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炼灵
    在敖蟒硕大的爪子,带着寒光,距离楚泽不足三寸时。

    双目紧闭的楚泽,骤然睁开双眼,看着袭来的蟒爪,却不慌乱,手诀连动,冷冷道:“困。”

    一层有粉色紫气形成的屏障,其间夹杂着一些淡淡的雷霆。

    突然横亘在了,楚泽与敖蟒之间。

    敖蟒狠狠的撞在上面,又被重重的弹回坑底,林飞花给予的玉牌,在楚泽手间,此刻显威。

    感受周身传来无尽的痛苦,被雷霆之力不断破坏着体内的经脉。

    敖蟒仰天长啸,巨大的吼声在坑中回响,但在紫气屏障下,却一丝都传不到外界。

    现在的敖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粉色紫气在体内,大肆破坏,本来的雷霆还没有压下,此刻的敖蟒又添新忧。

    充斥在坑内的灰色光芒,吸收着敖蟒半是血红,半是淡金的血液。

    而且这并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在龙族血脉,强悍的恢复能力之下。

    那些被破坏的伤口,在极快的愈合,又不断被破坏。

    而本来刚刚化成人形的敖蟒,在慢慢清醒后

    却发现自己刚刚凝练的神魂,正在被吸收,面色大变。

    对妖兽来说,神魂是最难以凝练的,特别是一些拥有,奇异血脉的妖兽。

    敖蟒眼中闪过暴虐,再次冲天而起,但这次的目标却不是楚泽,而是那两块闪着光芒的阵牌。

    楚泽早已料到,在阵牌疯狂的吸收下,敖蟒定会不会束手就擒暴,对此又怎会不防。

    筑基后期的妖兽,本就有不俗灵智,能发现阵牌的奥秘,并不奇怪。

    只不过,这敖蟒却算错了,如果这时的他,前来攻击楚泽,或许还会有那一丝生机。

    因为现在的楚泽,看似气定神闲,处于巅峰,但实际上却是丹田空空,经脉枯涸。

    与敖蟒比起来,差的也只有一身伤痕罢了。

    刚才林飞花所给的两块玉牌,果然并非凡物,死死困住了敖蟒。

    引动一块蕴含,筑基后期强者一击之威的玉牌,所需要的灵气,并不是一点半点。

    况且楚泽引动的是两块玉牌,需要的灵气,更是恐怖,饶以楚泽丹田灵气的浑厚,此刻也是丹田空空了。

    现在的楚泽暗道侥幸,幸亏没有将三块玉牌同时引动。

    否则,恐怕就不是楚泽困住敖蟒了。

    看着冲向阵牌的敖蟒,楚泽冷笑一声。

    那阵牌可是十死无生之地,一块被楚泽用来改造为辅助阵牌。

    另一块,则还是原本的血狼阵法,也就是当日黑袍人,所留下的那个阵法。

    那个血狼阵法十分奇怪,以现在楚泽的实力,也只能是掌握大阵,却无法让灵力与大阵交融。

    也无法改变大阵的核心,彻底的将大阵,变成自己之物。

    想起那个阵法之威,楚泽冷笑一声。

    现在坑中的灰色光芒,只不过是自己仿照血狼阵法,略微改进而出的。

    与血狼阵法中,真正的血色光芒,根本无法相比。

    等这敖蟒冲进第二块阵牌,领略到真正的血色光芒,恐怕会万分想念,坑中的灰芒。

    而且楚泽本来的打算,就是利用血狼阵法,困住敖蟒,而且这个阵灵,本就是为了血狼阵法而炼制的。

    因为林飞花的玉牌虽强,但也终归是无根之水,总有用完的时候。

    那三块玉牌内的紫气,虽然极其浩大,但根本不足以,支持阵灵的炼制。

    而血狼阵法中,那奇异的红光,让楚泽现在心中,也是有着三分忌惮,以红光之威,定可困住,并炼了这敖蟒。

    而楚泽拿出自己改造过的阵牌,则是为了让阵牌吸收一些,敖蟒的血气,来增强阵法。

    感应了一下清风阵法,现在的灰色光芒,所吸收的血气,也已经让阵法充盈,多了倒也无用。

    感受到其中淡淡的龙族血脉,楚泽心中也是一喜,这血脉虽然淡了一些,但用来炼体,也是极好的。

    而血狼阵法,只怕迎来新的阵灵了。

    手诀连动,楚泽将清风阵法内,所吸收的血气,全部渡到了混沌空间。

    若是让敖蟒冲进,遍是血气的阵法,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混沌空间亦是鲸吞海吸,对这龙族血气,表示出了欢迎的意味,而楚泽一边恢复灵气,一边准备坐看敖蟒的凄惨。

    而冲向阵牌,没有遭到楚泽阻拦的敖蟒,此刻也着实吃了一番苦头。

    在冲入楚泽改变过的清风阵法时,狂风呼啸,雷霆骤生,阵法中的重力,也比外界强了很多。

    敖蟒刚刚进入,就感觉自己的背上,似乎有一座极重的小山,期间又时不时的有火焰,突然出现炙烤着敖蟒。

    虽然让敖蟒很是狼狈,但经历了初时的慌乱后,敖蟒还是用妖兽的蛮力,强行破开阵法,猛冲而出。

    楚泽见势,灵气一动,将血狼阵法的阵牌,调到了敖蟒身前。

    敖蟒看着这散发着,邪异红光的阵牌,情知不妙,但此刻的敖蟒,已经止不住极快的速度,一头撞入了阵牌中。

    这时第一块阵牌的光芒,微弱了很多,被敖蟒直接破开,对这个阵法,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但是也无妨,以灵气温养一段时间即可。

    而敖蟒冲入血狼阵法后,更是直接被压制,这邪异的红色光芒,比之刚才的灰色光芒。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如果说灰色光芒,是练气修者丹田内的灵气。

    那么这红光,就是筑基强者的紫气,甚至是结丹强者的力量。

    而刚刚进入阵法后,那阵法边缘,突然出现的,一个个玄奥的字符。

    更是打破了敖蟒,突破而出的幻想,每次敖蟒靠近时,都会被一股股血色雷霆逼退。

    吃了雷霆大亏的敖蟒,此刻也是欲哭无泪,原本灰色光芒下,还可以反抗的敖蟒。

    此刻在血色光芒下,已经毫无反抗之力,淡金的紫气被血光压制。

    而作为敖蟒最大底牌的,龙族血脉进入阵法后,也沉寂了下去。

    敖蟒硕大的蟒首,居然有了人类的恐慌,但体内却有另一股气势,在升腾。

    看到敖蟒冲入了血狼阵法,被彻底压制后,楚泽松了口气。

    手一挥,楚泽将作为困阵源头的,两块玉牌中,其中的一块,缓缓吸到掌心。

    此刻的楚泽,必须要万分谨慎,这紫气也是用一分,少一分,必须要精打细算。

    现在敖蟒已经进入血狼阵法,留下一块玉牌,保证困阵的运转即可。

    看着愈加虚弱的敖蟒,楚泽闭上双眼,心神沉入了困阵中。

    在即将完成困阵的改变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在楚泽耳畔响起:“人族小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