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赠宝?
    楚泽面色一变,看了一眼,手中法诀连动的林飞花,顿时明白,这定是林飞花新的小动作。

    闭目片刻感受到,外界劫云的气息变化,楚泽明白了,这林飞花要做什么。

    黑芒崩裂后,劫云中,雷霆骤闪。

    这林飞花,看来是选择了,在飞天蟒气息不稳时,引雷抹去此妖兽。

    虽然想法很好,实施起来,也已经有了收效,现在谷中的雷灵气,已经满溢。

    楚泽丹田内的雷灵气,已经有些躁动。

    压下躁动之意,楚泽明白,在林飞花的小动作下,劫云已成,此刻再出手,已然来不及了。

    劫云已经确定目标,楚泽三人所在的地方,离飞天蟒逃遁的地方,还有一定距离。

    短时间内,倒也不会波及到此处,但若是楚泽现在潜到,飞天蟒附近出手,只怕会和飞天蟒一起,被雷霆笼罩。

    压下这个想法,楚泽面色一沉,林飞花的做法,自然不能说有错。

    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但做事前,招呼都不打,也是让楚泽心中恼怒。

    林飞花看到楚泽的表情,并没有在意。

    但看了一眼齐成,还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楚师弟,并非我有意不告知,实在是时间紧急,对于你心中所想,我也明白,但现在的我,实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林飞花举起左手,楚泽看了一眼,不忍再看,顿时明白了,林飞花语中的意思。

    此刻林飞花,如玉的左手,已经被黑色的死气笼罩,整个手掌渐渐虚幻。

    楚泽也没有想到,此刻的林飞花,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看来那黑色木牌,所吸收的林飞花神魂,已经超过了楚泽的预想。

    这林飞花,只怕会在不到一刻内,于此地香消玉殒罢。

    楚泽脸上愈加阴沉,此间的形势看似大好,林飞花的谋算,也在实施。

    但是楚泽的灵觉,却感受到了飞天蟒的方向,传来的一股危险的气息,这股气息,居然越来越强大。

    林飞花浅笑一声:“楚师弟放心,我既然如此做,就有一定把握,那看似强大的飞天蟒,此刻正在吸收,我百花宗的那件秘宝,不过那件秘宝,也不是那么好吸收的。”

    楚泽闻言,瞳孔猛地一缩,顿时明白,从刚才到现在的一切,都在林飞花的计算中。

    那飞天蟒自以为隐秘的一击,那被撞丢出的木牌,只怕也是这林飞花的计策而已。

    看来这林飞花,定有后招,但楚泽还是有些许的不放心,准备利用神识,查探一番。

    在楚泽播散神识,前往飞天蟒方向查探时。

    林飞花手上法诀再变,谷中逸散的淡粉紫气,瞬间集中到林飞花手中。

    凝成一朵淡粉的灵气之花,林飞花将紫气推开,轻喝一声:“爆!”

    话音刚落,所有的黑芒,开始向着飞天蟒的方向聚集。

    一声巨大的轰鸣响起,形成的冲击,似乎将空中的劫云,也吹散三分。

    那无尽凶威的飞天蟒,此刻也是真正放飞天。

    此刻的飞天蟒,甚是凄惨,周身被黑芒,炸的是皮开肉绽。

    其中的一些伤口,已经露出了森森蟒骨,飞天蟒好不容易凝聚的紫气,也开始缓缓逸散。

    而在这声轰鸣的最后,飞天蟒被黑芒直接冲击到了,遍布劫云的空中。

    一道水桶粗的雷霆,顿时劈在了飞天蟒身上,飞天蟒惨哼一声,落入谷中,顿时生死不知。

    但遭逢此变是飞天蟒,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砸向谷中,砸断了棵棵巨树,最终将山谷,砸出了一个大坑。

    这时,飞天蟒体内,一道黑芒穿过山谷,瞬息间到了林飞花面前,正是那块黑色木牌。

    而林飞花,早已是油尽灯枯,看着飞天蟒,已经快要陨落,松了口气。

    那黑色的死气,也已经遍布由手掌,慢慢蔓延到手臂。

    看着面前的黑色木牌,林飞花咕哝几声,不知道在说什么。

    而楚泽在近距离的,看到这块黑色木牌时,突然感到了,来自腰间黑色石块的激动之意。

    楚泽眉头一皱,能让黑色石块如此激动的,定不是凡物,但此物却在林飞花手中,并不属于楚泽。

    压下悸动,楚泽虽然喜欢宝物,但是毫无缘故的,抢夺他人之物的事情,楚泽是做不出来的。

    若是初识的林飞花,做出那些楚泽不齿之事后,拿出此物,楚泽会毫无负担的抢夺。

    但现在的林飞花,甚至可以说,间接的救了楚泽一命,楚泽也不会恩将仇报,天下至宝,有缘者得之,楚泽也不会强求。

    远处的山谷另一侧,飞天蟒虽然重伤,但还是没有彻底陨落。

    空中的一道道雷霆,已经开始不断的落下。

    感受到其间恐怖的威能,楚泽淡淡的摇了摇头,看来暂时不用,考虑飞天蟒了。

    已经受到那种重伤的飞天蟒,在这种雷劫下,生存的可能不大。

    楚泽盘膝而坐,准备回复一下,若是那飞天蟒未死,到时候,逃离的时候,也方便一些。

    良久,雷霆突然停止降下,楚泽感受到山谷中,一片死寂,那飞天蟒的气息,已经不复存在,心下一安。

    而林飞花同样也感受到了,走到了楚泽的面前,将手间的黑色木牌,递给了楚泽。

    楚泽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林飞花。

    林飞花轻笑一声:“楚师弟,这件秘宝告诉我,它和你身上的一件东西有缘,能让此宝感到有缘,若在平日,我自然会计算一下你。”

    说到这里,看着楚师弟渐沉的脸色,林飞花拿出黑色木牌,解除了自己在木牌上的神识,又抹去了百花宗所有的印记

    这块木牌,变得和普通木牌无异,只是其间的波动,让楚泽的混沌空间,愈加激动。

    而那块黑色木牌,也在缓缓颤动。

    林飞花看了一眼,背靠着一棵大树的齐成,接着说:“但今日,我却没有了时间,也想给此宝,找个好主人,只要楚师弟将齐成,安全的送到北元宗,此物就会认你为主。”

    楚泽闻言沉默,林飞花提出的条件,很有诱惑力,所要的,也只是让楚泽带着齐成,回到北元宗。

    但此刻,飞天蟒已经陨身雷劫下,已经可以说没有危险,这林飞花还是提出如此条件,就有些让人难以揣摩了。

    林飞花此刻仿佛并不着急,面上黑气也似乎淡了一些……

    而两个人谈话时,却没有注意到,一道黑影,已经靠近此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