐成当做猎物,甚至要杀了齐成,渡过情劫

    男女之事,或许只有其中二人,方知其感。

    犹豫片刻,看着狂暴的飞天蟒,虽然楚泽对于齐成,是有三分欣赏的。

    但也仅仅如此,齐成此人身份太过复杂,只凭渡灵用完后。

    还可以自由行动,这一项,楚泽都要重新打量此人,若是救下,皆大欢喜。

    若是没有救下,只怕会引来,一些无妄之灾。

    想到这里,楚泽准备推掉此事,若那林飞花,有万全之法,齐成倒也可以一救,若是没有,楚泽还是不愿意蹚浑水的。

    况且,这林飞花所言,皆是一面之词,若是此人还有后招,楚泽独身前往,只怕会突遭横祸。

    心念及此,楚泽回问道:“师弟也不过练气八重,又怎么穿过,谷中筑基中期飞天蟒的封锁,师姐怕是玩笑了。”

    林飞花也明白楚泽担心,手诀连动,黑芒大盛,但并非是对楚泽出手,此刻要将齐成带出,只有倚靠楚师弟了。

    黑芒更盛,却是罩向了那飞天蟒,飞天蟒吃痛,不听咆哮,离楚泽所在的方向,远了很多。

    一咬牙,林飞花手诀再动,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一道淡灰的神魂,浮现在林飞花面前。

    林飞花身旁,淡粉色的紫气一动,将神魂送到楚泽面前。

    林飞花颤声说道:“楚师弟,我知道我作恶多端,但是,此刻,我只想救一下齐成,我把我的一缕神魂给你。”

    说到这里,林飞花似乎更痛,但还是咬牙继续说:“你可以操控我的生死,我的一切法宝也都给你,只要你将齐成带出,楚师弟,我知道你并非简单的练气八重……”

    楚泽看着这道神魂,又看了看林飞花此刻的状态,摇了摇头,手一挥,将神魂送回,并没有接受这道神魂。

    脚尖轻点,风属性灵气一动,楚泽踏上高空,接过齐成,又回到谷间。

    在楚泽刚刚踏至谷间时。

    一道雷霆降至林飞花所站的空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