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阵法之灵
    楚泽清楚,现在的敖蟒,正处于“神游”时,是最放松的时候,也是楚泽最佳一击之时。

    若是可以三道玉牌共用,威力更大,但楚泽感受了一些玉牌内,那澎湃的紫气,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以现在楚泽的身体强度,最多可以同时引动,两块玉牌,若是三块同用,首先难以把控,会造成大量紫气逸散。

    况且楚泽也要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若无法一击必杀,留下一道玉牌,也可以更快的离开此地。

    在即将走到敖蟒身旁时,楚泽将两块玉牌内的紫气,慢慢引动。

    十步,楚泽已经闻到了敖蟒口中,那股腥臭之味,九步,一步步走过。

    三步,两步,一步踏出。

    看着毫无防备的敖蟒,楚泽先将两块阵牌,罩向敖蟒,在敖蟒惊觉不对,侧身后退,空门大露的一瞬间。

    最好的时机到了。

    楚泽冷笑一声:“风雷至!”

    一股手臂粗的雷霆,在楚泽与敖蟒之间,突然闪现。

    在敖蟒全身伤势,还未痊愈的情况下,重重的击中了敖蟒。

    本来身上有雷霆旧伤的敖蟒,在这道雷霆的刺激下,更是旧伤复发,哇的喷出一口淡金的鲜血。

    数道更加狂暴的雷霆,从敖蟒的身体中猛然爆发,带着空中劫云的丝丝气息,发出了阵阵轰鸣。

    楚泽瞳孔猛然一缩,赶紧后退数步,与敖蟒拉开了距离。

    躲过劫云波及的楚泽,舒了一口气,这敖蟒倒也是个狠角色,居然为了可以早一些抢夺,林飞花的黑色木牌。

    利用修为强行压下,体内还未消散的劫雷,此举虽然有效,但短期内,决不可再受雷霆刺激。

    若是再受刺激,体内压制的劫雷,就会彻底爆发。

    正如此刻的敖蟒,在劫雷爆炸,不断的轰鸣下,鲜血喷溅,于空中划过一道金芒,倒退了数十丈。

    还止不住退势,一身的修为,更是下降了一些,最后砸向了谷中的另一个地方。

    砸出了一个小坑,气息萎靡,似乎晕倒了过去。

    楚泽也没有想到,没有利用林飞花给的玉牌,居然会一击建功。

    本来这一道雷霆,只是为了隔开楚泽与敖蟒的距离,方便楚泽离开。

    但没想到,这敖蟒行事如此大胆,虽然短时间恢复了实力,但却也是作茧自缚。

    看着远处气息萎靡的敖蟒,楚泽知道。

    这种好机会可不多,现在的敖蟒,可是最虚弱的时候,但也不排除敖蟒再用幻象。

    心念一转,楚泽想到了混沌灵气,混沌灵气顿时覆盖楚泽的双眼。

    透过混沌灵气,楚泽感觉到,似乎可以看破那幻象。

    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现在就要去给这敖蟒,再来数击了。

    楚泽也很无奈,这飞天蟒原本的防御,在同境界妖兽中,已属中上,而敖蟒,又有龙族血脉,更是得到加成。

    现在敖蟒防御已经极强,若是一个普通修士,在刚才的雷霆轰鸣下,只怕已经成为飞灰,但敖蟒,也仅仅是昏迷而已。

    脚尖灵气连点,乱云剑中云气也进行加持。

    楚泽眼中混沌灵气,闪着幽暗的寒光,右手执乱云剑,左手拿着两块玉牌,向着敖蟒掉落的地方而去。

    山谷不大,数个闪烁间,楚泽就已经寻到了敖蟒,现在的敖蟒更是凄惨,口吐白沫,晕倒在坑中。

    本来已经将要愈合的伤口,在劫雷的再度破坏想,此刻更加狰狞,连丹田和肺腑之处,也有数道纵横的伤疤。

    趁他病,要他命,对于这敖蟒,楚泽可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谨慎的楚泽,又在眼中布满一层混沌灵气,发现这次的敖蟒,的确并非幻象,而是实体。

    看着这昏迷的敖蟒,楚泽顿时有了新的想法,若是就这样直接灭杀,似乎有些太过浪费。

    这敖蟒的龙族血脉,虽然极强,但已经彻底与敖蟒融合,剥离太过麻烦。

    现在的楚泽,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但楚泽还有一样杀器在手,而且其中所需的,也的确是如,敖蟒一样妖兽的存在,那两块阵牌,不是还少一个阵灵么。

    楚泽冷笑一声,打定主意,看着昏迷的敖蟒,嘴角牵出一抹嗜血与疯狂。

    今日的楚泽,就是要活炼了这敖蟒,做那两块阵牌的阵灵!

    剑势一引,狂风顿起,两块阵牌插在,土坑的两侧,灰色光芒四起,笼罩了整个土坑,楚泽手诀连动。

    手间两块玉牌一动,筑基后期的紫气,被楚泽用来画了一个巨大的困阵。

    灰色的光芒,顿时笼罩向敖蟒,一股股灰色的气息,在靠近阵牌时,慢慢化作血红,而阵牌,也在悄然的变化。

    按照楚泽的想法,在变动。

    对于这种阵法,楚泽也是极为熟悉,前世身为元尊,不管是炼器,炼丹还是阵法。

    这些辅助修行的道统,楚泽都完整的学过,而且所学,也都是无尽的岁月中,最顶尖的道统。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阵法,对于楚泽来说,太过简单。

    现在的阵法,对于楚泽来说,只不过是对于剑法有所加成,

    但是楚泽却一直未忘,坊市密林中,在黑袍人手中的阵法,是何等强大。

    阵法虽然这些年没落,但也只是修炼的人少了,并非阵法之道不强大。

    而现在这个阵法,所欠缺的,只是一个阵灵而已。

    炼制阵牌的阵灵,楚泽放在心中,却没有来得及实行,

    毕竟楚泽实在做不到,拿修士来生祭阵法,炼制阵灵。

    况且,作为攻击阵法,最好的阵灵,也应该是攻击强大,防御不弱的妖兽。

    有妖兽做阵灵,攻守兼备,自然上佳。

    本来楚泽准备寻个机会,去一些险地,找一些妖兽来做阵灵。

    却没想到,今日却遇到了敖蟒,现在的楚泽,已经将敖蟒,当成了最好的阵灵。

    就这不俗的灵智,和一身缓缓提升的血脉,以及筑基实力。

    都对那两块阵牌,所组成的阵法,有着不弱的加成。

    虽然碍于楚泽,这个掌控者的实力,阵法短期内不会太强,只能作为辅助阵法。

    但以楚泽境界提升的速度,阵法作为真正的攻击阵法的日子,还会远吗?

    而在阵法抽取敖蟒的血气时,敖蟒也被痛醒,发出了痛苦的咆哮。

    敖蟒的双眼,渐渐变成血红色,看着眼前这个名为楚泽的蝼蚁,居然敢如此欺负自己。

    而且居然闭上双眼,不以为意,敖蟒顿时怒火万丈,瞬间冲出深坑,爪间寒光一闪。

    敖蟒一个闪烁到了楚泽面前,却没想到,砰的一声传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