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取宝
    将要一剑而出的楚泽,突然灵觉一寒,看着坑内的飞天蟒,感觉后心一阵冰凉。

    无暇再顾坑内的“飞天蟒”,乱云剑往身后一扫,周身的混沌灵气爆发,将楚泽往前推去,避过了飞天蟒的致命一击。

    剑至,楚泽的身后,猛然传来一声金戈交击的声音。

    足尖在空中一点,楚泽往前冲出一丈,猛然转身,看着面前的一道魁梧身影,伸出的爪子上,那淡淡幽光。

    飞天蟒此刻蟒首人身,周身萦绕着一层,淡黄的金芒,虽然稀薄。

    但飞天蟒的强大,大部分都来源于这道金芒。

    看来这飞天蟒的确伤的不轻,否则也不会用这龙族血脉续命了。

    此刻的飞天蟒,虽然伤痕累累,被劫雷劈出的伤痕,虽然在龙族血脉下,慢慢愈合。

    但劫雷仍在不断破坏着,飞天蟒的身躯,带着丝丝金芒的鲜血,落在谷中的地面上,居然凝聚数息,而不散,龙族血脉,果然不凡。

    飞天蟒虽然重伤,但却战意昂扬,看着楚泽的目光里,并没有妖兽的嗜血,反而有一股傲然,和人族修士的精明。

    看着空无一物的深坑,楚泽再看一眼,发现又有金芒浮现,楚泽心底一叹,好妙的幻象。

    这龙族血脉的成长,已经远超了楚泽的想象,现在布下的幻象,已经可以蒙蔽人的神识,遮蔽人的双眼!

    不过楚泽也感受到,飞天蟒的修为,此刻已然跌到了,刚刚突破到筑基中期的样子。

    尚可应付,不敌退之无忧,心头一松,楚泽寒声道:“飞天蟒,你这幻象倒也不错!”

    魁梧的身影站在空中,饶有兴致的看着楚泽,喃喃道:“人类,你可以叫我敖蟒大人,你们的确很强大,我们做个交易吧,我们妖兽都喜欢和强者做交易!”

    话虽如此,但这“敖蟒”眼中闪过的,一丝丝狡猾,还是被楚泽捕捉到了。

    楚泽清楚,很多妖兽的确喜欢,和强者做交易,这的确不假。

    前生的元尊楚泽,也和很多的妖兽强者,有过好多次交易。

    但现在的楚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练气之人,又怎么可能与妖兽做交易。

    况且妖兽都极为狡诈,与妖兽交易,没有稳压妖兽的修为,就会在交易结束后,被妖兽直接抹杀。

    看这敖蟒的心思,也的确如此,但楚泽此刻剑势被破,已经无法一剑,重创这敖蟒。

    既然这敖蟒想要交易,那么楚泽也可以,与其“交易”一二,拖延时间,等到再次运起剑势。

    配合那林飞花的玉牌,不说直接灭杀敖蟒,也要破掉这敖蟒的防御。

    而后将剩下的两道玉牌,同时用出,三次攻击之下,这敖蟒,即便不死。

    那境界,也会再次大跌,修为不稳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会短暂的回到练气境!

    而且现在的楚泽,至少要知道,这敖蟒要交易什么,而且这敖蟒也在拖延时间。

    此刻敖蟒的疗伤,也到了关键的时候,否则,以敖蟒筑基中期的修为,又何必与楚泽废话。

    楚泽的心中也是了然,那么此刻就看,是楚泽的剑势先运城,还是敖蟒的伤,先疗好了。

    轻笑一声,楚泽也换了副表情,看着敖蟒一笑,话语间也多了三分调笑,问道:“那么你想做什么交易呢,敖蟒大人?”

    提起这个名字,楚泽也有些无奈,这飞天蟒居然已经提前想好了,在龙族的名字。

    敖蟒闻言,看着面前这个人类配合的样子,听着敖蟒大人四字。

    心中的杀念,弱了一些,这个人类,倒是不错,速度也可以,若是可以,收个仆从也不错……

    想到这里,敖蟒看向楚泽的眼光,就有些主人看仆从的样子。

    话语间也随意很多,也没有直接说出要做什么,而是先问道:“人类小子,你叫什么?”

    楚泽看着这敖蟒,有些飘飘欲仙的样子,也不直接讽刺,一面运势,一面恭敬的说:“禀告敖蟒大人,小子名叫楚泽,是北元宗外门的弟子。”

    敖蟒闻言,骨头更是酥了三分,看向楚泽的目光,也热切很多。

    大大咧咧的说:“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子的宝物,让我的龙族血脉在不断强大,你去把那个宝物给我拿过来!”

    楚泽闻言,暗道,果然是那黑色木牌,令这敖蟒大人变成这样,手下灵气运转快了三分,楚泽也不愿意在和这敖蟒废话。

    但面上轻笑一声:“敖蟒大人,我们不是说好要交易的吗,宝贝给你,我能得到什么呢?”

    闻言,敖蟒面色一寒,但内视一番,发现自己的伤势,实在无法去取宝。

    况且,敖蟒大人对于这第一个仆从,还是不愿意轻易放弃。

    对于楚泽这个,已经定下的随从,敖蟒准备震慑一下,在敖蟒的认识里,楚泽也不过是速度快了一些

    现在对于敖蟒,威胁最大的应该,是远处的那个女子,想着那个女子手中的宝物,敖蟒心间,便是一片火热,眼中也充满了贪婪。

    为了早些得到宝物,敖蟒赶紧露了一手,金色的紫气一动,爪子遥遥一指。

    远处的一块石头,应声而碎,敖蟒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低吼道:“小子楚泽,还是安心的做本大人的随从吧,不要想什么交易了,去,给本大人,把那黑色木牌夺过来,快去!”

    楚泽闻言,也是心头暗笑,这敖蟒也真是敢想,两生为人,楚泽遇到的危险不计其数,但这么多年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要收楚泽当仆从,楚泽也没有在意,只当这敖蟒是痴傻,压下心间笑意。

    楚泽装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似乎被敖蟒的一击吓到了。

    敖蟒见状,面色一沉,这个仆从的胆子,还是有些小啊。

    还是要给这“仆从”打打气:“小子楚泽,放心吧,等到本大人回到龙族,定帮你早日筑基,哈哈哈,快去给本大人把那宝贝,拿回来!”

    话音响起,空间中,居然有一丝波纹显现。

    楚泽感觉到一阵晕眩,心底一沉,这敖蟒已经可以用,龙族血脉中的蛊惑之力了,不可再让此兽,继续强大!

    手中乱云剑轻轻一动,楚泽感受到,剑内澎湃的灵气,剑势已成,将两块阵牌运于身侧,却未显现出来。

    楚泽眼睛微眯,缓缓走向了敖蟒大人,眼中尽是迷茫。

    敖蟒心底冷笑一声,这龙族的蛊惑之力,果然不凡,初用已经有此奇效。

    看着即将越过自己,去取宝的楚泽,敖蟒慢慢的笑了起来。

    敖蟒想到了一切,却没想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